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建筑:中储粮大火几多“意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6月4日讯】消防措施森严的国家级储备粮库,竟然发生失控大火,一举烧毁了一亿斤粮食,而粮库负责人居然称“或是意外”——这实在比火灾更令人“意外”。

应该先明确一个常识——在有消防布控的人工设施内发生火灾,没有“意外”,全部都是责任事故。

其火源或可追溯到一个违规的烟头、或是不法分子的纵火,但不可能是天外来火,除人类之外的野生动物也不会取火。总之,火源必定源于某人的责任。

而作为有着严格消防布控的“重点防火单位”,在火灾初起等各阶段未能及时控制,导致大规模蔓延,也必定源于消防措施的失灵,或者工作人员的违规渎职。总之,也直接指向某些人的责任。

在央视萤幕上,粮库负责人对“或是意外”的理由之一是——当天风太大,有七八级。

“风太大”?——它或可以成为原始森林大火难以控制的原因,却不可以作为有严密消防措施的人工设施内火灾无序蔓延的借口。

我国相关防火规范中,严格规定了各种粮囤、建筑物的间距,以及必要的隔离措施,乃至合理布局的消火栓和消防水源——这些措施专为应对各种苛刻情形,包括自然界的风,否则“浪费”那么多面积留几十米的间距干嘛?开卡丁车玩么?

即使某处发生火情,只要其消防监控及时发现,附近消防水龙及时开启,都可以在起火之初将其扑灭;而纵然一个粮仓设施失灵导致火势增大,与其他粮囤数十米的间距、或防火隔离墙也能有效的阻止它蔓延到下一个目标,而周遭的消防设备也可迅速进行支援。

要知道,研究消防规范的专家并不傻,他们洞悉火的规律,包括火借风势的规律。现代的消防间距是趋向于保守的,这就是为何当代不会发生古代那样的城市连片火灾;消防设备的布置更不是孤注一掷的,任何一个点都有两个以上的消火栓水龙可以覆盖,它们很难同时失灵。

龙卷风或许可称为“意外”或天灾,但七八级的大风,恐怕还不够顶罪的资格。固然大风就意味着高风险,而大风是可以准确预报的,类似这样的重点防火单位,都会根据天气形势安排工作预案,越有风越是严防死守。假如人工巡视真的到位的活,也不至于等到小火苗变成火烧连营。

但是,大火一举烧掉了78个粮囤——显然上述“多重保险”的各种措施全部都失灵了。这,才真正令我们“意外”。

粮库负责人的一句话可能部分道出了原因:这座核定容量为7.6万吨的粮库,目前实际容量达到了15万吨,超负荷使用达一倍。

超负荷意味着什么呢?——消防通道被侵占、消防间距被缩减、消防设备力不从心……无论是作为“重点防火单位”,还是一般民用建筑,这都是严重的违规行为,完全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失控后果。

各负各的责任。粮库超载,当然不是一个抽烟的临时工所能决定的,做出相应决策的大领导应该担责。点燃火苗可以是临时工的责任,但令火苗失控烧掉5万吨粮食,是相关领导的主责。

“意外”并没有结束——这场大火早不烧、晚不烧,就在中央巡视组进驻中储粮的时候烧,不禁令人平添遐想,各种“阴谋论”纷纷出炉:有说一把火烧掉硕鼠亏空的,有说新粮被卖旧粮充数,干脆一把火让它看不出成色的……众说纷纭。——我们不赞成造谣传谣,但是时间节点的巧合是否仅仅是“意外”,新粮旧粮之类的传言能否证伪,还需要第三方的权威答复,否则谣言不止。这个权威答复我们还没有等到,但我们已经等来了辟谣。

大火烧掉了上百万人一年的口粮,若是放在困难年代,必定令上百万国民饿死,是了不得的罪孽。即便在温饱无忧的今天,也格外令人痛惜。而假如“天下粮仓”的管理竟是如此松懈,更难免令人担忧起粮食安全的脆弱,这是国家战略级的风险,不是小事。

当事方提供的直接经济损失为“上亿元”——不算其他,光算粮食,或烧坏或水浸近一亿斤,无论是玉米还是糙米,市价都得好几块一斤吧,算下来就得好几个亿。——才损失“上亿元”的话,大概指的是收购价吧,这是农民为国家做出的贡献,不代表其实际价值。

烧毁了这么多粮食,主流媒体鲜有严厉谴责;而关于“巡视组”的传言一出,既有媒体出面辟谣,称两者并无关系——局外人安知?又何故如此猴急?

把灾损做小,把大事化小,这种手法意外吗?不能算意外,我们见多了。而有关机构对灾难损失无动于衷,对领导名声却紧张之至——这种态度意外吗?在我们的见识里,也不能算意外。

当然出了我们这个国家,以上全都是百年不遇的“意外”。不意外的,只有这场早已注定的大火。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