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漫步】大唐盛世帝王养生酒-葡萄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7月24日讯唐朝近三百年中不断地与域外周边的胡人的以及来唐的外国人融为一体,不断地吸取新鲜血液,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对各种宗教信仰、各种文化兼收并蓄,缔造出中华文明史上光彩夺目的一页,在一千多年前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多元文化。

人们“慕胡俗、施胡妆、著胡服、用胡器、进胡食、好胡乐、喜胡舞、迷胡戏、胡风流行朝野,弥漫天下。在着装、饮食上的表现是上层社会对胡服、胡食的态度已经不是作为一般的生活点缀,有的人甚至发自内心的热爱外族服饰、外族饮食。《旧唐书.舆服志》云:“开元末,太常乐尚胡曲,贵人馔御,尽供胡食,士女皆衣胡服。”

葡萄酒正是在这样开放的大时代、大背景之下在唐代社会的流行。本来葡萄和葡萄酒作为中原之外的物种和酒类从汉代甚至更早就已经引进了,但是栽培葡萄、酿造葡萄酒和创造葡萄酒文化上取得了飞跃的进步是在唐代。其中唐太宗李世民和后来的历代帝王对此的推动作用尤其深远。

《太平御览》记载,唐太宗从高昌国(现在的吐鲁番)获得马乳葡萄种和葡萄酒法后,不仅在皇宫御苑里大种葡萄,还亲自参与葡萄酒的酿制。酿成的葡萄酒不仅色泽很好,味道也很好,并兼有清酒与红酒的风味。大臣魏徵擅长酿制葡萄酒,他曾亲自写诗称赞魏徵酿制的葡萄酒“千日醉不醒,十年味不败”。

经过长期对葡萄酒的饮用和体味,唐代的《新修本草》已经认识和收录了葡萄酒的养生保健价值,认为葡萄酒具有“暖腰肾、驻颜色、耐寒”的功效。

葡萄酒因为酒色鲜红艳丽,又是女士们调理气血,养生保健的首选。在这王者风范的熏陶下,唐朝的酒体结构已显现出葡萄酒为上品,一些庆典相伴着葡萄美酒的尊贵。在女皇的引领下红妆时代的贵妇们酒力强劲,势不可挡的气势被载入史册,诗词歌赋中也浸透著葡萄酒的浓厚色彩。

李隆基称帝时的大唐更是一个空前的盛世,疆土范围早已解放酒禁,百姓们都聚在一起踏歌醉舞。相传唐玄宗(李隆基)携杨贵妃在沉香亭赏牡丹品美酒,逸兴勃发的唐明皇即宣李白为其撰新词《清平乐》三首助兴,命乐师李龟年歌咏,梨园弟子伴奏。连杨贵妃拿来七宝杯,斟满葡萄酒,敬于李白。玄宗也忍不住吹起笛子来。沉香亭内外,牡丹齐放,花香阵阵,歌乐袅袅,一派祥和,有如身临天国仙界,这一饮酒场景羡煞多少古今英雄才子。这也标志着葡萄文化的成熟和丰富。李隆基本人也对葡萄酒情有独钟,他试过无数补肾壮阳的药酒,最终感叹的是葡萄酒的清冽甘醇,赞喝了葡萄酒如赛神仙。

太宗李世民酿酒、品酒,尤其是玄宗李隆基赏花品酒词曲相和,且以葡萄酒益气调中、温肾壮阳。葡萄酒真称得上大唐盛世帝王的养生酒了。

文章来源: 新三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