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5月27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05月28日讯】【禁闻】5月27日完整版

提要
梅克尔 李克强 聚焦中欧贸易战
习奥峰会前 美外交官急见郑恩宠
中共特权世袭 百姓上升通道被堵

六四前夕 中共加紧打压民主人士

“六四”24周年前夕,中共开始加紧打压中国境内的民主人士。

5月27号凌晨,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被传唤,国保警告他“六四”期间不要出门,也不要会见朋友。国保传唤唐荆陵的理由是“扰乱公共秩序”。同时,警察没有给出传唤唐荆陵妻子汪艳芳的理由,汪艳芳要求警察出示传唤通知书,却被一并带到派出所。

唐荆陵表示,今年“六四”纪念日,中共当局比往年紧张,驱逐、拘留的范围和力度都比往年大,而且时间也比往年早。

另外,广州花都区80后的杨霆剑、和90后的邱华,因组建一个QQ群,相约6月4号出去找手机,却因此在5月24号晚上10点多被拘捕,处以行政拘留15天。同时,番禺的网友刘兵,也因为在群族里转发有关“六四”的信息,被行政拘留15天。

而5月22号,向当局递交“六四”游行申请的广州公民徐向荣、李维国、李文生,目前被关押。

英媒:中国政治生态“大跃退”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5月27号发表评论文章指出,中国政治生态正在“大跃退”。

文章说,最近,中共喉舌《红旗文稿》、《人民日报》与《解放军报》连发三篇文章,依次为“宪政属于资本主义论” 、“党性上帝论”与“宇宙真理论”。这些强词夺理的文章问世,表明中国政治生态正在朝着改革开放初期的状态“大跃退”。

文章分析说,“宪政属资论”是在为“人治”张目,是一种明显的政治倒退。而“党性上帝论”与“宇宙真理论”则是谵妄(Zhānwàng)之语。

文章指出,中共从毛泽东时代开始,直到今天仍然保持三垄断格局,也就是,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垄断经济利益的特权制度和垄断舆论的意识形态。

文章说,中共的“三垄断”在中国可谓天怒人怨。但北京不考虑民情,政治话语变得越来越强硬,最后走向谵妄。为何如此?只能说因其陷入极度的政治虚弱,这种虚弱源自政治合法性危机。

编辑/周玉林

梅克尔 李克强 聚焦中欧贸易战

中共总理李克强日前到德国访问,会见了德国总理梅克尔,这是李克强首次出访的最后一站。双方谈及了诸多话题,包括中欧贸易纠纷、人权对话、伊朗核问题,以及叙利亚危机等。李克强表示,针对近来欧盟打算对中国的光伏产品、和无线通信设备产品,发起“双反”调查,中共当局“坚决反对”,并期待德国能对欧盟发挥作用。

26号,李克强在德国总理府与梅克尔进行会谈。双方会谈最重要的话题是﹕欧盟与中国可能爆发的贸易战。“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欧盟委员会上周表示,将对中国“光伏”产品和“无线通信设备”产品发起“双反”调查,并决定对中国“太阳能板”实施惩罚性关税。6月6号起,从中国进口的“太阳能板”将面临平均47%的关税。

李克强说,这一措施“既损人又不利己”。他表示,期待德国发挥积极作用,推动欧盟与中国通过对话磋商化解摩擦,而不打“贸易战”。

政论家伍凡:“中国产品到美国来好几个钢管、轮胎、纸通板、印刷板等都受过惩罚,因为你低价倾销。低价倾销这有根源的,不是没有理由的,你出口的价格是政府补贴的,出口退税17%,这样的退税是用国家的力量跟别的国家做生意,别的国家不愿意接受,所以就要惩罚你。”

《路透社》稍早前的消息透露,在欧盟决定向中国“太阳能电池板”征收惩罚性关税之后,北京方面采取回击措施。中共商务部宣布,针对从欧盟、美国和日本进口的无缝钢管价格,正在进行审查。

《新唐人》特约经济评论专家马杰森表示,中国的“光伏”企业向来受到中共当局的支持,已经不是国际秘密。

《新唐人》特约经济评论专家马杰森:“这样情况下,如果中国(共)还不承认以此为要挟,要调查其他国家的无缝钢管,这是一种无赖做法。因为(像)美国这边的企业是与政府独立的,政府没有钱,法律上也不允许政府直接给资助。”

梅克尔则重申德国的立场,即反对“用贸易保护主义来作为回应”,她说,这样做的最终结果,只会导致“双方互相征收惩罚性关税”。在此之前,德国政府一再警告欧盟,不要对中国实行惩罚性关税。

伍凡:“为什么这次它找德国?德国总理也不赞成欧盟对中国产品进行关税惩罚,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做生意的利益问题。中国所生产的所有的光电板,是生产下游产品,上游的原料、基本的附件或元件来自两个地区,一个是来自于德国,一个是来自于日本。”

不过,马杰森认为,如果德国和中共站在一起的话,会失去国际的支持。

马杰森:“它是把本国对中国的出口利益放在了国际公理之上。如果德国真的是有这样的计划,我觉得德国是在谋短期的小利益,而毁坏了国际的一个大的秩序。”

梅克尔和来访的李克强还一同出席了多项商业合作协议的签署仪式。据《德国之声》报导,德、中双方共签署了17项合作协议和意向,包括德国“大众公司”将与“上汽集团(SAIC)”在长沙建厂,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BASF)将参与在新疆成立的两家合资公司等。

另外,在李克强访问期间,中、德发表《联合新闻公报》表示:双方强调法治国家和保护人权的意义,愿继续开展人权对话和法治国家对话。

不过,据报导,就在梅克尔与李克强会晤的德国总理府外面,一些海外藏人和维吾尔人组织,举行了抗议北京对待少数民族政策的示威活动。示威者要求梅克尔政府在改善人权问题上向北京施压。但双方会晤内容没有全部公开,外界还无法得知双方谈及哪些方面的中国人权问题。

采访/朱智善 编辑/王子琦 后制/钟元

习奥峰会前 美外交官急见郑恩宠

周一,美国白宫宣布,美国总统欧巴马六月初将和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在加州农庄会晤。而周三,美国驻上海领事馆领事孟儒生,紧急跟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见面,了解中国维权律师现状。之后上海警方表示,已经批准郑恩宠赴香港的讲学计划,催促郑恩宠速速前往香港。对于当局的催促,郑恩宠怀疑中共当局在中美峰会之前想粉饰形象,而把他作为一颗棋子。

5月23号上午,郑恩宠成功突破警方24小时的跟踪监控,在上海繁华地段餐厅,会见了美国驻上海领事馆政治处处长孟儒生。孟儒生询问了郑恩宠的境况和其他中国律师的情况,并表示要把这些情况写成报告呈交上级,为今年七月中美人权对话做准备。

上海律师郑恩宠:“他意图很明显的,说在今年七月份要举行中美人权谈判,当中,要重点关注律师方面的问题。我就把今年四月八日,香港中文大学法律学院人权与公义研究中心艾华教授,亲自签署的邀请函,邀请我五月中旬到香港,做题为中国的土地制度和城市建设的学术演讲,并作短期的学术交流。”

据传,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声,去年在上海律师干部会议上讲话,他说,上海有3%的律师不听话,还点了郑恩宠和北京律师倪玉兰的名字。美国领事孟儒生表示对俞正声的讲话感兴趣。

郑恩宠:“(俞正声说)郑恩宠律师和倪玉兰律师,我们在法律上讲不过他,法理上搞不过他,但是我们有权停他的饭碗。所以他们对我的定性倒不是泄漏国家秘密了。就是我根本干不过你,我用行政手段把你干掉。6.40后来我了解了,这是中共中央政法委一个会议上讲的话,而且这个讲话最原始的稿件就是周永康。”

在郑恩宠跟美国外交官会面之后的当天晚上七点钟,上海市公安局突然派一名官员找郑恩宠谈话。他抱怨郑恩宠面见美国外交官,并说正在抓紧审批郑恩宠赴香港讲学的事情。他说,上海当局已经批准,并已经上报给中央政法委。5月24、25号,上海警方再次找郑恩宠谈话。

郑恩宠:“他说我们对你特别宽松,他说你们抓紧准备,我们这次不仅要批准你走,还要批你爱人一块走。他说我们要亲自把你送到香港去。我到香港去你要跟我见面。我感到,他们怎么突然之间对我是这个态度了呢?我感到可能习近平在六月七日、六月八日和美国人谈判当中,他感到如果他在公开场合,对中国维权律师继续打压的话,他感到是压力。”

郑恩宠指出,习近平新任命的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丁薛祥,是原上海市政法委书记。丁薛祥对郑恩宠的情况十分了解。

郑恩宠:“所以习近平,我个人分析,他可能在第一时间了解到这个情况,他感到美国外交官可能要提出这个问题,他所以抢先在我身上先放你走,放你太太走,你们美国人不要在郑恩宠身上做文章。实际上他把我当棋子。我认为我感到不舒服。你怎么能把我当棋子呢?”

郑恩宠批评,因为他跟美国外交官谈话了,中共当局就突然对他个人宽松了,为的是在中美峰会之前粉饰太平。但是,他表示,实际上中国大陆的律师现在受到严厉打压。上海有些律师不能随便外出,到法庭上有便衣警察在跟踪他们,如果离开法庭要坐他们的警车。在全中国来看,有的律师被剥夺注册资格,有的律师被从法庭上赶出来。现在广西有两个律师在绝食。

郑恩宠告诉孟儒生,中国维权律师人数很多,并且凝聚起一股力量。台湾“美丽岛事件”在大陆可能很快就要到来。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陈建铭

中共特权世袭 百姓上升通道被堵

中共喉舌媒体近期发表一篇题为《底层上升通道受阻,一代穷世代穷》的文章,引发大陆十万网民的讨论。文章强调中国底层无法上升,社会阶层固化加剧的主要原因是城乡教育不均衡,但这个结论遭到网民的反驳。而社会问题专家指出,中共特权制度和权贵世袭制,才是造成阶级分化的主要原因。

《人民日报》提出,因为大陆城乡教育资源的不均衡,和竞争不公平,导致大量农村学子放弃高考,造成了底层向上的通道越来越窄,社会阶层固化趋势加剧,贫穷将会代际传递,一代穷,世代穷。

但一位网民说:“一代红,后代红,一代有权,世代有权,它们利用这些权力阻止穷人享受,才是根本原因。”

时事评论员林子旭:“现在中国底层民众的贫穷,城市、农村都差不多。中国社会现在非常的不平等,绝大部分社会资源都被控制在中共官员手里,这些人的亲朋好友几乎抢占了中国社会的所有机会,普通百姓家的孩子拿什么和这些人争啊?要说底层上升通道受阻,那最大的障碍不是别的,恰恰就是中共权贵阶层。”

时事评论员林子旭还指出,现在大陆底层的民众不仅仅是很难找到发迹的机会,就连最基本的“生存权”都很难保障。举例说﹕中共官员和太子党们都吃“特供”,而老百姓餐桌上却是各种“毒食品”,底层民众连健康和身体素质都和权贵们拉开了差距,社会底层家庭的孩子就更难翻身了。

另外,《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在《中国特权制度亟待改革》文章中也指出,特权阶层大量消耗甚至浪费着最大量的公共资源,使得社会政策的确立越来越困难。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有那么多人争当公务员,因为这个群体在众多领域享受着无穷的好处,而“高干群体”更是无需通过市场交易来维持生活,对他们来说,国库就是私人银行。

外界评论中共内政的三种手段,包括﹕维稳、世袭、搞特权。评论说,如果中共特权造成了资源和贫富的两级分化,那么特权的世袭,则彻底的堵死了中国百姓上升的通道。

香港《苹果日报》指出,中共权力世袭有三大特点:

第一是﹕“舆论护航”,中共组织部和宣传部,负有使“红二代”们免受舆论轰炸的任务。

第二是﹕“官商通道畅通”,而普通大学生要想加入公务员,却好像和千军万马争独木桥。

第三是﹕不同代领导人的子女,世袭的分级清晰,隐隐排成接班梯队。如中共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陈云等,子女担任国家领导人。第三代的江泽民、李鹏等子女担任省部长,如山西省长李小鹏﹔而第四代的胡锦涛、吴邦国等子女担任司、局长。

《苹果》认为,以上三大特点显示了中共的权力世袭潮,不是个别领导人的个人行为,而是有共识、有计划的集体行动。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如果他不搞世袭制,有可能他就会相信,因为没有这种血缘关系,这个政权就会彻底的瓦解。所以,共产党会把各个利益集团都强加在一起,拧成一股绳。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还会认为他们有一定的安全性、有一定的可保证性。”

《法广》的文章指出,中国特权制度最终不得不改革,如果晚改,有可能导致财政和政治的双重危机,甚至失去改革的危机,而演变成革命。

采访/常春 编辑/张天宇 后制/李若琳

外媒:中国城镇化遭遇波折

中共喉舌《新华社》23号报导,中共总理李克强发表署名文章,谈中国正积极推进城镇化。然而就在同一天,英国《路透社》说,李克强将中国城镇化支出6万亿5亿美元的计划打回,因为担忧再一次大规模的支出,可能推高地方债务,并且吹大地产泡沫。

23号,《新华社》报导了李克强在瑞士《新苏黎世报》发表题为《为什么选择瑞士》的署名文章,文中提到,中国正在积极推进城镇化。

中国计划未来10年,支出约40万亿人民币,来将4亿人口转移到城市。

但《路透社》23号透露,城镇化方案可能延迟。报导说,为国务院提供咨询的一家智库的经济学家表示,中共高层领导人已经看到了计划不能正确实施,所可能带来的潜在风险。

由于许多地方当局已经开始游说,来获得项目融资,从而引起了高层领导人的警惕。地方政府不是把城镇化视为改革,而只是当做扩大投资的最后机会。

由于中国城镇化政策一直存在很大争议。专家指出,如果李克强真的做出了推迟城镇化的决定,还是比较明智的。

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谢田:“城镇化方案延迟,这个应该是正确的。本来人为的强制性搞城镇化,实际上是不符合自然经济发展规律的。盲目的城镇化,可能会破坏中国农业的发展,也破坏城镇的社会结构。”

中国国内媒体也在24号报导,已有消息指称,内地城镇化中长期规划再次修改,重点是抑制地方投资冲动。

地方政府之所以加紧游说投资,是由于城镇化被视为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之前在2008年,中共推出4万亿人民币的刺激计划来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这些政策遗留的影响,让地方政府目前债台高筑,房价扶摇直上。此后,中央政府加强房地产调控,造成土地收入下滑和资产缩水,更增加了地方政府的偿债压力。

《人民日报》海外版27号说,中共不会再推新版的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

谢田:“这是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那个旧版的刺激计划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问题。巨大的飞速增长,难以控制的通货膨胀。中国的民怨、民愤现在已经增到了临界点。中共当然知道,它如果再继续印发钞票,继续推进通货膨胀,继续制造房地产和股市的泡沫的话,它自己的政治生命马上面临着终结。”

大陆媒体呼吁,深化改革才是根本出路。《路透社》的报导也说,李克强近期打回了发改委提出的新型城镇化草案,要求加以调整,从而更加侧重户籍和土地改革。但是专家们指出,无论是户籍和土地改革都非常困难。

北京《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巩胜利:“现在居住证,李克强政府已经决定上了。如果两个制度,一个户口制,再加上现在的居住证,再加上身份证,中国一个人哪,三证在一个人身上。证越多,人生的成本越高,政府耗费的越多,纳税人交的钱,承担的就越高。”

谢田:“在中国来说,这种涉及户籍、土地的问题,都和政治体制紧密的连系在一起。所以它这个改革能不能推进?推进到什么程度?是真的改革呢?还是喊口号?我们还不知道。但是真要改革的话,我想这一定跟中共的解体是同步的。”

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经济总体复苏乏力,5月份刚出炉的汇丰PMI初值也跌破枯荣线,创7个月以来最低。为了维持经济成长率,“新城镇化”被视为今后中国经济发展的首要政策,但目前政府似乎开始担忧,这一举措可能带来更大的债务和泡沫。

采访/刘惠 编辑/尚燕 后制/李月

【禁言博客】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孙子时代

网上有篇署名灾大瘟的文章,对中共明目张胆大搞封建世袭评论说:继数不清的副市长的女儿做了副市长、副县长的儿子做了副县长后。一大批孙子已经开始发光发热,或许还有更多的孙子已经在摩拳擦掌,准备接班,伟大的孙子时代来临了。

江山是谁的,天下人的。而有人却理直气壮地说:打江山就有权坐江山。而我说:如果当权者不懂得权力从哪里来?为谁用?还要弄成世袭,以为江山是他家族的。那么他们的结局也不会比萨达姆等独裁者强多少。

还有句他们的口头禅老一代革命家打下了江山。江山难道不是亿万人民把它拿下的?光淮海战役六十万解放军后就有三百万支前民工才战胜了八十万国军。所以江山是天下人的,不仅仅属于你们的孙子。这年月,从拼爹盛行、已大有发展到拼爷爷、再拼曾爷爷直至爷爷的爷爷的势头。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难道官能过三代,甚至还想延续到官万代?从乳毛未干的县令到未发一枪的将军﹔从官场的兄妹开荒到辖区的家族联产承包。无所不有,无所不至,均是官崽们努力奋斗的结果。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孙子们的。在精子战胜精英,孙子嚣张,百姓成奴的时代,难道真的是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官爷的崽子会当官?

谁是开历史倒车的反动派?

在中共的语言体系中,常把国民党和反动派组成一个固定词组:“国民党反动派”。究竟谁是真正的反动派,网上有篇署名王伟凡的文章评论说:当年国民政府致力于如何建设国家,而中共则致力于暴力革命、图谋颠覆中华民国,在双方长达二十八年的混战中,中国老百姓付出了惨重代价,中国历史前进的车轮,最终被最后的胜方中共所彻底逆转,国民革命推翻帝制的成果被彻底摧毁,封建帝制改头换面后,以“人民共和国”的新面目重新登上了中国历史舞台。

中共从成立到夺取政权的28年里一直都在搞破坏,在阻挠历史前进的脚步,在开历史倒车。民国历时38年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民主框架最终被中共葬送。而致力于建设国家的国民党因最终战败而背负上反动派的恶名,中共及其领袖则以解放人民的伟大历史功绩,而成了中华民族的“大救星”。

文章说,如果没有中共捣乱和破坏,中华民国在和平环境中集中精力搞建设,38年的宝贵时间将会使国家面貌发生根本变化,穷人也根本无需通过革命而翻身解放。“国民党反动派”在退出中国大陆后终于能够一心一意建设最后的立足地,而自诩代表进步先进的中共自从完全占领中国大陆之后,其所作所为令亿万中国人大失所望,几乎把国家带向绝路。虽然79年之后开始了经济建设,由于继续顽固坚持独裁,经历了30年的发展之后,虽然中国的经济实力得以提高,但是中华民族的人文道德水平直线下滑,社会生态环境日益恶化。而海峡对岸的国民党终于把台湾建成了一个富裕、民主、自由、文明的华人社会,令全世界刮目相看。

文章最后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回顾100年来中共和国民党在历史所发挥的作用,我们不能不发出这样的疑问:到底谁才是中国现代史上地地道道的反动派?

“公仆”们的消费轨迹>

内地反腐风暴先是茅台等名酒价格暴跌,后是高档酒楼生意惨淡,然后是瑞士名表销量明显下滑,然后又是奔驰宝马等豪车销量暴跌,现在是澳门赌场贵宾厅业务持续下滑。从这些地方,让我们看清“公仆”们的消费轨迹!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