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穷县高利贷崩盘 市民几近血本无归游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7月8日讯】(新唐人记者宋风综合报导)陕北榆林的绥德县城为国家级贫困县,但满城都放高利贷,集资额度达到30亿,年初出现挤兑潮后,贷款公司无法偿还贷款,当局想给投资者按10%的本金兑现,市民损失惨重。目前,榆林绥德县多家投资公司不再开展业务,一家开展业务的公司表示对于所有的存款无论是否到期均不偿还利息,本金只能提取10%~20%。

很多投资者们为了讨回钱,7月7日上街游行,并打出多条“偿还血汗钱”的横幅,并要求当地政府有所作为。随着中国经济的下滑和“钱荒”的严重,上街讨回钱的事只会越来越多。

满城皆放高利贷

绥德县位于陕西能源集结地榆林,在陕西省排名倒数第二,在全国也被列为贫困县。然而,至今绥德县云集了17家投资公司或者小额贷款公司,资金总量接近30亿元,直接参与民间借贷的人数超过4000人,间接的关联人数接近10万人。因此,在当地被戏称“满城皆放高利贷”。

今年6月1日,榆林市浩怀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浩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被刑事拘留;6月6日,公安机关又提请检查机关对绥德县瑞意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卫东进行逮捕。这些曾被绥德县称为“财神爷”的风云人物瞬间锒铛入狱。

按照浩怀公司与投资者签署的协定,投资是根据时间的长短呈现阶梯型获息,存款1季度1.3分获息,存款半年则涨至1.6分,存款1年以上利息则高达2分钱。也就是说,1万元1年将产生2400元的利息。所以,在此诱惑之下,当地人开始疯狂地借钱放贷,有的向亲朋筹集,有的从银行贷款。

很多工薪族深陷这次高利贷崩盘风波,其中不乏公职人员。

目前,绥德县其余的投资公司或者小额贷款公司也相继关门或者停止业务,观望浩怀公司、瑞意公司的风云变化,以此决定自身的策略。

高利贷崩盘 当局难逃其责

消息人士称,本次首先崩盘的也是非法集资数目最大的浩怀公司就多次受到省市县表彰。其在2008年被榆林市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授予守合同重信用的企业,在2009年被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授予陕西省守合同重信用企业,在2010年又被中共榆林市组织部、榆林市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党委评为先进基层党组织。同时浩怀公司的法人杨浩也屡屡受到市县相关部门的表彰。

消息人士提供的资料显示,在浩怀公司里,有已经离休的绥德原副县长薛茂丰,还有已退休的绥德政协原副主席王智以及诸多科级以上的退休干部。

当局参与投资公司赔偿 涉嫌资产转移

当局认为,这些投资公司是真的已经资不抵债了。

但是斥入钜资如今却血本无归的所谓投资者,却并不这么认为。有瑞意投资者认为,瑞意公司2012年1月5日注册成立,截至法人徐卫东被带走,历时1年半,融资金额约2.5亿元,依照徐卫东的平时作风,徐卫东并不是一个挥金如土的人,所以他的钱应该还在,他名下的资产偿还瑞意公司投资者的本金应该是不存在问题的。

徐卫东给投资者提供的瑞意公司资产清单显示,徐卫东在榆林清涧县有楼盘一处,占股13%,在绥德30米大道有四间门面房,在榆林有一家四海酒店,在西安有一家聚泽酒店,在榆林市榆阳区有地皮。同时还在不同的地方拥有多套单元房。简单地从这份列表上看,徐卫东的资产足以偿还瑞意投资者的本金。

但当局公安机关公布的瑞意公司的资产则明显和徐卫东提供的瑞意公司资产列表的登记有所差异:其中,徐卫东在榆林清涧县楼盘的13%股份,已经以2000万元的价格抵债给了现任绥德水会局总经理的瑞意公司投资者。但是投资者认为,清涧县楼盘的13%股份绝不仅仅值2000万元,所以这种低价抵债,实质上就是一种资产转移。

同时,还有消息人士表示,在绥德高利贷崩盘之前,瑞意公司虽然对于大多客户不予以兑现资金,但是仍然有大量的资金流出。其中在4月18日,从徐卫东的账户就流出1336万元,5月份又从徐卫东的账户流出400余万元。对于上述流出的资金,至今绥德县公安机关并未向瑞意公司的投资者做出解释。

一位熟知当地高利贷内情的人士透露,当地政府已经从6月2日起对浩怀投资者按照10%的原始本金进行一次性兑现。但没有得到投资者的积极回应。

知情人士担忧,如果浩怀公司的兑现方案可行,那么即使瑞意公司的账面有钱,也会按照比例兑现本金,但是绝不会比浩怀公司高出太多,其余没有被查封的投资公司或者小额贷款公司也会照猫画虎,按比例兑现。

现在绝大多数家投资公司已不营业。两家照常营业的公司表示,对于不到期的存款,即使放弃所有的利息也不能兑现。有一家公司则表示对于所有的存款,不管是到期还是不到期均不偿还利息,至于本金,则只能提取10%~20%。

一位投资者表示,如果此次当局处理不好这两家公司的破产程式,其他的投资公司也会纷纷效仿这两家公司搞破产或者直接跑路。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