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台:“中国梦”为何禁止“南方评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6月1日讯】《南方评论周刊》被迫停刊

习近平给北大学生回信,要求青年“为中国梦奉献力量”三天后,二○一三年五月五日,《南方都市报》的《南方评论》突然失踪了,定于每周日四至八个版面的时政评论周刊当日一个字也没有!报上没有任何解释。读者电话询问编辑部,回答是“因为稿件问题不出”──所谓“稿件问题”,当然不是没有稿件,也不是编辑部未通过,而是“大样”未能通过上面(宣传部)的审读。个中细节,因众所周知的原因暂时无法明说。

继《南方周末》元旦社论被撤版事件,又出现了“中国梦禁止南方评论”,五个月内出现两起南方报系评论遭禁,这表明中国大陆的舆论监督环境每况愈下,跌到三十年来最低谷。可见,习近平对待新闻自由的容忍度,比胡锦涛还要低得多。如果说一个时代改革开放的关键标尺在于民间言论自由度大小,那么,现在可以说:在“胡不如江”后,又来了“习不如胡”,今日中国的人权趋势明显一代不如一代!

这只要看看《南方都市报》十年来言论版面的兴衰增减,一目了然。

二○○二年三月四日,距胡锦涛登基七个月时,创刊五年的《南方都市报》首设时事评论专版,每天以一个版面发表社论和来论;一年后(二 ○○三年四月二日),时事评论专版增加为两个版面,新设来论专版;三年后(二○○六年十月),又扩充为三个版面,新建众论版;一年半后(二○○八年四月),因有评论惹事,众论版撤销,变通为每周新增一个四──八版的《南方评论周刊》;二○一二年以来,每日的时事评论专版由两个版减为一个半版,常常只有一个版,而许多大胆直言的学者专栏都被停止或减量,如徐友渔(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文革史专家)专栏完全被取消,杂文家刘洪波的专栏由每周一次减为一月一次。

《南都报》是中国大陆媒体的改革旗帜,大可一叶知秋。

朱学勤只能叹息

有人怀疑《南方评论周刊》此次被迫停刊与朱学勤评论傅高义新著《邓小平时代》一书有关。传言本期《南方评论》原拟发一组讨论《邓小平时代》的独立评论。

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是著名的自由主义研究专家,其五月五日在海外发表的网文说,四月十九日他在广州参加了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新著《邓小平时代》一书的研讨会,写了篇学术短论,但“竟无媒体是男儿”──虽然南方报系与他关系极好,以往都是恳求他赐稿,但此时这个城市最不起眼的报纸都拒绝他,“哪怕是以谦卑的读者来信方式刊登在最后一版的最后一角”也不行。朱学勤只能叹息:“在中国,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当代问题没有充分讨论的空间,总是要延后时间,变成历史才能言说,故而造成现实评论过于虚浅,而史学研究又过于深厚的畸形景观。”

其实,傅高义《邓小平时代》是一部解读中国梦的一家之言。朱学勤的评论有助于人们判断《邓小平时代》的真正价值。他认为,傅高义在《邓小平时代》一书中的贡献有两点:

一是否定邓小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并没有进行什么总设计,而只善于“摸着石头过河”:肯定群众的改革建议与民间实验,只是一个对百姓的探索说“可以”的“可以先生”。

二是披露傅高义《邓小平时代》虽然“有大事年表的价值”,但个别史料独到,“比如一九八九年戒严开枪之前,有同僚担忧世界舆论尤其西方人的反应,邓小平先生以他独特的语言风格回答:‘西方人会忘记的!’”邓先生如此惊世名言却被事后证明,“邓先生赢了!他看西方要比西方人看他,准确得多。”

显然,朱学勤的评论中,有官方不许提及的六四事件,有与官方不一致的邓小平评价。这也就显示,习近平的中国梦,是建立无声的中国──全国只有习近平一个人的声音和思想,百姓只能有回声与掌声。连学者也不能例外,只能“吟罢低眉无写处”!

中国梦依靠“写信皇帝”

习近平如此厌恶言论自由,他把精力放在什么事上呢?五月六日,《人民日报》回答了这一问题,其新闻“习近平曾给陕西小学生回信、市委书记亲自送信”,让人看到一个崭新的“写信皇帝”──二○○七年底成为储君以来,习近平先后给下面写了近十封信,其特点有四──

收信的对象主要是学生与基层官员,如:二○一三年五月二日,习近平给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二○○九级本科团支部全体同学回信;二○一一年七月,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给杭州市小营巷社区党委回信……。

基本上只给视察过、见过面的人回信,如:二○一○年八月,上海市徐泾镇民主学校八(一)班的农民工子女收到习近平的回信。二○○七年,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习近平看望过他们。

回信从不直寄,而须经各级领导批示学习后再转交。如:二○○九年十一月的一天,原山东寿光任县委书记王伯祥奉令从潍坊赶往山东省委组织部,从省委组织部长手中接到习近平的回信。习近平二○一一年给山东蒙阴县小学生的回信,也由山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亲自送到当事人的手中。

收到回信要制造声势浩大的感恩活动。如:二○一○年,习近平曾给陕西太白县鹦鸽镇中心小学学生包俊丽回信,对当地震后重建的成就感到欣慰。陕西省委书记、省委秘书长对回信作出批示,宝鸡市委书记赶到鹦鸽镇中心小学,亲手将信交给包俊丽。收到回信当晚,学校所在县的县委为此灯火通明地开会;后来鹦鸽镇中心小学修建了“习近平副主席的复信”雕塑。回信的内容刻在土黄色的雕塑上,上有习近平微笑着的头像。

回信全是表扬与鼓励。因为上述种种原因,习近平读到的来信与自己写的回信,全是假大空官样文章,毫无真情实意。据说二○○八年重庆小学生收到的习近平回信,其中赞扬了薄熙来……。

许多百姓读了上述消息怒发冲冠,难怪全国千万访民的上访信都送不到习总案头,习近平从不接见上访者,从不收看普通的人民来信!习新政当然不会将精力放在政治体制改革上,而只会致力于以避实就虚的“转作风”来重振个人迷信,自我造神。如此“中国梦”,全然仿效毛泽东,试图倚仗树立个人权威来救党救国。如此发展下去,二次文革不远矣。

习近平上台先到广东深圳,人以为他在仿邓南巡,其实他是在布置削藩──压缩南方报系的新闻自由度。所以近日许多中国百姓到美国网上签名,要求国际力量到中国调查“朱令毒杀案”等冤案,就是已看透习近平的真面目。

文章来源:《争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