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中国的司法之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15日讯】 4月上旬,两篇报导再度让世人看到了中国司法制度的黑暗。一篇报导是在中国大陆首次曝光的马三家劳教所虐囚日记;另一篇则是国际特赦4月10日发表的《世界死刑状况》年度报告。两篇报导都见证了中国司法制度的毫无人性:无底线地摧残人的尊严,肆意剥夺人的生命。


马三家虐囚日记”震惊国际社会

北京的《LENS视觉》杂志于今年4月号发表了《走出马三家》,披露了一部由一位女劳教者冒险藏在阴道内带出的虐囚日记,日记里展现的地狱般情景让世界感到愤怒。

细究起来,马三家劳教所虐囚其实并非新闻,2001年2月13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曾发布一份妇女酷刑特别调查报告(Integration of The Human Rights of Women and The Gender Perspective: Violence Against Women. United Nations),报告提交者是联合国妇女暴力特别报告员库玛勒斯瓦米(Radhika Coomaraswamy),其中就有关于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虐囚的具体描述,与最近这篇内容极其相近,其中细节惨不忍闻。其中有一个细节是《LENS视觉》(2013年4月号)没提到的:2000年10月,在辽宁省沈阳市的马三家劳教所,教养人员将18名女法轮功学员衣服剥光后投入男犯牢房。

但联合国这一报告几乎未曾引起媒体关注。原因也很好理解:2001年正是世界张开怀抱热烈欢迎中国加入WTO之时,马三家虐待女囚这种无底线地摧残人的尊严和情节,成了当时那曲世界合奏的“中国交响曲”当中极不和谐的音符。更何况那时大多数中国人都以为国家的强大是个人幸福的保证,对中国政府将法轮功定位于邪教这一宣传深信不疑。因此,尽管这个报告是由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发布,但国际媒体的眼睛几乎全部盯在中国经济发展的光明前景上;看到这些消息的海外华人,一面倒地相信这些消息是“国际反华势力”在抹黑中国;少数中国人就算心里清楚这是真的,也会安慰自己:被政府劳教的人大多是社会渣滓,罪有应得。

《LENS视觉》登载的马三家劳教所虐囚日记,披露的事情与12年前相差无几,但引起的社会反响却迥然不同,只有一个解释:中国的社会矛盾日益尖锐,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已丧失殆尽;政府对暴力的迷恋,让中国人认识到劳教制度的黑暗正在吞噬普通人的尊严甚至生命。中国社会的内在紧张,可从《国防白皮书》所列数据管窥一二:中国武警2011~2012年累计用兵160多万人次,每天平均4,384人次,对内用兵如此之勤,说明政府与人民的关系形同水火。

中国死刑改革的受益者主要是贪官

国际特赦在《世界死刑状况》年度报告中指出,2012年中国执行死刑的案例超过全世界的总和,但是由于中国政府历来对死刑人数保密,该组织无法得到准确数字,但估计有数千人被执行死刑。

中国方面则坚称,修订后的刑诉法将判处死刑的罪数从68个减少到55个。自2011年开始,中国取消了13个经济性非暴力犯罪的死刑,占死刑罪名总数的19.1%;规定对审判时已年满75周岁的人一般不适用死刑,在相关国际会议上,中国方面称取消死刑未获民意支持。

尽管中国政府从不重视民意,但在废除死刑缺乏民意基础这一点上,倒是半真半假。“半真”是指中国确实有三次关于死刑的民调,1995年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和国家统计局联合进行的死刑存废问题民意调查,结果显示95%以上的人反对废除死刑。2003年,一项有1.6万名网民参加投票的调查显示,超过 83%的人反对废除死刑。2008年4月进行的一项是否有必要废除死刑的调查中,有67.2%的网民表示反对,21.8%的网民认为可以缩小死刑的适用范围。

“半假”是指在取消贪官死刑方面,政府并未考虑民意。可以说,死刑改革的最大的受益者主要是涉及腐败罪案的高官,而非普通民众。在很多方面,中国与国际接轨比较缓慢,但在腐败罪不处死刑这方面,中国接轨很快,并从理论上找出依据,依靠死刑反腐是种“制度性偷懒”。

国家药监局局长郑莜萸2007年被判死刑。自2007年之后,贪官豁免获免死刑就成惯例,《财经》杂志2012年5月17日曾发布一个研究报告,选取了自1987年以来120名省部级高官腐败案件作为分析样本:发现只有6例被判死刑,其中两例还是因为犯了杀人罪,例如山西省人大主任段义和是制造汽车爆炸案杀死情妇,河南省副省长吕德彬杀妻获罪,如果将6个死刑案例置于120人样本中,死刑比例已降至5%。从监狱方面透露出来的消息也证实,目前中国在押犯每年至少有20%至30%获得减刑,其中获假释、保外就医的主体是因腐败入狱的原高官。

这种法律上的宽宥很少施用于平民,比如渖阳小贩夏俊峰在城管暴力欺压之下愤而反抗,杀死城管人员,尽管事件起因缘于城管执法暴力,法律界人士普遍认为有原宥之情,但最后还是判处了夏俊峰死刑。

记者袁凌冒险披露马三家虐囚日记之后,不少中国人痛心疾首,希望促成调查马三家虐囚恶行,以为废除劳教制度的先导。辽宁省为了掌握主动权,迅速成立了调查组,这种调查组被大陆媒体人称为“老子查儿子式”,仅十余天之后,就在4月20日公开发布“结论”,称《走出马三家》一文内容严重失实。

迄今为止,北京高层对马三家虐囚事件未曾表态,也看不到北京高层就废除劳教制度作出任何承诺,中国的司法黑暗仍将继续。

文章来源:《看杂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