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闻:血淋淋争斗中的“禅让”大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19日讯】不知道是不是中共的“中国梦”做多了,让它陷入梦魇大说胡话,还是无耻文人的利令智昏,聪明反被聪明误?五一过后,在被称为是政治风向标的中共机关刊物《求是》杂志第九期上,刊出了署名宋鲁郑的一篇长文《只有去中国才能看到未来──中国正迎来自信时代》,引发国内知识界和民间的一片大哗!

海外的“高级五毛”出尽洋相

与以往那些中共御用文人一味捧臭脚的文风稍有不同的是,这位旅居法国的所谓学者,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和视角,以偏概全,文过饰非,为中共政权评功摆好,大敲边鼓,说什么“今天的中国处于一八四○年以来最好的时期,今天的中国有一八四○年以来最好的制度,今天的中国是全球各主要国家中发展最好的国家。这三个事实判断,就构成了‘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坚实基础。”而对于中共的现行体制,这位身居海外的“高级五毛”可以说是在用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去无限赞美,极尽讴歌,说什么“中国今天的制度是在其政治和文化传统的基础上长期、内生性演变的结果。以领导权力的更替为例。中国最高权力的更替一方面具有传统的‘禅让’色彩,但又打破古代‘禅让’终身制的局限,实行的是一党领导、全国选拔、长期培养、年龄限制、定期更替。这其中‘一党领导、全国选拔、长期培养’是对传统政治文化的继承,‘年龄限制’则是中国独创,‘定期更替’则是对西方的借鉴。这种模式基本综合了西方和阿拉伯世界制度的优点,而避免其缺点。”

据相关人士透露,宋鲁郑的这篇对中共政权歌功颂德、大肆吹捧的妙文,原来是刊在今年第二期的中共内部刊物《红旗文稿》上,而此时恰逢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的丑闻事发期间,这个“三个自信”的理论创新人,就在男女淫乱的床上,扒开了“三个自信”的内瓤和“皇帝的新衣”,原来是如此的丑陋不堪与低级下流!中共津津乐道的理论根据,遭遇了空前的挑战与危急。而掌管宣传的中共高层,突然又发现了宋鲁郑这样一个“海外五毛”的文章,自以为让一个“党外布尔什维克”来现身说法,比起自己豢养的文人更有说服力,于是便不顾《求是》与《红旗文稿》原是一家的事实,破天荒地又把这篇文章重新刊载在这期《求是》上面,企图挽回声名狼藉的“三个自信”不良影响。岂不料,这一次又是弄巧成拙,出尽了洋相。这一个荒诞不经的“禅让”,让天下人都为之愕然,为之困惑,为之齿冷。是谁在“禅让”?中共党章不是明明规定一个领导人的任期是五年,而且不得连续超过两届吗?任期到站了,不就主动下台了吗?难道说还要像古代圣贤一样,再通过“禅让”这种最完美的方式来交接权力的吗?难道说习近平的接棒,不是选举出来的,而是胡锦涛给让出来的吗?不然,何来的“禅让”之说?既然“禅让”可以顺利地实行新旧兴替和老少交接,那么中共还有党章干什么?还要法治干什么?还要制度干什么?还要依法治国和党内民主干什么?在读者看来,作者这些阿谀奉迎的溢美之词,对中共政权来说,真不知道是在吹捧还是在讽刺,是拍马屁还是在揭疮疤,是恣意美化还是自掴耳光?!于是,这几天内地网络又多出一句流行语,“原以为他是选出来的,才知道是让出来的!”

中共权争触目惊心骇人听闻

在这篇奇文中,作者引用英国哲学家培根的名言,说读史使人明智。那就不妨也说两句历史。纵观中国历史,所谓的禅让制,最早记载于《尚书》之中,也就是在位君主生前便将统治权让与他人,是中国统治者权力更迭的一种方式。古代传说尧让位与舜,舜又让位与禹,都是禅让。其实,这中国上古时期的禅让制度,其真实性一直存在争议,学者普遍认为是后人为了美化“圣王之道”而虚构出的神话故事而已。试看几千年来中国历代的王朝更替,除去君臣之间血淋淋地互相砍杀、父子之间赤裸裸地你争我抢之外,哪里有什么温柔敦厚、虚心谦恭的“禅让”?到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中共统治时期,高层对权力之争的野蛮与血腥,更是触目惊心,骇人听闻。昔日的革命同志、亲密战友,一夜之间就会变成不共戴天的仇雠、企图抢班夺权的野心家和阴谋家。从毛泽东时代口诛笔伐的“十次路线斗争”,到邓小平连续搞掉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三个领导人,以及最新披露的江泽民在十六大上突然发动“军事政变”、得以继续掌控中央军委的印把子来看,这些中共党魁中哪一个不是对权力充满着贪婪觊觎、恋恋不舍的心态?他们都是如刘少奇斥责彭德怀所讲的那句名言一样:“与其你篡权,不如我篡权?”因为权力就像林彪所讲的,是“镇压之权”。而现在中共红二代的全面接班,则又正应验了陈云所讲,“让自己的儿孙接班,百年之后没人刨祖坟!”他们哪里有丝毫的礼贤下士与谦让之心?

作者宋鲁郑在文中称,西方是定期换人换党,中国是定期换人但不换党,阿拉伯既不换人也不换党,所以中国的制度最好。但他忘了,中共历史上的每一次领导层的鹿死谁手,都是无情争斗、你死我活的结果。也许这宋鲁郑会举出胡锦涛全身而退的例子,但胡锦涛的裸退,更不是“禅让”,他是因为自己的心腹令计划触犯了中共的规矩后,内外交困、进退失据才选择不得已而为之的一条出路,不然的话,为什么十八大前、前香港特首董建华还能公然到海外放风,说胡锦涛要继续执掌军委主席一职?再说了,即便是今后中共真正实现了如文中所讲的所谓“禅让”,但这种个人与个人间的权力交接,还不过是像过去乾隆皇帝所用过的那一套,与现代文明的选举制度和选举人的公推制度相去何远!

私相授受随心所欲的政治把戏

还有宋鲁郑所赞扬中共实行的是“一党领导、全国选拔、长期培养、年龄限制、定期更替”,更是站不住脚。作者所讲的“可以避免委托代理风险”的一党领导,严格说来应该是权力得不到有效监督的一党专制,所以才会滋生无法遏制的腐败。至于文中所讲“可以避免民主制度的政治平庸化”的全国选拔,更是胡说,邓小平隔代钦点胡锦涛,江泽民起而效颦、又隔代钦点习近平,这是中国人都亲眼目睹的事实。还有他所讲的中共独创的年龄限制,对中共的权力交接来说,更是一种随心所欲的政治把戏,当年不想让七十岁的乔石上,就把年龄段设定在七十岁;后来不想让六十八岁的李瑞环上,就来个六十八岁为上限,也就是今天的“七上八下”。明明是因为缺乏现代民主政治,才造成最高权力的私相授受、暗箱操作,却被宋鲁郑美化成为是今天最好、最完美、最完善的制度,以至全世界都处于风雨飘摇、朝不保夕的动荡之中、唯独中共是“风景这边独好”的楷模,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又是什么?现实的中国,它的新闻自由度是全世界最低的,贫富悬殊是全世界最大的,而中国的裸官和贪腐程度又是全世界最多和最厉害的,中国官员个人财产是保密而不能公开的,中国的人权状况排名是在一百多之外的,中国人被征收的税率在全世界来说是最高的,而中国人所享受的社会保障却在全世界是最低的……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有人说由于中共的僵化刻板与自高自大,培养了一大帮良莠不分、香臭不辨的弱智文人,只知道如何去投其所好、奉承上意。前些时全国上下热炒的习近平北京“打的事件”的乌龙报道,就是典型的一例,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反挨了一脚踢。此次《求是》所刊载宋鲁郑文章,其结果恐怕也是一样。

文章来源:《动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