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岩:三问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6月6日讯】中共新华网2013年6月4日登出流氓文章一篇,说,“几个身穿制服的人揪着中间一人的头发,在其指缝中夹着牙刷,手上满是血迹;一人后背上血迹斑斑,被五花大绑着蜷缩在地上”。乍看觉得奇怪:难道中共终于开始招供了?恶狼不吃人了?!接着看,中共果然本性不改,是在更加无耻地大耍流氓。该文居然声称,这是“嫌疑人……企图以真人模拟演示的形式”“伪造”“法轮功人员在监狱遭受酷刑迫害的照片,以达到歪曲事实、散播谣言,抹黑中国形象的目的。”看罢不由慨叹:的确,中国形象真让中共流氓败坏完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四年,现在还装清白,不是流氓恶棍还能叫什么呢?

一问中共:你们敢公布黑狱中的酷刑现场照片和实况录像吗?

今年五月明慧网上有一篇辽宁法轮功学员写的文章,题为《在马三家劳教所毒打折磨我的恶人》。文章说,“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那些迫害者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谁打你了?谁看见啦?有能耐你去告呀……”

“正常人一听这话便知是在耍无赖,说者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可是他们没有想一想,其实每一个受害者都是一本账单,记录着行凶者的犯罪事实。当清算罪行时,买单的会是谁呢?”

“我被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过两年多,曾遭遇过死人床、大挂、抻刑、犯人按压被狱医灌食、开口器撑嘴灌食、长期戴手铐、暴力殴打、冷冻、凳子压体长时间面壁跪姿体罚……当我走出马三家时,几乎是个废人,连刷牙都得用手撑住水池边儿,因为腰部已经承受不住身体的一点点倾斜。”


中共酷刑重组示意图(图片来源:明慧网)

相传中国宋代有个叫田登的人做了州官,为避其名讳,人们在谈话时不能说与“登”同音的字,比如要说“点灯”,只能叫“点火”,以至于元宵节官府放灯、民间观灯、赏灯时节,衙门张贴安民告示,都只能说“本州依例,放火三日”。因这则笑话,“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已成为中国大陆人嘲讽与抨击那些欺压百姓、为非作歹的当权者的经典佳句。可如今的中国大陆,已经是“流氓恶棍害人无度,善良受害状告无门”!

这就是中国真实的现状,一个几亿人(法轮功学员、其亲朋好友同事邻里)忍受了十四年的现状。真是把中国古老文明之邦的脸面丢尽!

中共及其所有流氓文人、流氓打手,你们敢把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劳教所受酷刑折磨的现场照片和实况录像拿出来公布于世吗?好汉做事好汉当,那样才省得众多受害人用真人重组现场、画图重组现场、甚至请画家用油彩描绘现场等许许多多的周折!

二问中共:所谓“天安门自焚”的现场实况录像,你们敢原原本本地公布于世吗?

被江泽民的姘头塞进中国大陆中小学课本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欺骗了多少青少年,在多少无辜青少年的心田里种下了仇恨法轮功的种子。可是,刘春玲到底是怎么死的?刘春玲的女儿刘思影是怎么失去妈妈的、自己又是如何失去生命的?


是自焚还是骗局(图片来源:明慧网)

那个黑乎乎的王进东,他两腿间盛满汽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在他喊出那句似是而非的口号之前,身边警察手中的灭火毯在他头上悠闲地摇来晃去,没有丝毫灭火的急迫。

还有那些在现场近距离拍摄特写的摄影记者、导演,以及把刘春玲从头部击毙的穿军大衣的,都是些什么人?

中共及其流氓文人和流氓打手,既然是突发事件,你们为什么有现场实况录像?既然有现场实况录相,你们敢把实况录像原封不动地向全世界公布吗?!

三问中共:你们敢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场照片和现场实况录像原封不动地公诸于世吗?

斥问中共及其流氓文人、流氓打手,你们敢把上述及所有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场照片、实况录像、文件记录,统统拿出来、原原本本地公布于世吗?!你们不敢,你们是彻头彻尾的流氓无赖加小人懦夫!你们活着是行尸走肉、今朝有酒今朝醉,死后是无间地狱的鬼,永无出头之日!

“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全部都报!”呼吁所有不愿为中共陪绑陪葬的人们,赶快声明退出中共,为自己争取光明的未来。已经跟中共随波逐流参与了作恶的人们,中共作恶的所有记录都是你们立功赎罪的工具,赶快退出中共、将功赎罪!

文章来源:明慧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