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5月15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05月16日讯】【禁闻】5月15日完整版

提要
十一名律师探访洗脑班 遭围殴
2012年中国人权白皮书 被讽自搧嘴巴
校长带6女童开房 能再沉默吗?
中共承认暴力征地 发文禁绝能落实?

中宣部下令清理“红二代”当官消息

据大陆门户网站编辑14号透露,中宣部下发禁令,要求大陆各网站,立即清理质疑干部子女出任地方领导职务,所谓“官二代”“官三代”“红二代”等的信息,包括新闻,博文,贴文,图片,视频等。

《法国国家广播电台》5月15号报导说,引来中宣部这条禁令的,应该是此前出任广西平果县副县长的邓小平嫡孙邓卓棣,和出任云浮团委书记的叶剑英曾孙叶仲豪。

这一禁令发布时,前中共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幼子吴磊担任正厅级的上海经信委副主任和上海国防科技办主任的消息,还没有引起网络上公众的关注。

目前,中共喉舌《人民网》、《新华网》刊发吴磊的相关稿件,都被删除。

海南幼女开房案 家长遭市长警告

海南小学校长带6名幼女开房事件引发的舆论谴责还在高涨。5月15号,大陆微博上又有网友爆料说,目前受害家长受到来自政府的压力,要求他们不要接触媒体。

新浪网友(@中文台张婉)在微博发文说,万宁两位副市长和十名政府工作人员,约见了受害者父母,领导笑称:不要接触媒体,这种事闹大对谁都没有好处!随后并提出私了。

北京律师郑在索评论说,这是在校长强奸幼女之后,领导再次强奸了法律。

江苏城管打昏女贩 遭千人围攻砸车

5月14号,江苏省常熟市爆发大规模警民冲突事件,两辆执法车被砸毁,多人被抓。

当天晚上,在招商东路与琴湖路交界处,多名城管在殴打水果摊贩时,将其中一名女贩打到头破血流,昏倒在地。事件激起民愤,短时间内上千市民聚集抗议,市民围攻城管,两名城管躲入执法车不敢出来。

当局派出大批防暴警察到场驱赶民众,双方爆发激烈冲突,民众投掷石块、矿泉水等,现场一片混乱。

编辑/周玉林

十一名律师探访洗脑班 遭围殴

自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对受刑人施加酷刑的内幕被曝光以来,中国各地的“黑监狱”问题也引起各界关注。5月13号,多名中国维权律师到四川成都资阳,探访传说中关押大量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但遭到便衣和警察的围殴,并被抓到派出所拘押。下面请跟本台记者一起去关注。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介绍说,最近几天正好有些律师在四川成都办案,还有的在那里开会,他们听说在成都附近有几个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比较大的一个就是“资阳二娥湖洗脑班”。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我们知道它多的时候关有将近270人。网上查了一下,也特别邪恶,有的迫害致死,迫害致残。我们没有考虑那么多,从法律角度来说,这完全就是一个非法拘禁,是一个集体犯罪,所以我们说去看一看。希望他们能把人放了,如果不放人,我们去反映。”

江天勇表示,资阳二娥湖这个洗脑班,对外挂的牌子是“资阳市法制教育中心”。而被关在里面的人未经法律程序,被强制转化思想、放弃信仰。江天勇说,洗脑班的行为是违法的。

江天勇:“我们了解的是,法轮功的修炼者,没有任何手续,抓了就直接送里面去。要求他们转化,写保证,才能出来,否则的话,就不让出来。有的长达五六年,非常邪恶。”

为什么要把一部分法轮功学员送到洗脑班,而不是监狱和劳教所呢?江天勇表示,如果关在监狱,需要通过法院开庭、刑事审判、聘请律师辩护等程序。

江天勇:“对于610来说,那很麻烦。而且有可能让外面知道。劳教不管怎么说,还是有一定程序,尽管它完全是非法的。但是这个洗脑班,对他们610来说,抓了就直接送进去,对他们来说,侵犯人权,践踏法律,特别方便,特别顺手。”

江天勇说,“二娥湖法制教育中心”是四川省资阳市“610办公室”设立的。几乎全中国每一个省,或大城市,都会有这样的地方。它已经成为警方捞钱的地方。

江天勇:“要知道一个人在里面转化,转化一个人上面会拨款。同时一个人送里面去,它会把跟这个人相关的单位,可能会被迫交几万块钱。或者所在的社区,交几万块钱。这些社区或单位也不敢得罪610,只能给,不敢反抗。甚至有些向家属要钱。可以说,一个人送里面去了,对他们来说是个摇钱树。”

北京“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郭海跃,向《新唐人》介绍了律师们在资阳当天的情形。他说,他们在二娥湖发现目标——法制教育中心后,就在那里拍照。突然后边来了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别克车,从车上下来的人,禁止他们拍照。

北京律师郭海跃:“这期间里面一些人往门口聚集。我们就往外跑,他们就不停的追我们。后边有人拿石头砸我们的律师。包括江天勇律师腿被砸到了。”

郭海跃说,他们快跑到大马路的时候,警察过来了。这时黑保安却来抢夺律师们的手机。

而听到消息前往声援的北京律师李和平和其他三名律师,是在一个小饭店被警察抓捕。十一名律师受到通宵审讯,直到隔天才被释放。

李和平说,在法治国家,不能有这种违法的“集中营”存在,他们打算组织更多的律师去资阳进行“法制旅游”,围观中共当局违法的地方。

1999年6月10号,江泽民主政期间,成立“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对外称作“610办公室”。多名为法轮功学员代理辩护的律师高智晟、江天勇、朱宇飙、金光鸿、王全章、王永航等人,都曾遭到中共当局的打压和迫害。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葛雷

2012年中国人权白皮书 被讽自搧嘴巴

5月14号,大陆国务院新闻办发表《2012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白皮书从六个方面介绍中国过去一年推动人权的所谓成绩。但多数律师认为,中国的人权状况并没有明显改善,甚至倒退。

这份白皮书总长约2万多字,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及外部交流合作等6个方面,介绍了中国人权状况的最新进展。

其中,白皮书以大量经济数据强调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但是大陆“东南大学”法学教授张赞宁表示,国民生产总值GDP提高,或人民的收入提高,与人权毫无关系。

张赞宁:“如果说给你饭吃、给你衣服穿,不至于饿死、冻死,这就是人权的话,这是很荒谬的。所以,人要讲话、要有政治权利、要有信仰权,这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最根本的地方。”

中国民主运动的标志性人物魏京生也向《新唐人》表示,中国所谓富裕了,也只是部分人富裕了,还有相当多的中国人非常贫困。

魏京生:“按联合国的贫困标准的话,中国至少还有两三亿人在贫困线以下,包括城市里都有很多的贫民。现在东西那么贵,然后他们一个月只能挣一两千块钱,大多数的劳动人民,包括中产阶级下层,他看不起病,他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甚至你看那有钱人都往外跑呢!你生活水平改善了,所谓有钱了,并不等于就是有了人权。”

北京律师江天勇从几方面评估中国的人权状况。

北京律师江天勇:“你可以看到,很多农民失去土地,很多城市的居民失去自己的房屋,到处都是强拆。人们为了保护自己的房屋不被强拆,各种各样的抵抗,有自焚!也有农民因为保护自己的土地,被构陷判刑、被殴打! ”

另外,江天勇说,还有很多企业下岗的工人,他们下岗之后一无所有,还有,如三峡水库等移民,他们因为生活没有着落,到处上访。而在司法方面,因为司法不公,人们难以通过司法救济的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江天勇:“大量民众到北京去上访,但实际上,上访很多被抓入黑监狱,遇到很多截访的,经常看到人被打死的这样的消息,很多信仰者被打压,包括家庭教会、法轮功信仰者,尤其是法轮功信仰者。今年以来,抓了特别多—-东北,包括河北、河南…甚至云南,大面积的抓人。我觉得这就是人权的灾难。”

5月13号,十多位中国人权律师探访四川省“成都资阳法制教育中心”,遭到当局人员殴打和非法拘押。江天勇认为,现在的公权力肆无忌惮,想打压就打压,这是国家在犯罪。

江天勇:“你比如今年二月份、三月份,北京还有广东那边,包括江西,有一些公民要求官员公示财产,他们举牌要求公布,就被抓起来了,这个人被抓了之后,另外有律师去为他们辩护,去会见,当地的不让会见,律师就被公然的殴打,律师的执业权没有保障,公民的任何权利也没有保障。”

人权进展白皮书在“政治建设中的人权保障”一章中,特别提到互联网的平台作用。白皮书声称,“互联网已经成为公民实现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的重要渠道,成为政府了解社情民意的重要途径。”

中国网友无忧:“在中国内地上网的人都会经历审查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因为涉及敏感的这些东西而被删帖,或者,甚至被追究责任。整体来说,我觉得(人权)还是比较糟糕的。 ”

根据这份人权进展白皮书,截至去年底,中国网络微博用户规模为3.09亿。网民每天发表的论坛帖文和新闻评论达300多万条,微博客每天发布和转发的信息超过2亿条。

但有网友发帖问:怎么没有公布每天的删贴和销号的数据?

采访/易如 编辑/周平 后制/黎安安

校长带6女童开房 能再沉默吗?

大陆再次发生猥亵幼女案,涉案人之一却是海南万宁市一所小学的校长。大陆民众纷纷谴责,表示多年来,孩子在学校被老师、校长强奸、猥亵的事情一再发生,而这是曝光出来的,没有曝光出来的还有多少?很难想像。有人说,民众再这样沉默下去,未来国家民族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5月8号,海南省万宁市“后郎小学”有6名六年级女学生失踪,引发老师和家长恐慌。直到5月9号晚上11点,1 名女生到了海口亲戚家,另外3名女生在海口城西镇一出租屋被找到。10号上午10点,在万宁市长丰镇一渡假山庄再找到另外2名女孩。

这6名女学生经过医院检查后,医生对家长表示,女生下体遭到不同程度伤害,疑似遭遇性侵。

警方调查后得知,8号晚上,4名女生在万宁一家大酒店开了两间房,从监控视频中看到,万宁市“第二小学”校长陈某晚上进入其中一间房,早上却从另一间房出来。另外2名女生则在另一渡假山庄居住了两夜,与万宁市房管局工作人员冯某一起住了一夜。

随后有媒体报导,当地警方对两名涉案人员进行拘捕,并且声称六名幼女没有受到性侵害。

14号凌晨,万宁市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宣称,13号21点,对4名涉事女学生进行相关检查,经法医鉴定4名女生处女膜完整。另2名涉事学生将再进一步鉴定。

不过,事件中的5名幼女的家长,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10号孩子们就做了检查,从法医或办案民警方面获知女儿处女膜破裂。因此他们质疑新的结论,拒绝签字。

一名女童的父亲怀疑女童被落药,他表示,这名校长曾经利诱女童与他发生性关系。而其中一名家长公布了女儿带血的内裤视频,引发民众大怒。

不过中共喉舌《央视》则报导说,警方宣称女生主动联系校长。

河北小学语文老师马彦芬:“说起这件事肯定是不对的,在学校里不应该发生这样的现象,引起这样现象的原因是咱们国家的政府部门的职责,政府部门的不作为,造成的社会现象败坏的,就连学校这片净地也造成污染了。”

时事评论员林子旭表示,中国人说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校长那更应该是道德、人品的楷模。

时事评论员林子旭:“中共就是一个逆淘汰的大机器,它的触角深入到了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学校也不例外,能爬到校长位置的人,很多并不是依靠才学和品德,相反,很多人恰恰是通过败坏道德,才在中共的教育系统里找到了位置,把孩子交到这样的人手里,那真是家庭与社会的大不幸。”

大陆网路作家“墨黑纸白”14号在网上发表文章表示,当一个国家的幼女可以肆意被凌辱,足以证明这个民族决然没有希望。

大陆网路作家“墨黑纸白”:“因为在中国,像海南发生的这些事并不是第一次,而且是很多次,当你看到那种感觉,割心的痛,因为你一个国家的发展,他首先要靠这个孩子,那你把孩子随意就侵犯的时候,你很难想像这个民族的将来是怎样往前走了?”

2011年,陕西略阳县4名村干部酒后轮奸12岁女生。2012年,也就是去年,河南永城再曝官员强奸幼女;同一年,河南信阳的一名六十多岁教师猥亵多名儿童,这名教师是当地派出所所长的父亲。

林子旭希望人们都站出来,不再袖手旁观。他质问:中共那些党官为什么这么多年能够一再胡作非为?和每个中国人的懦弱没有关系吗?他说,中国人再这样沉默下去,国家和民族不知道会被中共糟蹋成什么样子?

采访编辑/常春 后制/李勇

中共承认暴力征地 发文禁绝能落实?

大陆国土资源部星期一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地方政府“严防违法违规征地,杜绝暴力征地行为”。有关通知在实施过程中能否落实?大陆社会各界和有关学者提出质疑。经济学者指出,这个通知突显了目前中国经济的困境,证实了中国老百姓在没有法律和人权保障的情况下,民怨沸腾已经到了顶点。

国土资源部5月13号发出紧急通知,对全国各地方政府提出了五点要求:一是,严防因征地引发矛盾和冲突,不得强行实施征地,杜绝暴力征地;二是,开展全面排查,纠正违法违规征地行为;三是,完善政策措施,给予被征地农民适当补偿,保障征地过程中农民的知情权和参与权;第四点要求是,建全征地矛盾纠纷调解机制,防止征地纠纷扩大引发群体性或恶性事件;第五点是,严格实行监督问责,如违规征地引发恶性事件,将追究有关人员责任。

国土资源部发布的这个通知,在实施过程中能否落实?再次引起社会各界和有关学者的质疑。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谢田表示,这个紧急通知显然是在中国经济巨大滑坡背景下出现的。

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谢田:“实际上是跟地方政府债务,债台高筑,还不起债务这样的一个经济状况有关。”

当前中国的经济明显放缓,近几年地方债务风险早已被业界视为“走钢丝”。由于中国没有专门的机构和标准来统计地方债务,因此地方债务规模到底有多大,一直没有明确的说法。国家审计署2011年发布的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10年底,全中国地方政府的相关债务达到10万7千亿元。

而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胜在今年中共的“两会”上说,估计各级政府总债务规模在15万亿至18万亿元。另外,财政部原部长项怀诚日前甚至表示,地方政府负债估计超过20万亿元。

那么,这个窟窿如何补上?

谢田:“它们地方政府为了不至于破产,和不至于出现资不抵债的问题,它们唯一可能做的办法就是大规模加快征地,加快通过卖地赚钱,来偿还它房地产的投资贷款。这个显然是和中国经济的状况有关。”

谢田指出,“暴力征地”像烈火一样在全中国延烧,虽然已经引起中国老百姓极大愤慨,但“暴力征地”仍在百姓失去法律保障、没有人权的基础上进行。

谢田:“中国根本就没有法律,没有法制体系,因为如果是出现了这种征地纠纷的话,你根本就不需要政府去发通知,实际上走法律的途径就应该可以解决,但中国显然是没有办法走这条路的。”

5月12号,云南保山市河图镇红花村村民抗议政府低价征地,与政府派出的数百警察发生冲突。网上消息说,事件中有20多位民众被打伤,7名村民被捕。5月11号,天津市东丽区宝元村村民同样因为护地,遭到当局派出的800多警察血腥镇压。有20多名村民被暴力殴打,导致重伤住院,有位女村民的衣服和裤子被扒下后遭到警察的拳打脚踢,警察连老人和小孩都不放过。

大陆民主人士恩广:“现在谁都知道强拆以及征地这一块,基本上老百姓是没有抗争能力的。就像现在为什么很多很多的人上访,就是因为这些事情。他们失去了家,失去了土地,然后法律又不能维护他们的权益,这一块的访民做的非常大。”

谢田认为,中共把“杜绝暴力征地行为”拿到桌面上来讲,对民众来说,非常悲哀。

采访编辑/唐睿 后制/萧宇

【禁言博客】真正可怕的灾难

政治上一贯正确的道路总是血流成河
网上有篇署名一点五的文章,对专制政权鼓吹的政治上一贯正确评论说:自从冒出了政治这个新行当之后,总有人以为自己一贯正确。这很正常,主动承认错误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稀有元素。但政治本身没有生命力,只有攀上暴力之树,政治才能生根开花。毛泽东称之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当政治与暴力联姻后,它的第一项产品,总是强迫人们走一条政治上一贯正确的道路,人类社会的一切灾难由此开始。一个国家追求政治上一贯正确,结果只能是禁锢理性、奴役思想、压迫知识,继之而来的,是生命被蔑视。斯大林曾豪言:“死一个人是个悲剧,死一万个人是个数字”。进入近代社会之后,政治上一贯正确的道路仍然由累累白骨铺成。斯大林领导的大清洗,将苏联人杀掉了10%以上;北韩金氏家族为了修建政治上一贯正确的道路,一再将北韩人民置于大饥荒的悲惨境地。

文章说,人类先贤之士很早就发现:条条道路通罗马。通往罗马的道路并没有一条一贯正确的道路。任何人、任何权威也永远做不到一贯正确。只要给予自由,人们总能殊途同归地到达罗马。一方面,宣称每个国家的人民都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利,另一方面,又强迫其人民走一条一贯正确的道路,这本身就是悖论。

真正可怕的灾难

“新浪博客”有篇文章,对什么是最可怕的灾难评论说:谈到腐败、战争、地震、禽流感,人人叹息不已,觉得人类进入了一个多灾多难的时代!不错,这些都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灾难,但这些都不是最严重的灾难。腐败可以整肃,贪官可以枪毙!战争总有结束之时!地震、瘟疫都有时空限制,而且随着科技的发展,是可防可控可治的。真正可怕的灾难,在于环境的污染、资源的枯竭。如今,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从高山到大海,从闹市到僻乡,从天空到地下,已没有一块圣洁的地方!即使人类从现在起停止一切活动,地球也要数百年上千年才能恢复,有的污染速度和强度,正在呈几何增长!地面的动物植物、地下的各种资源,只要人类认为有用的,也已“开发”近尽!人类正在用自己的欲望之铲,挖掘埋葬自己的坟墓!真正可怕的灾难,还在于信仰的崩溃、道德的堕落、人性的泯灭、贪欲的膨胀!如今的风气之坏,人心之灾,岂止是“人心不古”可以尽述!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这种日甚一日的人心的灾难,就如“潘多拉盒子”中放出的魔鬼,要想降服,难之又难!万事由心,人的活动是由“心”支配的。战争、瘟疫、腐败、污染,哪一项与人心没有联系?这个世界上。有治“心”之良药吗?

文章最后说,人心的灾难,才是最可怕的灾难,是一切灾难之源。最根本的救灾,是人心的救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