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习近平 利益集团的傀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31日讯】习近平上台前后,不少人对他说过好话。说好话的人,是希望习开启政改、推动中国民主化,逻辑的动因之一,是出于对他父亲习仲勋的好感,那是一个推动经济改革、支持政治改革、反对罢黜胡耀邦、反对六四屠杀的可敬长者。

说好话的人,期望习近平子承父业,有所作为。这中间,包括众多国内外名士,甚至包括达赖喇嘛;也包括众多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笔者本人,也曾谨慎看好,至少不置批评,先听其言、观其行。

对此现象,网上有不同解读。积极的理解,说有人对习寄希望;消极的理解,说有人对习抱幻想。其实,很多人,包括笔者在内,对习近平,既非寄希望也非抱幻想,而仅仅是出于善意,劝告他、鼓励他朝正面方向发展。

“十八大”开完,权力交接完成,习近平言行开始“走样”,或许,他并没有“走样”,只是,从前没有机会、如今才有机会暴露、曝光。

先是传出习近平的这句话:“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后来又传出习近平惋惜苏联解体的一番话,哀叹后期苏共:“竟无一人是男儿!”

三月,习班子下达五点宣传基调,包括不允许媒体出现反马列毛言论,不能让坚持反党、反国家、反民族立场的所谓“新三反人员”留在媒体。五月,习班子下达“七不讲”,要求高校教师不能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和司法独立。紧接着,又传出“十六条”,针对高校青年教师,内容类似“七不讲”。

网上舆论哗然。有人惊呼习近平“大跃退”;有人表示“不相信”,不相信习近平荒唐至此。前者是寻常思维,出于一般的逻辑推理;后者则基于善良,出于天真,尚不知“厚黑”二字怎么写!

回顾胡锦涛上台伊始,先是有“胡温新政”的说法,随着胡锦涛左话连篇、左拳连出,民间感叹“胡不如江”。如今说习近平“大跃退”,基于同理。其实,习近平既没有进、也没有退,与江泽民、胡锦涛处在同一个层次。

有人怪习近平不争气,不解今日中国之变为何这么难?对比问:毛泽东之后,华国锋为什么就可以变?毛死后,不仅社会上人心思变,共产党内,也人心思变。华国锋把中国转向经济建设,不仅大顺人心,也没有遭遇利益集团的阻碍。当时有没有利益集团?如果说有,那也是小小的利益集团——“四人帮”,文革的暴发户,华国锋仅发动一场宫廷政变,就把他们一网打尽。

严格地说,当时的“四人帮”,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利益集团,他们为极左理念而斗争,严防中共变修;老干部一边,则为他们付出的革命代价而不甘,随时要翻案(否定文革)。那时候的中南海,左右两派,尚有几分“理想主义”。

如今的中共,生态剧变,构成以金钱为中心、以腐败为黏合剂的庞大利益集团,从上到下,东西南北,纵横交错,盘根错节,利益均霑,淫乐共享。

仅观“十八大”之后,在上海,江泽民亲信杨雄破格跃升上海市长、侄子吴志明升任上海市政协主席;在山西,李鹏儿子李小鹏被扶正为省长;未几,邓小平孙子邓卓棣、叶剑英重孙叶仲豪、胡锦涛儿子胡海峰,纷纷在各地进入县、市领导班子,摆出“红三代”、乃至“红四代”的世袭格局。

利益集团的大面积和凝聚力,一目了然,要么势均力敌,各不相让;要么互相提携,心照不宣。面对这等格局,对习近平而言,不仅不能反对、不会反对,而且还会亲自出面、主动安排。身为“太子党”,自己飞黄腾达到极点,对其同类,有的是讲义气的豪情。在共产党里,这才叫“会做人”,这才能坐稳位置。

可以想像,在选拔接班人的过程中,利益集团的头目,如江泽民、曾庆红、李鹏等人,对习近平,有多少次摸底、测试、谈心、劝告,利益集团绝不会冒险提拔一个要变天的人。李源潮和汪洋“入常”受阻,正因遭到政治老人的疑忌。

不论是“新三反”,还是“七不准”,还是“十六条”,如果真要做,只做而不说就是了,为什么要说出来?为什么要形成文件?其实,话中有话,习近平不是说给老百姓听,而是说给利益集团听,意思是:请看,请放心,我正在维护你们的既得利益!

“挣表现”,这是中共党内的通用语;习近平至今还需挣表现,本身反映,其地位的弱势。党政军大权在手,并不意味着就是政治强人。

陈元,前中共元老陈云之子,腐败巨蠹,翩然登上政协副主席高位;今年清明节,他堂而皇之地,前往祭拜毛泽东和薄一波,在中共高层,公开亮出毛左旗号。曲折声援薄熙来,等于叫板习近平。薄熙来一案,久拖不决,本身就证明,党内利益集团各自为阵,斗争激烈。习近平的角色,不过是一个利益平衡器,随时需要左右逢源。

在“新三反”、“七不准”、“十六条”的背后,既可能是习近平的本色,也可能不是。是不是本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必须这么干、只能这么干。

邓小平评说周恩来,曾有这样一段话:“在文化大革命中,他所处的地位十分困难,也说了好多违心的话,做了好多违心的事。但人民原谅他(?)。因为他不做这些事,不说这些话,他自己也保不住……”

说违心话,做违心事,才能保全自己,才能存活下来,这是周恩来的生存法则,也是绝大多数共产党官员的生存法则,他们对周崇拜有加。例外的,只有胡耀邦、赵紫阳,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就被排挤出局、扫地出门,尤其赵紫阳,毅然与那个党决裂,竟至于被软禁至死。

毛泽东、邓小平之后,中国再无政治强人,如果说有,那就是利益集团,隐形的“政治强人”。在这种“政治强人”下,最高领导人,不过是摆设,利益集团的傀儡,奉命为利益集团效力、办事;他本人享受的,惟有“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虚荣。从江泽民到胡锦涛,再到习近平,都是这等角色。

是的,利益集团,还是这个关键词,能够说明一切。红色利益集团树大根深,难以摇动,当今中国,从统治集团内部出发的政治改革,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难,也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难。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