【私密档案】活体解剖战俘的人民大学(视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14日讯】【导读】这是一位著名的军医、一位毕业于中共建政前第一所正规综合大学--北方大学的老人的真实回忆。他讲述了一位国民党战俘如何被中共拿来当活人解剖、这位战俘如何在“千刀百剪中,没有吭过一声”的真实而又惨烈的情景。为了保护他免于中共军方高层的惩戒,为使老人晚年得以安宁,我不能暴露他的真名,只能用鲁大明这个代用名,去记录他的回忆。

命运选择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是中国人民最激动的一日,这一天:日本投降了。我那时二十七岁,自一九三七年冬天参加八路军后,有八个年头没有回家。我是山东人,山东人重义行孝,我很想回家去服侍老娘。我爷爷和曾祖爷爷都是未去应试的读书人。读书写字是家承习惯。所以,我比一般农娃多识了许多字,多学过几本算术书。

不久,边区政府和司令部一起布告:边区新成立的北方大学行政学院、工学院、农学院、医学院、文教学院、财经学院等六院,要向部队和社会招考新生,为党夺取江山,培育知识型人才,以改变国际社会对“中共军队就是文盲军队”的错误观感。

这纸布告让部队沸腾了。谁不想去?去了就等于升官!在几场紧张的考试后,我被录取了。一九四六年初春,我被分到河北邢台市西关的北方大学。五月二十一日,中国人民大学的前身——北方大学,在河北省邢台市正式开课。我被分到医学院,成为中共在“解放区”创办的正规综合大学的第一批军医学员。

当时的教学条件很简陋,教师有苏联人,从国统区归来和留苏回来的中国人,也有日本投降后留下来的高级军医,他们都受过正规的大学教育。

学校没有寒暑假,也没有什么星期天。第一年,我们很快地学完医学专业理论;第二年夏天,我们进入了军事医科学必须完成且很重要的人体解剖阶段。

按苏联生理解剖学大纲:一个正规多能的军医学学员,必须非常到位,熟悉对真实完整尸体进行从表皮、脂肪、肌肉、动静脉血管、骨骼、骨韧带、骨关节、骨髓、内腔内脏、头、耳鼻喉目口五官,到脑组织及神经系统的全面解剖。

一车战俘

当时在华北、东北一带,东北野战部队,跟国民政府军交火,战线越拉越大。同战时前线急求大活人一样火急的是:学校急求供教学用的专用死人。华北是一个土地贫瘠、生活落后的地方。钱财很缺的北方大学医学院,不能免费找到供学校上课解剖的死人尸体。即使有大把银元可用于收购尸体,华北人出于千年的民俗,不愿把亲人的遗体当成商品一样随便卖给别人用来肢解。

“党总是神通广大的,没有任何困难能挡得住共产党”,学校缺尸的困难,被“解放区”边区长官杨秀峰等政要知道。

没过多久,与国军接壤的前线华北人民“解放军”(八路军换番号后的称谓)押运了一卡车国民党俘虏,送交给我们的医院。医院办了签收手续后就派大学警卫营的士兵,把几十个战俘关押在学校一个仓库里。

我们入校以来的第一堂解剖课就安排在一个荒弃打谷场边上的一间空置的农民土坯大库房里进行。我们有十几个班,每一个班都要参加实用人体解剖。过去打仗时看到尸体并不紧张,而真正用手术刀肢解尸体反倒有些恐惧了。
我们等候多时的死尸一直没来,而甲014(战俘编号)的脚镣声和押解士兵们的脚步声却朝着我们所在的土库方向来。嘎吱一声大门打开:一点八米高的甲014上身已五花大绑,由四个大兵围着被带到地上放着的大门板边。一个大兵用卡宾枪金属枪托很技巧地朝甲014头部砸去。他朝大板倒了下去。

活体解剖

让我们倒吸三口冷气的是:他没有昏厥,很清醒,说道:“毙了就一了百了。成全了我们!你们的院长教学长官比你们知道:用活人解剖比用无生命的尸体解剖,更有真实效果和实践效果。共产党就不懂人性和斯文吗?”

一个长满米丘林胡子会讲中文的俄国教官走了上来,拍拍甲014肩膀问:“年轻人别叫嚷!我能帮你什么吗?但是你得配合我们的革命工作!”

“好!”他说:“我身为一个革命军人,只杀过日本人。从未伤害过你们任何一个人。如果今后有人问我去了哪里,请你们不要告诉他们,我是在这里以这样方式死掉的。就说我是前线阵亡或失踪的。特别拜托:万万不要告诉我的老母。其次:别没收我身上挂着的那枚十字架,等你们干完活,准备埋葬前,把它塞进我的心脏与这堆无用的躯囊随便埋了吧!看在神的份上,打点吗啡吧!我会配合到最后一分钟!把我解绑除镣,开始吧!”

说完他朝南面,朝他家乡他慈母思念的方向看了一分钟,脸庞上浮现出一汪说不清的思绪水浪……他平静地躺了下去,面部朝天,双手呈个一字型摊开。没有打吗啡,战时的药物因资金困难和政府封锁非常稀缺。

解剖开始了!第一刀切开内脏……甲014没有叫。他的脸胀得很红很紫。眼睛睁到极限,全身在痛苦中颤栗,滚滚的鲜血从二侧刀口涌下出来,淌在板上,流到乾乾的泥地上……

门窗都密封的土房空间里压缩着每一个人强烈的意识和情绪,充满血腥味的空气中只有教授的指点,手语,甲014痛苦的喘气声和手术刀、剪刀、金属镊子的作业声,也有个别学员的干呕声。最让师生们尴尬的是:甲014在千刀百剪中,没有吭过一声,只是到最后断气前才说了一句:“姆妈!儿子对不起您……”

一上午是解:甲014活体;下午是剖:甲014尸体。解剖甲014大脑的最后一课,到了黄昏,终于结束。

一个月的活体生理解剖实验结束了,操场那厢的临时监狱也空了。先前关押在里面的战俘没有一个像甲014的人格那样:让人感到震撼。要么就是哭!叫!疯了;再不就是喊!跪!求饶……最后,剩余的战俘一个接一个都像甲014一样死在这块大门板上……

一个月后的金秋九月,我们转入边区医院和军区野战医院进行实习。后来,接着进入人体生理解剖课的其他班学员,填充了我们走后空置的位置。

又有二卡车国民党军战俘从前线拉进学校大院,被押进甲014不久前呆过的地方。等待他们的还是百尺外那个黄色土库里的大门板……

杀人历史

一九四七年底,我们毕业了! 当我穿着新式卡其布酱黄色军服,双肩佩着中校军衔、蹬着乌亮马靴走进母校时,内心悲壮而百感交集。

甲014这位留洋的国魂精英;抗战的铁血英雄……竟是母校诞生时第一块碑刻在中国教史上的永久祭石。如果国共没有争王的战争。我,及我的同学一样可以考试上学,成为国家有用之才。甲014也就不会是这样的归宿。

用有生命的活人充当无生命尸体的革命医学邪恶创举,终于随着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共建政,“有限度地”宣告结束,但在特殊部门还有存在。

客观上讲:一九五零年到一九六一年中国的尸体实在太多了。土改打死的地主;镇反枪毙的国民政府人员;反右自杀的学者;三年大饥荒饿死的几千万同胞!

由于制度的使然和国家保密机制的牢固,国家、军队医学院、医学、药品研究所、科研机构获取活体解剖对像;摘取人体器官十分容易。全国几千个劳改农场、五矿场、有放射性源的铀钴矿场、劳改工厂中有上千万囚犯。

中国囚犯是什么?是制度的敌人!是一个变态领袖的牺牲品!是没有任何人格、健康、尊严、权利、生命保障的社会压迫的动物。在政治高于一切的年代里,一切战俘、囚犯、劳改犯、政治犯,都是一小粒随便可以丢进革命熔炉里的小煤石。甲014只是几千万粒小煤石中的一块。

今天良知资讯一直在大力讨伐残忍体制表面的那层皮。在讨伐国内的地方医院和军队医院大量摘取、倒卖、特供人体器官的丑事。有没有人想过起源性元素?这个邪恶根基的种子是何时、又由谁播下去的?

这就是我要还原这粒邪恶种子历史基因真相的原因!我己八十有余。耄耋古稀之年我也要在怀念中忏悔!

医科学灵魂内核的普世价值是:仁爱与救人。当一个野蛮制度,把人尊贵的生命体当成十四世纪医学家解剖室里的鲜蹦乱跳的小白鼠、小青蛙、大耳免子时,就颠覆了科学的灵魂和人性向善的文明本性。这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罪恶。

我知道:同我一样,从我的母校北方大学邢台医学院毕业的一期到五期的学长、学友、学弟、学妹们,经历了半个多世纪无穷的磨难后,还有许多老同学健在人间。如今都是人生七十的古稀老人了! 你们能听到我的声音吗?能看到我为我们记录的这段刻骨铭心的回忆吗?还记得那间土房?那块门板吗?

一起说出来!一起写出来!告诉我们的儿孙,告诉世界:中国曾有象代号为甲014这样一批的人;中国曾发生而且至今还在发生着这样的事情!让我们共同制止!让悲剧不再发生!让历史铭刻!

原标题:骇人听闻:用战俘当医学解剖的人民大学(有删节)

文章来源:《新纪元周刊》(第173期2010/05/20)

相关视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