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天伦:放开贷款利率下限 中国金融改革微乎其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7月26日讯】中国人民银行宣布7月20日起放开贷款利率下限。这一金融改革的象征性意义远比实质意义大得多。就目前中国的经济而言,此举并不会产生实质效应。因为在中国融资渠道严重依赖银行贷款以致信贷资源持续稀缺的状况下,贷款利率下限管制所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谁将受益

六月份出现的钱荒致使短期利率大幅飙升,说明中国的资金供不应求,融资利率水平过低。在中国资金仍然稀缺的情况下,即使不降低贷款利率银行也照样有生意。最近影子银行业务呈爆炸性增长,就说明中国的信贷资金仍然稀缺,表明银行仍有机会以更高的利率向借款人放贷。因而,就目前中国的经济状况而言,放开利率下限不会使融资市场的供需状况有大的改变。

这次改革没有提到放开贷款利率上限,想必是金融机构的贷款利率超过基准利率的4倍,仍然被视为违法。下限呢原来是70%的银行贷款基础利率,现在把它放开了。但是在目前资金需求比较大的情况下,谁会把它往下降到那么低呢?

由中国央行5月发表的《2013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得知,截至今年3月份,全国一般贷款中执行利率下浮的贷款仅占贷款总额的11.44%,且比年初下降2.72个百分点;而执行上浮利率的贷款则占比64.77%,并且比今年年初上升了5.03个百分点。

对银行来说,贷款利率下浮只会减少利润,所以银行不可能主动下浮贷款利率。央行此次取消对贷款利率管制,放开利率下限之后,最多只有11%的那一小部分借款人可能从央行这一改革措施中受益,有利于某些谈判筹码强的借贷方降低借款利率,而对其他的借贷方利率无影响。这里所谓的谈判筹码强的借方,几乎都是大型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

一家国有企业的财务人员表示,该企业从银行拿到贷款的利率受合作银行资金头寸影响,资金紧张时最高为基准利率上浮20%,资金宽裕时最低下浮5%。

放开贷款利率下限的管制不会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银行对于中小企业的贷款利率一般都在基准利率之上。《融道网》6月的数据显示,对于中小微企业贷款,国有大银行贷款定价一般在基准贷款利率上浮15%~50%;城商行上浮幅度在30%~100%;股份行介于两者之间。

由此可见放开贷款利率下限对中小微型企业没什么影响,只有大型国企可能受益。

当务之急

几十年来,大陆的存、贷款利率都是由政府规定的。取消中国存款利率上限才是中国利率改革的当务之急。

长期以来,中国的存款利率都被控制在低于通货膨胀率的水平。中国百姓把将近一半的国民收入储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存入银行却被通货膨胀吞噬。实际上,中共政府把储户的这些血汗钱转给国有企业──通过向国有企业大量发放低息贷款变相补贴了这些行业。

2012年,时任中国银行董事长的肖钢指出:“人民币贷款的净利差几乎是国际市场上外币贷款利差的两倍。在这种环境下,哪家银行不想增加贷款呢?银行贷得越多,赚的利润越多。”

固定的存、贷款利差给所有银行都带来丰硕的利润。以2012年为例,一年定期储蓄存款利率是3.50%,而一年到三年期的贷款利率是6.56%,也就是说只要银行将存款贷出去了,一年的利息就要差出三个百分点。那么一年就可以赚3%。中国的银行业,通过这种利差所得的收入占银行业总收入的70%以上。

在这种利差政策的保护下,银行的低效率作业和坏账等问题就被掩盖起来了。若一旦放开存款利率上限,银行的成本就会上升,在竞争中许多国有银行的收益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容易和可观了。一些银行就可能会出现亏损或倒闭。

然而,我想放开总比不放开好。它会有两个影响,一个是对刺激经济会有一些帮助,但影响也非常有限;再一个呢,对于一些大的国有企业它们的利率成本会进一步降低。低息贷款可能会挽救一些效率低的大企业得以延长寿命。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