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现代“七杀碑” 习李新政的“七不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17日讯】明朝末年的流寇大西王张献忠在四川杀人如麻,传说他曾立下石碑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大开杀戒。碑文是一副对联,上联是:“天生万物以养人”;下联是“人无一德以报天”;横批是“杀杀杀杀杀杀杀”七个杀字。因此得名为七杀碑。

而习李新政的“七杀碑”,是最近高校接到通知,传达中共中央精神,要求在教学中贯彻七个不要讲,就是不要讲普世价值、不要讲新闻自由、不要讲公民社会、不要讲公民权利、不要讲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司法独立。通知才下达就舆论哗然,讥讽之声先从一些高校教师的微博开始,一度还受到“五毛党”的质疑,斥为“造谣”,随后得到证实,“五毛党”就只好重整旗鼓,调校立场,转而支持中共中央的“七不要”了。

其实,中共第五代政权立下这新的“七杀碑”,和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执政思路是一贯的。他提出的“两个不能否定”和“三个自信”,都是出自翰林大学士、中央编译局衣俊卿的手笔。“两个不能否定”就是“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三个自信”就是“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

说来习近平上台执政,比起十年前的新旧交接,从一开始习近平得到的掌声就不算太热烈,但总算是有人鼓掌。谁知道未足半年,掌声就变成了嘘声。习近平最具有个人标签意义的“更无一人是男儿”和“鞋论”,固然令人大失所望,但普通老百姓并不是那么关心“中国向何处去”这么形而上的意识形态问题,他们放在心上的只是眼见为实的东西。比如,赵红霞被起诉求刑15年,而雷政富等20个淫官却只摊派“违反社会主义道德”的芝麻绿豆罪名。严格来说这连罪都算不上,顶多是党内处分。

雷政富这帮厅级干部本来就不是“老虎”,但赵红霞却连“苍蝇”都不是,居然被起诉15年重刑。老百姓忿忿不平之余难免会想,是不是赵红霞扒光了贪官淫官的遮羞布,从而成为他们的肉中刺呢?还有一件事令老百姓无法理解,有志推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十名人士,在北京街头拉开横额要求公布官员财产,结果事后十个人全部被拘捕。领导干部公示财产,这不是习李新政应该做的而且据说正在做的吗?这一抓人,是不是就表示共产党不打算公示官员财产了呢?

老百姓判断事情是很实际的,胡温刚上台时即遇上非典风暴,专制机器按既定制式运转,老套套就是瞒与骗。却被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质疑,特别是被蒋彦永医生向全世界披露真相,卫生部和北京市政府一时间狼狈不堪,其时胡锦涛果断撤换一批官员,民心为之一振,坊间更有“胡哥挺住”之声,获得的掌声比现在习近平热烈多了。但是,这个胡哥很快暴露出保守平庸的本质,知识分子与民众先后弃他而去。大概以中共十七大为分水岭,胡锦涛提出土地自由转让的“第二次土改”在这次会议上胎死腹中,从此坊间传遍“政令不出中南海”之讥。胡哥再也翻不过身来,执政后五年除了步步为营维稳,什么事都做不成,也不想做了。

然而相比之下,习近平和民间社会的蜜月期更加短促,他的“中国梦”说了半天也让人云里雾里,但这个中国梦被“七不要”的七杀碑镇住,就成了梦魇。网民一针见血地指出,“七不要”比吴邦国提出的“五不搞”还多出两条。这也不要那也不要,习近平的“中国梦”还剩下什么?他梦想的是共产党一党专政千秋万代江山永固。

再看看今年清明节对异议人士、天安门母亲和访民的打压,岂止丝毫没有扭转周永康时代的恐怖维稳,而且对刘霞的弟弟进行政治报复式的“诈骗罪”起诉,其实此举在去年胡锦涛还未裸退时就曾尝试过,但最后毕竟以“证据不足”而撤案。如今到了习近平一朝,反而霸王硬上弓地把案子做实。眼看六四24周年纪念日又要到了,当局将要如何应对,最能显示出习近平的政治姿态和前朝的差异。如果大家从“七不要”看穿习李体制和前朝没有任何不同,那么,在对待六四这个最不堪回首的血案,习李也将萧规曹随,因为“七不要”里有一条“不要讲党的历史错误”。如果习李不是表现得更暴戾更恶劣的话,大概已经值得庆幸了。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