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也谈社会主义无宪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31日讯】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听众朋友,今年宪政是一个特别热门的话题,就是今年年初,今年元旦的时候,《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辞最初的版本本来叫《中国梦,宪政梦》,当然后来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那篇文章被删了,然后同时也引发了一个特别着名的“南周事件”。这个故事其实还没有结束,就是那篇文章虽然被删了,但是宪政这个话题在学术界被一直在讨论著一直到现在。

这一个星期,中共几个主要的喉舌媒体连续发表了文章围攻这个宪政话题,比如说《红旗文稿》发表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杨晓青的文章,她认为宪政是西方资产阶级的专政;《环球时报》也发表文章,它称宪政的主张和中国宪法是对立的。

那么我们今天的话题就是社会主义到底有没有宪政?我们想先问一下横河先生,什么是“宪政”?因为这个名词其实对我们大部分听众来说可以说是比较陌生的,一些学者当然是非常清楚,但是对普通民众来说,什么是宪政呢?

横河:一般来说,宪政,人们比较多的用法是来自宪政主义,宪政主义它就是以一个宪法体系来约束国家权力、规定公民权利的一个学说或者是理念,宪政就是这个宪政主义的实践。它主要的特征第一个是限制权力,如果是君主立宪,它就限制君主的权力,如果是民主立宪,它就限制这个民主政府的权力,也就是说它是限制政府以及立法机构的权力。这是第一。

第二个就是保障,保障人民的各项基本权利,这个权利特别是讲生命权、自由权还有财产权,就这一类的。所以它一个是限制,一个是保障。

这个内容,你像限制政府权力,最典型的这个手段就是三权分立,或者是几权分立,就是分权;保障公民权利,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宪法修正案,它都是属于人权,就是保障人权的,这个就属于宪政里面保障公民权利的部分。

一般来说,人们认为实现宪政的前提,第一个是要符合就是我刚才讲的这些精神的一个宪法,它的主要的意思就是主权在民,就是这个权力是人民给的;第二个是要有反对党,而且这个反对党是独立的,而且强有力的,它可以对政府实行监督,这实际上属于分权的一部分;另外一个就是要有一个独立的司法系统,一旦出现政府违宪行为,它可以用独立的司法系统来进行纠正。所以总体来说,这是宪政的主要的精神,它的内容。

主持人:按您这么说起来,一个实施宪政的前提是要有一部宪法,那就是说有了一部宪法它并不表示它就实行了宪政,比如说中国过去63年它是有宪法的,那么并不表示它是有宪政的。

横河:对,就是按照刚才我们讲的这个标准的话,你仅仅有一部宪法是不够的,还需要至少这么几个条件,第一个就是宪法必须符合宪政的理念,不是说你可以挂一个宪法的名字就是实行宪政了。中共建政以来一共曾经有过四部宪法,至于宪法当中具体的修改就更多了,这四部宪法分别是1954年宪法、1975年宪法、1978年宪法和1982宪法,这四部宪法实际上互相之间几乎没有承传关系。

你像1954年宪法是一部比较全的宪法;1975年的宪法就是文革时候的宪法,事实上跟1954年的宪法一点关系都没有;1978年因为文革结束了,就把1975年的宪法基本上彻底否定掉了,但是那时候还遗留下来一些东西,所以1982年的宪法等于又重新写过。所以后三部宪法分别是重新制定的,就没有关系,这样一来你就可以看到这个宪法简直是儿戏!

你想想看,一共才63年,宪法大改动四次、小改动几十次,可见它这个宪法,不说宪法的内容了,就说光是宪法在中国这个国家结构里面的地位就非常低了。你怎么可以随便改动呢?你像美国宪法二百多年没有改过啊!

主持人:对,我们印象中宪法是不可以动的。

横河:对。这几部宪法它有个共同的地方,就是没有一部宪法对政府的权力进行限制的,实际上不仅是政府的权力,在中国,实际上是对一个统治的党,就中共,是没有任何限制的。这四部宪法当中相比较起来稍微好一点就是还有那么一点像宪法的居然是最早的一部,就是1954年的宪法还比较像,后面就越来越不像了。当然中国也不是说没有宪政,其实在中华民国台湾就是有宪政的,我们讲中国就是指大陆。

主持人:中国大陆。

横河:对,我们讲中国没有宪政的指的是中共统治的大陆。

主持人:您刚才说中共统治了大陆它没有宪政,是不是主要的原因就是宪法里面它没有对共产党的权力有限制、有制约,是因为这样吗?这是主要的原因吗?

横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是正如我们所讲的,它限制权力的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就是说所有的要素它没有一个是有的,包括保障公民权利它也没有。这里就是说中国有宪法,但是不是宪政,它有一条原则就是在于你仅仅有一部宪法,这里就存在两个问题,第一,这个宪法符不符合宪政的原则?第二,这部宪法写在纸面上的东西能不能实行?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

主持人:那就是说中国那些宪法它即使有些权利写在宪法上了,并不一定表示它能执行,这是您的意思是吧?

横河:对,因为很多国家都写了宪法,都通过了宪法,那并不表示这是一个宪政国家,尤其是很多独裁国家它表面上也去写一些宪法在这里。所以后来就有一些规定,比如说它有两种宪法人们不承认它是符合宪政精神的,一种叫做“名义宪法”。“名义宪法”是什么呢?就是说一个政府,在我们这里指的就是中共,它是不受限制的,但是它通过一个宪法来取得法律上的认可,也就是说它在宪法里面就把它不受限制的权力固定下来了,这个本身就和宪法限制政府权力的原则就是对立的了,也就是说它用宪法自己去规定有一个权力统治者具有超越宪法的无限权力,这就是中国宪法的一个特征。

中国的宪法它规定了中共的领导地位,它规定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这一整套东西的指导思想地位,所以这个宪法很大程度上就可以叫做“名义宪法”,就是说它和宪法原则完全对立。

还有一种就是叫“字义宪法”,很多宪法学者、宪政学者认为中国的宪法更典型的是属于“字义宪法”,就是说它在宪法里面规定和一般的宪政原则的宪法规定是一样的,但是这里面绝大部分它不执行,或者最重要的条款不执行。你像在中国的宪法第35条它就规定了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宪法的第36条规定了宗教信仰自由。但是这一些自由,过去的63年在中国大陆从来就没有实施过,所以中国宪法又符合“字义宪法”的定义。

主持人:那这么听起来,中国现在的宪法有跟没有是差不了多少的。

横河:就是当统治者需要怎么解释的时候它可以用这个宪法,但是当真正实施起来的时候又不能够按照字面上的规定来实施。所以中共老把宪法放在它的嘴里说,你还不能说完全没有,为什么?对统治者有利的条款它执行的非常坚决。

主持人:它那个时候就说有了。

横河:对。

主持人:咱们现在再回到前面我们讲过的攻击宪政的那几篇文章,那几篇文章写的比较长,也非常的理论化,您能不能稍微用比较简练的语言把那一些文章的主要的论点给我们介绍一下?

横河:好,现在这几篇文章一共是4篇文章,就是最近出来的。《红旗文稿》这篇文章,杨晓青的,叫作《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她这里是比较理论化的一个,就是比较全面的来评述宪政和中共现行制度之间的比较。另外几篇意义就不是特别大了,你可以说它就是随便说说的,像《环球时报》周三发表的社评,它说宪政是兜圈子、是否定中国发展的路;《解放军报》的文章就更荒唐了,说我们信仰的主义是宇宙的真理,这种你只能当它胡说啦。

主持人:还喊口号。

横河:对,所以你不值得去评它。《人民日报》有一篇文章就是刘亚洲的文章,他说出来党性如同基督徒相信上帝,这个更没有什么值得提的了。所以我想要评的话就评一下杨晓青的文章。她的文章提出了三个概念,第一个概念她就说:宪政的关键性制度的元素和理念只属于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专政,而不属于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

主持人:她这个论点我也看了一下,我看了一下她的文章,但我感觉她这个观点她只是摆在那儿了,她虽然底下说了一大堆,但我觉得是没有说服力的,而且给人感觉是逻辑比较混乱的。

横河:对,这个原因主要是由于党文化的话语系统造成的,中共它有一套很复杂的表达系统,就是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你要去读的话,看字面的意思的话,你觉得简直就是疯子写的,他自己逻辑是非常混乱的。但是如果你透过它的字面的意思去看它的实质的话,其实她表达的还是满清楚的。

就是说在这个问题上她故意提出了一个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对立,她把这个提出来了,而掩盖了它所要表达的实质。就是原来在这里是讨论宪政的问题,而宪政的要素实际上是权力制约和公民权利,而不是私有制还是公有制的问题。

主持人:没错,她刚开始说宪政是设立在私有制基础上,我觉得这个就有点说不通。

横河:对,她就是故意偷换概念,她把宪政建立的其中所保护的主要因素,就是自由和财产不可侵犯,变成了宪政本身的要素,所以她这是一个偷换概念。然后她提出来更糊涂的就是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其实社会主义民主制度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词汇拼出来的一个词组,你如果透过他这个表述的话,实际上讲的是中共的一党专制。

如果说我们这么清晰的把它分开来,就是实际含义的话,它的意思就是什么呢?就是说中共的一党专制不能够接受权力制约,权力的制约是资本主义的,实际上我们不把它叫做资本主义,实际上讲的是民主社会,权力的制约是民主社会的特点。她说的是中共的一党专制是不合适来接受权力制约的。如果你把她表面逻辑混乱的描述,看上去是很混乱的描述,撇开以后看它的实质的话,实际上她讲出了一个中国现状,一个真正的中国的现状。

主持人:对,您要这么解释的话,她这个讲的是有她自己的思路的,一开始她又说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她又把专制制度,她用了一个名字的词,所以听起来就特别混乱。

横河:对,你就觉得是名词在那里绕口令。

主持人:对。第二部分,她把宪政实行议会民主政治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做了一个对立的比较,您觉得宪政和人民代表大会它是对立的吗?因为他表面上讲起来他都说要还政于民。

横河:这里就是说因为议会民主的话,它是宪政当中制约权力的主要保证,而她所说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就是中共实行这个制度,实际上是中共统治集团意志实现的保证,也就是说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就是要保证中共的权力不受制约,所以从这点而言,议会民主政治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确实是对立的。

她批判议会民主的要害是什么呢?她说它最大的缺点是只有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政党才有财力去竞选,实际上她混淆了两种竞选。在美国选举,一个是民意代表的议会选举,就是选国会议员;而她所说的,就是说代表很大的资产阶级利益的政党很有钱的财团竞选的话,即使按照中共自己的讲法,实际上它指的也是总统选举。

主持人:而且事实上也不光是这么回事,像林肯他当时当选的时候,他非常穷,他没有什么钱,他的对手就很有钱。

横河:这个我们只是介绍她讲的本身混淆的两个概念。但实际上即使是选总统,它也不符合美国的现实情况,因为最终是选票决定的。像美国有一些很富很富的人曾经参加总统选举,就是他的钱几乎是用不完。

主持人:有一个叫佩罗,亿万富翁。

横河:对,人家就说他就是花自己的钱过瘾,为了花钱的瘾,结果根本就没有竞选成功。

主持人:我记得他的得票率才2%。

横河:对,非常有钱的人参加竞选总统没有成功的先例的。如果按照他这个概念的话,应该是最大的财团的掌握者应该是最容易竞选总统的,恰恰是从来没有这样的人竞选总统成功过。当然我们不管它了,就说她第一,歪曲了美国竞选的实质;第二,她还混淆了不同竞选的含义。

其实议会选举,像国会代表选举的话,那你说没有财力基础的,很多第一代移民就直接选上去了,这些人没有是发财的。换过来说,她所推崇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它是一个典型的橡皮图章制,即使再加上政协的花瓶的话也没有任何手段,就是可运用的手段能够实现她所说的人民主权。

我们举个例子,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它的召开、它的议程都是在前一年的年底开过党代会以后,由党代会给它规定了它才能开。所以它是中共意志的体现,它根本就不存在人民意志的问题。

主持人:那您觉得她为什么要把这两个东西放在一起作对比?她一对比的话,她自己本身给自己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横河:这个在她的第二部分里面讲的非常清楚,实际上牵涉到一个中共统治合法性的问题。她说宪政议会民主的关键,就是说不是经过竞选上台的政权就没有合法性,因此她说这个不适合中国的国情。中国的国情是什么呢?她说人民代表大会制,它没有必要也没有权力给中共的统治授与合法性,就是中共的统治不需要人民代表大会授与合法性。它的合法性,它的统治合法性的来源是来自中共的革命,这个我觉得是这篇文章全部论述最关键的一点,也就是说中共合法性的来源。

主持人:就是因为它打了这个江山。

横河:对,它就是用打江山的合法性来代替坐江山的合法性,实际上即使在中国的文化当中,这个也是不能代替的。你打江山可以的,但是你坐江山你得有天意和民意,这两点它没有,所以它只能回过去。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大家可以看到中共方面提的非常非常多的回到原始的毛泽东思想,甚至更早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其原因就在于它只能用这个来做它的合法性基础,它的统治,曾经使用经济发展作为合法性替代品已经失败了,那么这一段正好说明中共统治是没有合法性基础的。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她这样比较恰恰是自暴其短,因为中共它自己号称是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那你既然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你为什么不敢让大家去选举你一下呢?你要真代表了,人家不就选举你了吗?

横河:对呀!她这一段就是来论证就是说这种人民代表大会制就不需要选票,因为江山是它打下来的。实际上她这一段讲的非常露骨。

主持人:这个文章最后一部分她比较的是西方的三权分立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她认为宪政要求的是权力约束和制衡,而中共现在的人民代表大会制不需要,所以中国现在是有宪法、无宪政,更无宪治。您怎么评论她这个观点?

横河:我觉得她这个正好说出了中国的现状,就是有宪法、无宪政、无宪治,说明什么呢?说明中国的宪法正好是人们认为不属于宪法的那两种,就是“名义宪法”和“字义宪法”,它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宪法。这一段话她想证明的是什么呢?就是中共的权力是不需要制约的,所以就不需要实行宪政,这是她的一个说法。

主持人:就是她很赤裸裸的说我就是专制主义。

横河:对,它就是专制主义,就是非常赤裸裸的说。

主持人:这么看起来她这篇文章讲的确确实实是中国现在的现状,虽然她表面上用了一些很复杂的词汇盖来盖去的,但是实质分析起来就是这样子的。

横河:对,这是中共统治的一个实际情况。其实不仅是中共,社会主义国家它都是共产党统治,不管这个共产党用了什么名字,劳动党也好,什么党也好,它都是一样的,它们共同的特征就是一党专政,这个党拥有绝对的领导权,它有不受制约的权力,这个国家没有独立的司法体系,而且剥夺公民的基本权利。

主持人:这么说起来,是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跟宪政是不能兼容的?

横河:应该是这样的。其实你看社会主义实践从1917年苏联的十月革命开始到现在为止已经96年了,最兴旺的时候是整个一个社会主义阵营,在这么90年将近一个世纪的时候,没有一天没有一个实行社会主义的国家实行过宪政,前苏联是这样、中共是这样,现在的北朝鲜是这样,显然没有一个例外的话就不能说它不愿意实行宪政,而是说这个体制本身能不能实行宪政的问题,就是说这个体制就是这样子的。

宪政和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其实根据我们刚才的分析,它每一条都是对立的,你把对立的机制硬揉在一起,那会出现一个什么怪胎呢?就像现在我们中国讲的理论体系,毛泽东革命和继续革命和现在当权的红色权贵资产阶级所搞的三代表,这两个理论就是对立的,因为红色权贵就应该是毛泽东那个继续革命理论体系的革命对象,那现在你把这两个完全对立的理论体系揉在一起的话,你只能在口头上讲讲,你真的要实行的话,那这个制度马上就垮掉!

主持人:没错。

横河:所以我认为社会主义和宪政是完全不兼容的。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杨教授这个文章,您看他讲的是中国现在的事实,您也觉得他这个观点是对的,社会主义跟宪政是不兼容的,那是不是表示您就同意他这个文章本身整个的观点呢?

横河:这就是这样的,如果我们排除她看上去的这些逻辑混乱以外,她讲的实际上是中共所奉行的整个理论体系,最主要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论体系和中国现在实际实行的这个制度的一个现状,事实上就是这样子的,所以她讲的是一个事实。

她的论证过程就是宪政和社会主义制度不兼容,这是个事实,我现在看不出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理论能够打破这一点,你举出一个它们能够兼容的例子来,是举不出来的。所以她论证的观点没有错,错的是结论。她的结论是什么呢?她的结论是以现在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不能动作为一个基准,在这个基准上说不能实行宪政,因为一实行宪政就妨碍了共产党的领导,就妨碍了宪法里面规定的社会主义制度。

但是问题在于什么呢?问题在于如果说这两者不兼容的话,实际上需要让步的不是宪法,应该摒弃的是社会主义,就是说不是要坚持社会主义,为了坚持社会主义而排除宪政,而是正好相反,就是说要实行宪政的话,必须抛弃社会主义这个理论体系,这才是一个正确的结论。

因为这个理论体系所讲的一党专政它没有权力的制衡,它现在没有证明这个没有权力的制衡不会导致绝对的权力和绝对的腐败,事实上它推崇的是中共的绝对权力。

我们知道现在中国民众意见最大的,排除一些信仰方面的问题,或者是政治方面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在于腐败,而这个腐败实际上已经达到人们所说的绝对腐败的这种程度了,那么它的来源就是中共的绝对的权力不受制约。

整个这篇文章和中共所有的理论文章都没有说出来在排除宪政的权力制约的情况下怎么能够防止腐败?怎么能够阻止腐败?更不谈“字义宪法”上那些字义的东西怎么能够实现?我们现在大家都说回到宪法,不说回到宪政,回到宪法就回到中共的“字义宪法”上的话,现在在鼓吹社会主义和宪政可以兼容的这些人,就是支持这种观点的人,有没有措施可以在中共的权力不受制约的情况下能够实现“字义宪法”上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有没有这样的办法?

主持人:没有。

横河:对,就是共产主义实践的90多年,中共统治的63年证明没有一次机会、没有一种方法是曾经能够让字面上的“字义宪法”上那些措施得到落实的,我看了很多文章也没有看出哪一个人提出一个有效的保留中共的统治能够让“字义宪法”上的东西实现的。

主持人:从我们现在的讨论来看,就是因为社会主义这个制度和宪政它是对立的,难怪今年年初时候的那篇文章《中国梦,宪政梦》它小小的一篇新年贺词就会被删掉,而且会引起这么大的一个震动。这么看来,就是中国现在好多学者幻想着在中共现在的体制下实现宪政应该说是痴人说梦吧?

横河:应该是说不能够实现的,因为要真正实现宪政的话,就必须把宪政最大的绊脚石——中共,搬开来,把这块绊脚石搬掉,中国才可能实行宪政。

──转自《希望之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