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言陆媒谈及六四与西单民主墙 遭封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6月4日讯】就在中国国内关于宪政的论战正酣之际,大陆媒体《投资者报》刊发题为《让我们继续关心政治》的文章,其中不仅提到了北京西单民主墙,提到了发生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六四”事件,还直接将矛头对准了第五代领导集体的核心习近平。不过,目前该文的很多网页连结已失效,包括香港亲共媒体《凤凰网》、《大公网》等。

文章开篇写道,“如果说现在的微博、微信如同30多年前北京西单的民主墙,或者是像极了1989年初夏北大校园三角地,不知有多少人同意,但根据我的观察,上周微博与官方媒体打起的有关‘宪政’的嘴仗,其激烈程度已经完全不亚于、甚至超出了当年《世界经济导报》引出的争议。那时,官方喉舌可以说懒得与它理论,直接把它关门了了事。”

接着文章开始逐一批驳在宪政问题上发声的中共喉舌。《红旗》杂志发表的文章说宪政是资本主义的东西、与社会主义无涉,《人民日报》随后撰文强调共产党员对党性的忠诚。显然,官媒尝试着向大众说理,同时向党内、党外宣示“坚定”的重要。值得庆幸的是,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显示,微博会遭遇西单、《导报》的命运,尽管官媒的言论一出就受到了微博上“铺天盖地般”的嘲讽。

喉舌最夸张的表达是《解放军报》,它说它所坚持的“主义”是“宇宙真理”;最清晰的表达则要数《人民日报》的子报《环球时报》,它说争取宪政的人们其实质是在政治上反对宪法坚持的东西,至于是什么它没说,但我以为大家都知道。

而文章对习近平的“点名批评”则更为犀利。“据我与圈内人士的交往经验,对中国政治话题的兴趣从十八大前至今,其热度并没有因新领导集体亮相而减低。相反,他们的每一次言论举动都在引起背后意味的猜测。我相信,不同左右的人都在把那些言行、举动朝着自己喜欢的方向解读。直到上周那些有强烈论战味道的文章出来,新领导人的语言环境才逐步被确认——像他要求党员干部重走群众路线所透露出来的一样——他并不是一个新潮的人、更谈不上‘酷’了。在我看来,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恐怕是我们所能遇到的党培养出来的最为彻底的一代人,在他们的教育经历中几乎没有与外部世界的交流和碰撞,而这些在四十年代之前、六十年代以后的人们中间多多少少都会有。”

此外,该文也写道:邓小平留给身后的还有悬念,那就是他划定的禁区。对待这些禁区,是考验一代一代领导人的课题。直到今天,三代领导集体后的答案似乎都是只继承了禁区,却没有继承如何突破它们的勇气 和智慧。“邓将只能作为一个无法超越的小个子吗?”

刊发此文的《投资者报》,主要服务于成长壮大中的中国百万级投资人群,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中国核心城市拥有近10万读者。

学者点评

上海医科大学博士,政治评论员何岸泉在读了《投资者报》总编的文章“让我们继续关心政治”一文后他指出:为何毛敢搞革命,邓敢搞改革?还不是因为他们都是独裁者。独裁者指导并依靠专制权力大力推行的社会改革,都无可避免地带有独裁专制的本性。因此,对于“毛讲打破一切,但他的每一句话又都被视为真理。邓讲大胆试,错了可以改回来,因为真理要靠实践检验,但邓又对改革划定禁区。”这种疑问,在我看来,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何岸泉表示,独裁专制者的任何社会改革,都是他们的独裁专制作品,本意是为他们谋利益和谋幸福的。期望独裁专制者的社会改革,能变出宪政民主的花样来,只能说你是一位坐在剧院戏场里面的观众,恍惚之间,分不清表演和现实。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