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巫山企业主遭强拆8年上访无果反遭迫害(图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23日讯】(新唐人电视台记者代静采访报导)企业主王传菊,重庆市巫山县巫峡镇圣泉六社村民,属三峡巫山新城拆迁民。2005年巫山县新城开发,由于得不到合理的补偿,王传菊拒绝接受安置,遭到巫山县法院强拆,造成经济损失达1810万元。王传菊上访讨公道,却遭到国保、公安多次毒打、拘留,无奈之下求助海外媒体及正义人士,帮助讨回公道、还其家园。

王传菊的企业是巫山县小三峡工艺厂,厂房占地面积303.5㎡,建筑面积900多㎡,有员工47人,主要生产黄杨木工艺拐杖、木梳等产品,93年产品投入市场运营,是当时巫山县私营企业规模最大、市场效益最有前景的企业。

2005年巫山县政府新城码头开始开发建设,采取人均25㎡还房处理,其剩余面积按283.5元/㎡进行补偿销号的安置政策。由于补偿不合理,王传菊不接受强拆政策,拒绝搬迁。

王传菊告诉新唐人记者说:〝三峡移民安置合同属永久性安置合同,政府在没得到我的答复情况下,凭什么就把我的房子和企业实行强拆。”

她说:“政府在强拆前对我企业房屋当作一般性民房进行评估登记,对占地面积和房屋面积也未如实登记上报。”

“强拆时,首先将我大儿邹文博拘留,家里其他人员也被政府控制,没有自由。”

王传菊说,县政府由法院牵头专门组织二、三百人成立强拆工作组,实施强拆时,全副武装的执勤公安在一旁拉线隔离,被强拆者的财产搬完与否,他们根本无法到达现场知道。

巫山县政府一直没有给王传菊解决安置费和补偿费,也没有安置住房,一家人挤住在不到8㎡楼梯间里,吃喝拉撒都在里面。

在王传菊的儿子去有关部门讨说法被公安拘留期间,无人照看的孙女被地炉上一铝锅开水烫伤,导致身体终身残废。而王传菊多年来到处流浪上访,以捡垃圾吃饭为生,凄凉度日。

王传菊说,2009年,巫山县政府法院不承认当时强拆时造成的损失,称东西是搬完的,当王传菊拿出巫山电视台的报道录像后,法院在铁证面前不得不承认。

8年过去了,王传菊合法财产遭巫山政府强拆毁净为零。王传菊讲道,〝巫山县主要领导这8年来也已更换4次,后上来的领导又不熟悉移民政策,而必须依靠原来的移民干部,而原来公正的干部基本靠边,而用的大部分是一些睁起眼睛说瞎话的干部。〞

王传菊说:“现在的巫山政府相关人员又搅尽脑汁,以权压法胡搅蛮缠想阻扰政策落实,真是东西遭‘抢犯’砸掉,还被要求说出损失东西的长短、方圆都不行,还要说准几斤、几两、几毫、几微克才认账啊!”

王传菊的丈夫辛辛苦苦开创的事业,却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发生的这一切使他无法承受,致脑梗塞。

1991年脑梗塞治愈后可以任意行走做事的丈夫,也因为王传菊上访遭迫害担惊受怕,脑梗塞复发,送去重庆三军医院抢治,仍未脱离生命危险,可能导致身体严重瘫痪、双目失明。

王传菊表示,在巫山的拆迁民生活都很苦,当地政府根本就没按移民政策执行,大多官员工作不作为,暗箱操作。她说:〝巫山采取的移民政策普遍靠吃低保、廉租房标准来解决,这样能解决移民问题吗?〞

王传菊希望海外媒体、正义人士伸出正义之手,〝帮助我们,讨回公道,还我家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