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镉大米和土壤污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6月25日讯】十一年前中国10%大米已经镉超标

二○一三年五月十六日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网站公布了第一季度餐饮食品抽验结果,百分之四十四点四的大米及米制品抽检产品发现镉超标,引起了人们再度对重金属污染食品的重视。中国除了镉超标的大米外,还有铅超标的大米,砷超标的大米,镉超标的小麦等等。其实早在二○○二年中国就发现百分之十的大米存在镉超标的问题。中国每年的大米产量在二亿吨左右,百分之十就是二千万吨左右,十年累计就是二亿吨镉超标的大米。这些大米到哪里去了?是下架了?还是像林则徐虎门烧烟那样被销毁了?都没有。这二亿吨镉超标的大米都上了餐桌,进入中国百姓的肚子。

中国政府和中国科学家们对镉大米的严重危害是了解的。一九五五年至一九七七年,日本神通川流域河岸出现了一种“痛痛病”,患者骨质疏松、骨骼萎缩、关节疼痛,最终衰弱疼痛而死。后经调查研究发现,是有色金属冶炼厂排放的含镉废水污染了水体,污水浇灌了农田,污染土壤。在污染土壤上生产的稻米镉超标。食用镉超标的大米,使镉在体内累积而得“痛痛病”。

为什么日本人食用镉超标的大米就会得“痛痛病”,而在中国,人们长期食用镉超标的大米却没有“痛痛病”病例的报导呢?其实,这就和三聚氰胺事件一样,婴幼儿食得了肾结石,但是医生没有胆量写出造成这疾病的原因是喝了三聚氰胺超标的奶粉,法院也没有胆量做出让奶粉生产厂家作出赔偿的判决。

持有合法执照的污染

中国政府一直声称,中国不会重复工业国家先污染后治理的发展道路,而是走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道路,并且对走这条路十分自信。其实中国一直在重复工业国家先污染的老路,并走不治理的邪路。

镉超标的大米产自镉污染的农田,工业污染和农药化肥污染导致了农田的污染。据报导,中国六分之一的农田遭受严重污染,长江中下游、珠江流域的农田大部分被重金属污染。

虽然中国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和世界发展的进程有过脱节,但是中国在环境保护立法方面,一直还是处在世界前沿的。根据中国的环境保护法,无论上一个什么项目,都需要做一个工程环境评估报告;企业单位要排放废气、废水、废物要获得环保部门颁发的排放许可证。污染环境要受到法律制裁。

中国百分之十农田的重金属污染来自何方?只能笼统地讲,来自工业,来自化肥。不能具体讲,不能像日本那样指出三井矿业是罪魁祸首。在中国,政治家、企业家和科学家,这些自称为精英的人,组成了利益集团。到目前为止,中国从来没有建造过一个对生态环境“弊大于利”的项目,每个工程环境评估报告的结论都是“利大于弊”,因为只要这个项目对利益集团有利,科学家撰写的工程环境评估报告的结论就是“利大于弊”;只要这个项目对利益集团有利,环保部门就颁发废气、废水、废物的排放许可。中国的污染是持有合法执照的污染。

根据二○一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博讯北京记者报导,国家环保部长在过去十多年,通过亲友设立多家顾问咨询公司,收取污染企业“公关费”,让重度污染项目过关。最新资讯显示,贩卖“排污许可证”的重点是中央企业,因为中央企业有“国家利益”的挡箭牌,不易被揭发和处理。被关照的中央企业有:中石化、中石油和中国铝业等很多项目。

土地污染分等级指标

中国官方说,十分之一的农田严重污染。也有不赞同的意见,认为五分之一的农田有严重污染。中国人分三六九等,领导打个喷嚏,可能就有几十个专家来会诊;一个普通百姓发烧到三十八度可能也只有硬挺。这污染也和人生病一样,也分等级。

中国按所在的位置将农田分为三等。以镉为例,三种土地污染指标是完全不同的:I类土壤环境质量执行一级标准,镉含量为每公斤零点二毫克,即镉在自然状态下的含量;II类土壤环境质量执行二级标准,镉含量可高达每公斤零点六毫克;III类土壤环境质量执行三级标准,镉含量可高达每公斤一点零毫克。这三类土壤都可以是农田,都可能种植大米。在III类不污染的土壤上种植大米,因为镉含量可高达每公斤一点零毫克,就可能产出镉含量超标的大米。

什么是土壤镉污染?当土壤中的镉含量超过自然值时,土壤就出现了镉污染。从这个意思上来说,中国农田严重污染的数量远在十分之一以上。有报导说,广东省仅剩百分之十一的土壤为净土,应该是比较符合实际。

“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社会

城市的领导说,污染的工厂不能留在城里,污染的工厂要搬迁到农村,现在污染的工厂分布在稻田中。科学家说,可以用工厂的污染废水来灌溉农田,即为工业省了污水处理费又为农业增加肥料,政治家把这作为国策持续了几十年。污水处理厂不处置剩余淤泥,而是将淤泥当作肥料卖给农民。环保部说,我知道污染的农田在哪里,但是不能告诉公众,更不能把它标注出来。农民说,在污染的农田上长出来的稻米我们自己不吃,卖给别人。稻米加工商说,检查出来的镉超标的大米,不卖给本地,卖到外地去。中国还有一万两千座工业废渣库,随时都有溃坝的可能。企业希望借暴雨洪水的机会,将这些有害物质冲入河道,政府也听之任之。

如何杜绝镉大米的再产生?如何治理污染的土壤?政治家们束手无策,科学家劝老百姓食用不同产地的大米或者干脆少吃大米。在这样一个“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社会里,从二○○二年到二○一三年,中国人一共吃掉了二亿吨镉超标的大米。看来今后还要继续吃下去。不远的将来,患“痛痛病”的中国人就剩下一个最简单的梦:一个没有污染食物、没有污染农田的中国。伴随这个梦的是痛、痛、痛的呻吟声。

──原载动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