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7.20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个人战争

【新唐人2013年7月19日讯】法轮功被迫害至今已经14年,虽然这场迫害是以中共的名义发起的,但实际上却是江泽民发动的一场个人战争。

一、4.25江泽民一意孤行,决定迫害法轮功

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要求释放天津被抓学员,保障法轮功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允许法轮功的书籍通过正常渠道公开出版。

4.25和平上访,作为“6.4”之后中国最大的一次群体性事件,因朱镕基总理的妥善解决而和平落幕,海外媒体一片赞誉之声,既赞赏法轮功学员的和平理性,也赞赏朱镕基政府的开明,并称这是中共建政后官民第一次和平理性的对话,是中国政府向文明社会迈进的里程碑。

然而,这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却引起一个人暴跳如雷,这个人就是江泽民。 江泽民既妒嫉朱镕基在国内、国际的开明形象,又妒恨法轮功的和平理性,更妒恨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国内外的影响力。江泽民因妒生恶,最终丧失理智,赤膊上阵,掀起了一场空前绝后并延续至今的残酷迫害。

4月25日当晚,江泽民第一次在没有征求任何人意见的情况下,模仿毛泽东“炮打司令部”的做法,给政治局全体人员写了一封信:“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信中还污蔑法轮功“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无联系,幕后有无‘高手’在策划指挥?”“必须尽快采取得力措施,严防类似事件的发生。”

4.25的第二天,政治局常委开会讨论法轮功问题时,七个常委,除了江泽民之外,其他人都明确表达了反对意见。朱镕基刚说:“让他们去炼吧……”被妒嫉心驱使至发狂地步的江泽民立即就跳了起来,指著朱镕基的鼻子叫喊“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朱镕基心知肚明,不再言语。

罗干小心翼翼地问:“那总书记说怎么办”?“灭掉!灭掉!坚决灭掉!”江泽民挥着双手喊道。整个政治局会议期间,江泽民又跳又叫,声嘶力竭。其他常委看到江这个样子,都沉默了。

其实,江泽民如此气急败坏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原因,就是乔石对法轮功的支持。乔石,无论资历、人品都远远超过江泽民,且其顾全大局的做法一贯为江泽民所妒恨,由于乔石1998年做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出于一种偏狭的变态心理,因为乔石支持法轮功,江泽民就偏偏要镇压,而且要往死里打。

二、江泽民成立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

江泽民无德无能,又专横跋扈,对自己作出的任何结论从不提供任何论据和论证过程,在法轮功的问题上,也全然不顾法轮功和平、理性并且已经给亿万民众带来身心改善的事实,在4.25之后、7.20之前,江泽民蛮横专断的要求所有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在职干部、离退休干部,所在单位的党团组织和行政部门的领导都要停止修炼法轮功,并“在思想上划清界限”。

即使这样,江泽民仍感到大多数政治局委员乃至常委都在镇压法轮功的问题上相当冷漠,包括朱镕基、李瑞环等。因此,江泽民决定成立一个听命于它的跨部门领导小组,这就是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由李岚清、罗干等人负责,职能是专门负责策划和发动对法轮功的大规模镇压。因该小组成立于6月10日,故简称“中央610办公室”。

“610办公室”的成立既没有得到全国人大的批准,也没有国务院的同意,而是江泽民利用自己的独裁权力,采用非正常手段,绕过宪法和法律,架空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以及国务院,绕过正常的经费和人员编制审批,凭空组建的凌驾于各部委及公检法之上的不折不扣的非法组织。

“610办公室”设立和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调动所有国家机器,包括军队、公安、武警、国安、司法、人大、外交、教育、媒体以及企事业单位,花费超过一场战争的费用残酷迫害手无寸铁却善良忍让的法轮功群体。“610”这样一个非法的、邪恶的组织,人类的任何法律、组织和机构都无权产生,江泽民却因一己之私凭空制造出来,并持续存在十四年之久,这正是人类文明的耻辱、中华民族的大不幸!

“610”的组长虽然是李岚清,但实际上,它的总头目就是江泽民,所有重大密令都是江泽民传达下去的。江怕留下证据,其在向中共所有体制内机构下达命令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没有书面命令和通知,只有口头传达,从来不敢落款,而且规定所有听传达者不许录音、不许录像甚至不许文字记录。如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等密令,一直都用“指示”和“口令传达”等手法下达。

三、7.20开始的疯狂镇压

7月19日,江泽民召开中共中央高层会议,以总书记的身份下达了开始镇压的命令。7月20日,江泽民下令进行了一场遍及全国范围的大逮捕,所有被认为是法轮功“骨干”的成员都被中共拘留或带走问话。江泽民扬言:要在3个月内消灭法轮功。

当时的中共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庞大的军队、武警、公安、劳教、监狱系统,还有2000多种报纸、杂志、上百家广播和电视等宣传机构。一夜之间这个庞大的国家机器忽然全力运转,全方位配合江泽民做恶,将恐怖和谎言传播至中华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和神经末梢。全国的报纸、杂志、广播电台和所有的电视频道开足马力,24小时反复播放所谓的“揭批”文章和节目。警察把修炼群众从每一个炼功点赶走,将不服从的人押上警车抓走。所有的工厂、企业、学校、街道都要组织人们集体收看批判法轮功的新闻和节目。各国的中国大使馆也开始组织当地华人开“揭批会”,并向各国政府散发诋毁材料。全国上下烧书、抄家、抓捕、人人表态支持镇压,以及广播、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宣传抹黑,其邪恶和疯狂程度远远超过媒体不发达、互联网还没兴起时的文革。

看到江泽民倾尽全力镇压法轮功,不少社会学家当时估计,“以中国政府的力量,法轮功坚持不了一个星期。”

不过旁观者看错了,江泽民也失算了。以江泽民的弱智和小心眼,他到死都不会明白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法轮功既没有什么组织,也没有什么“领导”;既不存在什么“骨干”,也没有所谓的“负责人。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有其社会工作,每个人也都是按照《转法轮》的要求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法轮功学员的境界岂是人渣败类、蛤蟆转世的江泽民所能理解的。

江泽民大规模抓捕“负责人”、“辅导员”的做法不仅没收到它期望的效果,反而使更多的学员也都站出来,人人都成了讨还法轮功清白的“负责人”,义无反顾地承担起和平请愿和讲清真相的作用。

从7月20日凌晨开始,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从各地涌向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上访,为自己的合法炼功权利申诉。善良、真诚、朴素、可敬的法轮功学员或步行、或骑自行车、或转汽车、或坐火车、或乘飞机。他们穿山越岭,突破中共层层封锁和阻拦,赶赴北京,为的就是向政府澄清事实。他们哪里知道,他们所要澄清的事实,江泽民比谁都清楚,邪气十足的江泽民唯一的目的就是镇压。

在随后的几个月里,汇集北京城区的上访学员人数,最多时超过30万,而北京城近郊区长期以来都维持大约70万为法轮功上访请愿的学员。这些人从政府官员、军人、知识份子、学生、商人到普通农民,从小孩到白发苍苍的老人都有。有些远在四川、云南、黑龙江、新疆的农民,甚至包括有些一辈子从没有出过远门的农村妇女,也毅然踏上了千里上访的遥遥旅途。一名吉林白山的妇女,在坐车去北京上访的时候被警察截在了辽宁,并被没收了所有的财物。她孤身一人,逃出警察局,从漫天风雪的东北,沿路要饭,走到了北京。一个四川农民在被北京的警察盘问时,打开自己的包袱,将9双穿烂的布鞋送到警察面前,说:“我走了这么远才到这儿,就为了说一句心里话。法轮功好!政府错了!”

江泽民对上访法轮功学员的罚款、监禁、开除公职,以及家庭连坐、单位牵连等手段,丝毫没有动摇法轮功学员的信念,江泽民简直无法相信,也永远不会理解。江泽民由此更加妒嫉李洪志先生,同时也更使它急于把法轮功镇压下去。

四、江泽民“立法”

中共的斗争史上,上至中共党魁(如刘少奇),下至布衣百姓,中共若想打倒谁,几乎没有三天不倒的。然而,面对法轮功,中共积累的几十年的整人经验第一次不灵了。

迫害法轮功,于理不合,于法无据,时间一长,江泽民不得不为迫害找依据。1999年10月25日,江泽民在接受法国报纸《费加罗报》采访时,第一次污蔑法轮功是“某教”,第二天,《人民日报》便发表了同样标题的社论。随后在江泽民的授意下,1999年10月30日,人大推出了一个所谓惩治“某教”的决定。令国际社会好笑的是,江泽民居然迫不及待的命令法院依据这个10月30日通过的“法律”对早在7月份就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判刑。

“罪刑法定”和“法不溯及既往 ”是《刑法》的两条基本原则,通俗地说,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的,就不能被判有罪;新法律不能对它颁布之前做出的行为定罪。但是江泽民却用10月份制定的“法律”去给7月份以前法轮功学员的行为定罪。据说过去有个“百发百中”的“神箭手”,他的诀窍是先射出一箭,然后以中箭处为圆心画靶子的圆圈。中共正是依靠这种手段保持着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

必须说明的是,至今为止,中共没有一部法律规定法轮功是“某教”,没有一部法律规定法轮功违法,没有一部法律取缔了法轮功。公安部的《公安六条》没有法律效力;江泽民的话和《人民日报》的社论更不是法;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解释为事后立法,且违反宪法,为“非法之法”;两高的司法解释是事后解释、越权解释与违反宪法的无效“黑法”、“恶法”。江泽民企图利用法律迫害法轮功,却向全世界展示了:它是个最大的法盲。这些年来中共司法机关在江泽民、“610”的操纵下,反复利用《刑法》300条,冤判法轮功学员,大量适用上述的“非法之法”与违法的“黑法”、“恶法”,江泽民裹挟中共司法人员,将法官、检察官变成一个个穿着法袍、制服耍流氓的傀儡和司法败类。而真正利用中共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的正是江泽民及其血债帮成员以及那些卖力迫害法轮功的各色人渣。

五、江泽民进行国际公关

国际公关,一般是外交部的工作,不过在法轮功问题上,江泽民连常规的国际礼仪都抛诸脑后了,亲自出马为迫害法轮功进行国际公关,丢尽了中国人的脸。

《真实的江泽民》一书披露:1999年8月13日,江泽民在大连与到访的塔吉克总统拉赫莫诺夫举行会谈的时候,主动向客人介绍迫害法轮功的情况。

1999年9月在纽西兰举行的APEC会议上,江泽民作出了一个很不寻常和很不符合身份的举动:给各国领导人,包括当时的美国总统柯林顿送反法轮功的小册子,使与会的各国首脑大吃一惊。

1999年10月25日江泽民对法国进行国事访问前夕,接受了法国《费加罗报》社论委员会主席佩雷菲特的书面采访,早于中共的任何文件和媒体将法轮功称作“邪教”,再次证明江个人作出了镇压的决定和持续的推动。

2000年9月,江在接受美国CBS电视台60分钟主持人华莱士专访时,信口雌黄的编造说法轮功创始人自称是菩萨和耶稣转世再生,又说法轮功已经造成数千学员自杀。鉴于法轮功所有的书籍和影像作品都是公开的,翻遍了法轮功的书籍和讲话,也没有发现任何上述有关菩萨耶稣之类说法,而且凭空捏造出“数千学员自杀”,比中共喉舌媒体1999年捏造的“1400例”死亡总人数还要多出许多倍,充分证明江泽民本人就是中共污蔑法轮功的始作俑者。而且为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已经到了胡言乱语、神经错乱的地步。

六、策划、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

江泽民从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至2000年10月,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甚至不断遭到质疑,
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除李鹏、李岚清外,朱镕基、胡锦涛、李瑞环、尉建行四人反对继续镇压法轮功,已超过半数。

为了坚持迫害,并掀起全民仇恨法轮功的情绪。江泽民不得不多次找罗干密谋如何制造轰动效应,并要求罗干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于是,2001年1月23日,中国农历的大年三十,在天安门广场上演了一出震惊中外、史无前例的火烧活人的大惨剧“天安门自焚”世纪伪案。

两个小时之内,新华社即向全世界发布英文消息,称五名“法轮功练习者”在天安门“自焚”。《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如此悲惨和荒谬的镜头一经播出,把民众的愤怒情绪挑动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很多人把自己以前看到的法轮功的神奇和法轮功学员做的好事全都忘记了。好象政府的说辞比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还可靠。在江泽民的亲自命令下,全国大小媒体掀起新一轮批判高潮:揭批声讨,访谈表态,中央电视台反复重播,一定要做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使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扎上根。

虽然“自焚”伪案抛出后,海外媒体迅速制作了纪录片《是自焚还是骗局?》的电视片,全面揭露中共的自焚骗局,但这场罪恶的谎言却流毒甚广,直到现在有些人还被“自焚”伪案蒙蔽。而在这场“自焚”惊天大案中,受害者不仅仅是“自焚”伪案的参与者,也包括亿万中国民众。江泽民因一己之私发动的个人战争,却裹挟全体中国人做其垫背,为迫害买单,其邪恶程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从1999年至今的14年里,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犯下的群体灭绝罪行罄竹难书。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已有近400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超过10万的学员被非法劳教,数千学员被关进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成千上万的学员遭到活体摘除器官。
  
转眼间已经14年了,面对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最阴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秉承“真、善、忍”的理念,持之以恒,一如既往的反迫害,讲真相,唤醒可贵的中国人,并引导著全人类走向无限美好的彼岸。其大善大忍的胸怀,为人神共鉴,有天地为证,感动了上天,赢得了国人和世界的尊敬和支持。而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及其追随者已在国际上被多国起诉,难逃天上、人间、地狱布下的恢恢法网,等待它们的将是形神全灭的彻底淘汰。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强权永远征服不了信仰,法轮大法群体慈悲济世的威德,必将穿越时空,和宇宙同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