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习李体制面临第一个“六四”考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31日讯】(新唐人记者李剑综合报导)多年以来,中国民间要求中共当局平反“六四”的呼声不断,随着“六四”24周年的临近,中共当局进行了更高级别的严控和“维稳”力度,海内外都在关注着中共新一届领导人习近平执政后的第一个“六四”周年纪念日。从目前情况看,外界认为,今年是自1989年以来,在“六四”期间对民主、异议人士打压最严厉的一年。

《法广》报导说,带着“中国梦”上台的习近平正在面临第一个“六四”的检验。中共各地警方在“六四”的前一周已全面启动“六四”维稳机制,一是严防任何试图公开纪念六四的活动,二是打压与“六四”可能搭上边的一般维权活动。

报导认为,“六四”24年来,年年都是中共当局和警察们的“鬼门关”,在习李体制下的第一年仍然如此。对有可能发生的纪念六四活动,当局依然异常紧张。官民双方在打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方面是准备采用各种方式缅怀和纪念六四亡灵,提出平反六四的诉求,另一方面是四处威胁八方阻拦,千方百计地把一切可以预计到的纪念者和活动打压下去。

报导说,强行“旅游”,限制人身自由,控制或传唤,“净网”,删除微博账号等也都是中共控制异议人士的办法。

5月24日,前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被济南国保和山大公安处谈话,为了防止他纪念“六.四”聚会,要求他出外旅游或呆在家不准出门;26日,辽阳民众王力泉遭国保警察“砸门”;当日,曾经冲破阻力举行过“六四”纪念的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全部被警方“控制”,他们的电话被掐断。浙江杭州的中国民主党人陈树庆等人也被警察看住。

27日,湖南异议人士欧阳经华被当局强行“旅游”;当晚异见人士余刚发简讯说被软禁家中,他家所在单元的电话线和网线,全被陌生人剪短。8户家庭受害;29日,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在家中被两名国保强制带走旅游,目前仍无音信。

此前广州90后青年邱华、杨霆剑在网上发起“六四上街找手机”活动,遭当局行政拘留。广州市民徐向荣等三人23号申请“六四”纪念游行,27号警方答复否决申请,三人准备提出行政覆议,但​​是遭到警方传唤拘留。

稍早前,湖南部分维权人士向湖南公安厅申请到岳麓山公祭“六四”英灵,但主要筹办人罗茜遭监视和行动限制。再加上多次因街头举牌被拘留的张圣雨等人,还有早前被拘捕的刘远东及丁家喜、赵长青等北京十君子等人都遭警方传唤,最后拘留。

六四前,天津市维权民众140多人连署,向天津市政府递交游行示威申请书,呼吁当局遵守宪法、保障人权、保障民生、还权于民。

大陆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野渡在推特(Twitter)留言说,他被当局限制自由,无法参加香港的文学研讨会,家门口还有人把守,网路被切,电话遭监听。

两个著名的中国维权网站都受到警告,他们是湖北随州民生观察工作室网站和四川成都的六四天网。他们的负责人刘飞跃和黄琦都被警方“打招呼”警告:六四期间,网站不能报道敏感的维权事件,报道更不能与六四沾边,他们本人也不能出门等等。

中国藏族女诗人、作家唯色在推特嘲讽:往年六四将至,俺家都没怎么被他们(中共)上岗过,可能是觉得六四跟少数民族没关系吧。但5月26日开始,他们上岗了,新政显然青出于蓝胜于蓝啊。

网友“lin_lwy”质疑:六四将至,各地进入紧张状态。被喝茶、被旅行、被传讯、被驱逐、被警告、被封Q、被断网、被恐吓、被行拘…纷纷扰扰。他们为什么如此害怕未来?

《维权网》指出,今年是1989年以来在“六四”期间对民主、异议人士打压最严厉的一年。

《法广》表示,“习李体制”如何面对“六四”,确实是各界关注但并不报希望的看点。原因是以“中国梦”唱响的中共新领导层不仅尚未真正显露出政治开放的迹象,“七不讲”,“十六点”等最近在内部传达的思想舆论控制方针,在中国民间引发了反弹。中国社会对习近平刚上台时的一丝乐观看好的气氛似乎已经消散,各地的社会冲突对抗时有发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