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水极深 斯诺登发声明拒被代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8月17日讯】(新唐人记者李剑综合报导)曾向21个国家申请政治庇护,都遭到拒绝的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近日,通过美国媒体发表新声明说,无论是他的父亲还是父亲的律师,都不能“以任何方式”为他代言。

《中新网》报导说,8月16日,斯诺登在美国《赫芬顿邮报》上发布声明称,无论他的父亲、父亲的律师布鲁斯•费恩(Bruce Fein),还是律师的妻子玛蒂•费恩(Mattie Fein)都不能以任何方式代表他。

斯诺登说,他之所以发布这样一条声明,是因为他已经注意到,有些需要得到他信息的新闻媒体,由于无法与他取得直接联系,经常受到与他父亲有关人士的误导,然后对有关他的情况发表一些错误的报导。

据报导,斯诺登父亲律师的妻子兼发言人马蒂•费恩14日向《俄新社》表示,斯诺登父亲及其律师布鲁斯•费恩确定了赴俄日期,但不会予以公开。

他父亲聘用的律师费恩的发言人稍早前曾透露,斯诺登不信任“维基解密”,也不信任与斯诺登合作揭秘的《卫报》记者格林沃尔德。

费恩还透露,格林沃尔德试图以七位数的报酬兜售与斯诺登的独家采访。不过,格林沃尔德称此说法是诽谤中伤。

斯诺登的幕后操控者正浮出水面

斯诺登因泄密事件被美国政府指控,并被寻求引渡回美国。因此,斯诺登踏上逃亡之路,外界一直猜测中共在斯诺登事件中涉水极深,《亚洲周刊》最近调查发现:斯诺登的幕后操控者牵出了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

据报导,斯诺登的前直接雇主——Booz Allen Hamilton Holding(博思艾伦)的母公司凯雷投资(Carlyle Group),与中共高层及中共国企关系密切。

凯雷与中共高层红后代及国企的连结是通过一家成立于2010年,名为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投资公司(下称信达)。信达在短短两年内迅速扩展,融资引入中国社保资金和中信集团旗下的中信资本以及两家外国公司。

2013年信达又融资引入了另外两家公司,其中一家就是凯雷投资,而另外一家是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于2011年在香港成立的博裕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而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中信证券董事则是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

由于斯诺登选择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与奥巴马会面的时机高调泄密,斯诺登便被认为是中共高层搏击的一个棋子。海外传出斯诺登事件的幕后操控者与刘乐飞、江志成有关联的消息后,相关的内容在中国网路上已被删除。

中共为泄密事件成立突发工作小组

香港《争鸣》7月号杂志报导,斯诺登事件发生后,中共成立了突发外事工作小组。斯诺登事件的突发外事工作小组,由中共国务委员杨洁篪、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杨焕宁、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对这一事件直接负责。

小组主要负责掌握斯诺登在香港动向及外界反应,研究美国当局对斯诺登事件的部署、对策,并就事件、事态发展及可能发生的情况,以及负责和美国当局就事件交涉等。

报导说,中央政治局内部对事件有多重考虑:如接受美方要求遣返斯诺登,是向美国示弱,大失面子。当然也不会让他硬留在香港或藏匿大陆,不然会与美国翻脸。

同时,中共当局也担心美国会否作出报复?中共高层最忧虑的是,美国当局抛出所掌握的中共党政高层家属在外国见不得阳光的事,会引发社会抗争,对政权冲击、动摇。

中共权衡利弊后,斯诺登作为中共放在手里不敢接的一块“烫手山芋”,在香港呆了34天后,于6月23日,听命于北京的香港特区政府,终于将其送上了飞机。

随后,斯诺登向21个国家申请政治庇护,但是遭到各国拒绝。此后,他长期滞留在机场中转区。8月1日,斯诺登获得了在俄罗斯为期1年的临时庇护,但他目前在俄罗斯身居何处依然不为外界所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