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31日讯】上世纪八十年代之所以能成为红色中国的黄金时代,盘点当时几个著名的死刑案例就能找到答案。

八十年代初通报全国的杭州“两熊案”:飞骏的同乡老哥熊应堂(俺俩同族同辈,老家相距几公里,先辈在同一支连队里当过红军)当时任杭州军区司令员,他的两个不长进儿子涉嫌玩弄了40多名女性,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因为两熊地位高长得帅,绝大多数受害者属半推半就式的诱奸,而非霸王硬上弓式的强暴,但一样遭到法律的严惩:一个死刑一个无期!通报全国。带累本人也在班上矮了一个头,被同学鄙视了很长一段时间,本来对我有那么点意思的一个漂亮女生自此不理不睬。

1983年的严打虽然践踏了司法程式错杀了不少人,但不少官二代红三代一样也成为程式错误的牺牲品,连错误也体现出一定程度的“公平”。

朱德25岁的孙子朱国华大学毕业,在天津铁道部门工作。一样因为出身好长得帅的缘故,成为很多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自然不乏主动投怀送抱之人。二十多岁的红朝太子正是大学生目空一切的年龄,加上响当当的过硬政治背景,行止招摇霸道无视社会影响也在情理之中,前后玩弄了30名女性,一样多数属诱奸而非强暴。受害者全部都是成年女性,没一个未成年幼女!天津地方法庭判决死刑立即执行!上报中央批复“执行死刑”,据说奶奶康克清还亲自在死刑判决书上签了字?

更令今人刮目相看的是:和朱国华一起犯案的多名平民小跟班,没一个被判死刑或无期,不是无罪释放就是草草关了几年放人。

和朱德孙子朱国华同时执行死刑的还有天津警备区政委的子女,上海宣传部长的儿子陈晓蒙,罪名也都是“玩弄多名女性”,没一个杀人放火的,就更不用说强奸幼女了。

…………

像朱太孙和军区司令员公子当年所犯的罪行,在今天看来真是小菜一碟,因此判死刑也令人匪夷所思,当然更让人对当年的执政党肃然起敬!今天官位远不如解放军总司令军区司令员的多数县官和他们的荷花恶少,利用职权玩弄的女性数目应该远在两熊和朱太孙之上!可这些淫乱的七品芝麻官别说死刑无期,连因此免职也没一个的!绝大多数继续在要位上贪贿淫乱如故。

不是朱太孙和两熊死得冤,而是中国的权力腐败与时俱进了百倍千倍!

当今中国的色官猖獗已成为中华大国民的噬脐之痛!

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七品芝麻官,甚至是八品乡官九品科长,动不动就利用职权与几十甚至几百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更让中华大国民仇恨满腔的时,每逢遇上贪官色官性侵中华女同胞,官场就不约而同站出来为肇事官员撑起保护伞,千方百计造假掩盖真相,甚至不惜炮制最违反常识逻辑的谎言为其开脱罪责。

大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官官相护的光荣传统。

如果官官相护达到的效果是维护官场形象还可以理解;但官官相护的效果若是损害官场的整体形象,为了保护一粒老鼠屎搅坏一锅粥,给没肇事的官员也抹上一身黑,那就是因小失大了,只要是思维正常的人都无法理解这种弱智作派的。

当然中国的官官相护基本都停留在这类“因小失大”的弱智作派!不但没起到维护官场形象的作用,相反把没肇事的官员也弄出一身臭一身黑!

为了保护一个害群之马,结果把整个官场拖进了化粪池!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荒唐弱智的伎俩么?

大中国官场的“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最为走火入魔的官官相护莫过于海南万宁小学校长带6幼女开房案。

奸淫幼女本来就是众怒难犯的大罪!是容易招致愤怒的平民大众无视司法程式一涌而上乱棍打死乱刀砍死的大罪!

一个官僚一旦犯下众怒难犯的大罪,官场的正常反应应该是立即把这个官员清理出官场,不再和这个害群之马扯上任何关系,以保护多数官员不沦为平民大众愤恨的对象。

万甯校长带6幼女开房的骇人丑闻发生后,万宁官场的反应居然是不惜和全民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的害群之马绑在一起,千方百计上下连动为校长开脱罪责?最后居然炮制出“幼女主动勾引校长公仆”之类的王八假话来?

性侵幼女不是最可怕的 ,可怕的是发生了性侵幼女案件,媒体、公安、行政、医院系统居然都在包庇罪犯?媒体说没有性侵并用“开房”来报导,公安掩盖证据说是猥亵不是性侵,行政(副市长及官员)私下接触受害者父母要求私了,医院睁眼说瞎话说处女膜没有破裂…

校长带6幼女开房,无论性侵是否成功,本身就是骇人听闻远超人类道德底线的邪恶!权力部门居然还弄出若干为校长开脱的报告?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细菌校长都能得到“公权力”如此无微不致的庇护,就更不用说那此高官显宦了,这是个什么国家啊???

校长带6幼女开房,无论受害幼女是自愿还是胁迫;无论幼女主动还是被动;哪怕真如当地官方所说的“幼女主动勾引校长”,都构成“强奸幼女罪”!!!奇怪的是地方官炮制的那些王八理论,居然还能堂而皇之登大雅之堂???

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学校长,细菌那么大点的一个屁官,居然能得到万宁官场“忘我舍身”的庇护?个中也许确有不得已的苦衷。万甯校长的真实身份也许不是性侵幼女主体,而只是一个想升官的“皮条客”而已!校长若想性侵幼女还需要跑到海口去吗?还需要一人带6名幼女吗?小学校长老师奸淫猥亵幼女案多是在办公室发生的。万宁本身就是旅游胜地,到处是度假村。跑到省会海口去,是去招待谁?是省里的大员?还是上面更有来头的大官?

…………

走火入魔的官官相护必然助长权力的嚣张和反动!

2013年4月6日,贵州省赫章县可乐乡领导因一未成年女孩饶瑶(13岁)不慎倒水淋到乡政府的车上而发生口角纠纷,该乡副乡长叫来该乡党委书记袁泽宏。袁泽宏带领该乡的30余名工作人员,以及该乡派出所干警殴打女孩的婶婶,并用手铐将未成年女孩铐住,街头街尾来回游行长达20余分钟。

如此疯狂变态的恶性权力事件发生后,当地官方不仅未表示任何歉意,反而声明女孩家人“密谋对抗政府”,要求严查“是否属于黑恶势力”,就差没给受害者家属贴上“境外敌对势力”标签了……

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九品乡官居然能如此嚣张?面对被铐游街的13岁少女,30多名公仆干警一个个像狗一样跟在上司后面为虎作帐?没一个发出人声?这是个什么官场啊???

是什么力量把我们的官场毒害成这模样???

如果没有网路和微博,袁泽宏之流的禽兽乡官能曝光吗?

难怪他们张口闭口微博造谣,恨不能一个晚上关闭互联网!

没有微博,没有互联网,他们就可肆无忌惮奸淫未成年幼女!幼女不从家人不服加上一个“密谋对抗政府”的罪名直接铐上游街然后送进监狱就行了。

二0一三年五月三十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