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什么样的胸罩比房价还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27日讯】近日,房地产大佬任志强面对高房价的质疑,极力否认房地产行业存在暴利,声称如果按平方米算的话,房价甚至还没有胸罩贵。此言一出,立即招致各界一致反对之声。中国房地产是中国乃至全世界暴利最高的行业,全世界唯有在中国,盖几幢房子囤几块土地就能跻身世界富豪排名榜。

广东南海伟业制衣厂老板周伟培率先驳斥任志强:“卖一个胸罩现在只能赚1元左右,净利率在5%-6%,怎么会比房地产更暴利?”而通过对比地产龙头企业万科和内衣龙头企业安莉芳的2012年年报也不难发现,万科年赚百亿元而安莉芳不足两亿元,足以说明内衣品牌企业的利润远不及房地产。

万达集团王健林去年在一个公开场合坦言:现在我们的房地产利润有60%多,还是一个比较遭人“恨”的房地产商,我希望再过七八年,到2020年房地产利润能降到40%,万达届时将成为一个消费型的企业。

透过王健林的这番话,我们大概知道中国房地产开发暴利究竟是多少了,但王健林万达60%的利润对整个房企说,肯定算不上什么暴利。实除上,中国房地产的平均利润远远超过王健林所说的60%!

国务院参事任玉岭曾对《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感言:“有人说房地产没有暴利,那是不顾事实。”“房地产实际利润如何呢?我2007年x节在北京贵宾楼一个宴会上专门调查了两个房地产老板。我问一个国有成分占主要比例的企业老板,你们的利润有没有100%?他当时说何止100%!我又问另外一个从美国回来的房地产老板,他说他在美国的利润是在15%上下,回到国内就达到150%。”

在任何一个经济发达国家,房地产开发从来就不是产生大批富豪的摇篮,在市场经济充分发达政府不过度干预经济活动的国家,房地产开发平均利润率和其他工业制造业以及服务业的利润水准基本接近,不可能出现那种通过大规模圈地囤地开发房地产而迅速暴富的富豪群体。中国却是个特例,一个涉及13亿民生的投资领域却变成了一个富豪扎堆的行业,当房地产富豪成批崛起的同时,老百姓因为房价上涨而承受的压力和痛苦就大大增加。

在市场经济成熟的德国就有一套严格的房地产价格独立评估机制,对地价、房价、房租等实行指导价制度。按照德国的法律,如果房地产商制定的房价超过合理房价的20%,即为超高房价,就构成了违法行为。如果房地产商制定的房价超过合理房价的50%就被视为房价暴利,就会触犯刑法,出售者最高将被判处3年监禁。

在美国的住宅社区必须留有一定比例的房屋作低价房面向低收入者销售。美国法律规定,任何人在同一个住宅社区只能购买一套住房。开发商必须以低于市价25%的价格,将至少10%的住房出售给为当地社区服务的人士。

在新加坡,民用住宅主要是由政府提供组屋和商品房两部分构成。类似于中国经济适用房的政府组屋一律由政府投资修建,价格也由政府统一规定,以低价出售或出租给所有中低收入家庭,因而新加坡的房价再怎么上涨,对居民的生活影响都不大。

今天中国各地的房价远远超出了民众的购买能力和承受能力,任何一个囤地建房的房地产开发商都在这长达十多年的房价疯涨中获得了惊人的暴利!如果政府仍然不对持续走高的房价采取调控措施,那么将有更多的人利用房地产作为投资手段,就会造成贫富差距不断恶化、官商勾结腐败等一系列后果,这些问题都与房地产暴利有关。

房价上涨的根源,也与政府的房地产开发政策息息相关,土地财政一而再地推高土地价格,期房预售给炒家留下了炒作的空间,也为房地产商提供了敛财套现的工具。而既得利益集团包括官员和专家学者,基于自身的利益诉求对房地产市场推波助澜,与房地产开发产商合谋造势,推动了房价一轮又一轮的疯涨!城市的大规模拆迁,城中村的改造,新农村的建设、城镇化的加速等等,无一不是人为在制造所谓的刚性需求或被动需求,实际上背后都有一双双贪婪敛财的罪恶之手。

中国房地产暴利给亿万国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和痛苦,也因此成为中国经济的火车头,成为中国GDP的头号功臣,成为各级政府和财政敛财的工具,成为官员和专家津津乐道的支柱产业,也成为官场最大最黑的腐败温床!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