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天伦:从统计数字看中国经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7月19日讯】要谈中国的经济,就要看中国的数据。经常有人说这非常荒唐,数据本身都是假的,你还谈什么哪!? 但在目前没有别的更好的数据可以作为依据的情况下,也只能分析这些由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官方数据了。实际上即便是用这些数据也可以窥探中国的经济状况。

GDP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从整体的中国经济来看,对比前几年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大幅度下降。2012年实际上是过去13年来增长速度最慢的一年——GDP增长率7.8%。

我估计中国的增长率以后都不会像前些年那样高了。我们从中国2012年的统计数据就可以看得出,中国去年经济增长减慢是全面的,不光是投资,还有出口,房地产,各方面都在减慢,整体的人口结构的变化也很大。

出口

我们先看出口吧,去年中国的出口增长7.9%,但在2011 年增长25%,2010年增长31%。中国出口在过去的20年来基本上都是在20%以上的速度增长。中国的经济快速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出口拉动的。

现在出口降下来,也有好多原因。其中国际经济不景气确实是个因素,还有就是中国本身的竞争力下降了,因为它的成本上升了,劳动力越来越紧缺,几年来工资成本已经大大上升了。

劳工市场

从劳工市场来说,我们可以看到去年中国15岁到59岁的劳动人口实际上比前一年下降了345万。也就是说,年均下降了千分之四。如果按照这个速度下降的话,必然会影中国的经济增长。

过去三十多年来,中国出口受益于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带来的低廉的劳动力。然而这种劳动力资源从2012年起已经开始萎缩。中国的人口结构变化已经成为推高劳动力成本的一项主要因素。换句话来说,就是过去的所谓独生子女政策的人口红利给中国带来的GDP的增长现在已经成负效应。因为现在劳动人口是在下降,并且这种下降趋势将会持续几十年。

投资

投资过去也一直都是中国GDP增长的一个动力。但是实际上去年投资的增长率大幅度减慢了,由24、25%的增长率下降到20%多一点。尤其是房地产投资,增长率下降速度就非常地明显,从27、28%的增长率下降到16%。这些都是直接影响中国GDP增长的关键因素。

我认为中共长期以来靠投资来拉动GDP的模式,本身就需要改变。过去十多年来以高投资推动GDP,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如果还不控制,不提高这个投资质量并且改善环境的话,对社会的影响、对整个的生态平衡都非常不利,而且对于中国的经济和人民生活水准及素质都会带来非常不好的影响。

消费

再从消费来说,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实际上是逐年下降。从60年代、70年代的百分之五十多一直下降,下降到现在的30%多。而这个下降的原因,我觉得主要是分配的不公,也就是收入的不均。

从中共最近公布的基尼指数,也可以看得出。官方公布的基尼指数超过0.47。通常把0.4作为贫富差距的警戒线,大于这一数值容易出现社会动荡。然而,西南财经大学公布的中国基尼指数2010年已达0.61。也就是说现在很多人实际上并没有因为经济增长而得到很多好处。他们的收入增长并不是很多。尤其是中国房价过高,他们很大的一部分收入都用于支付房屋,还要放在医疗保险,还有教育等等这些方面的支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消费占GDP比例逐年下降的根本原因。

收入

从中共的2012年的经济统计来说,整个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的人均收入增长都非常可观,大概是10%左右。那么为什么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中国青年报》的问卷调查,说到2012年的收入情况,70%说他们的收入没有增长。那如果国家统计数据表明人均收入增长了10%甚至还多,但又有70%的人说他们的收入水准没有增长,这就是非常矛盾的一个现象。

实际上也不矛盾,他们是“被平均”了。就是说有很少的一部分人,他们的收入增长极高,所以把其他人的收入平均数拉高了。一个中国流行的顺口溜:咱村有个张千万,后面有九个穷光蛋,平均起来算一算,个个都是张百万。非常形象地解释了这个中共国家统计局给出的人均收入数据偏高的现象。

扭曲的经济发展模式,加上中共现行社会制度带来的问题——包括腐败、金融抑制、资源价格不合理、垄断等等,都导致了收入分配的不合理。多年来这些问题在日益地加剧,贫富不均的问题越来越严重。由于贫富不均还带来社会不公的问题,已经成为中国全社会的焦点话题,上上下下、体制内体制外无人不谈。很多维权抗议也都与此有关,社会的矛盾越来越尖锐。这些已经成为中共所必须面对的问题。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