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9月30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01日讯】【中国禁闻】9月30日完整版

提要
十一维稳 中共密令曝光
夏俊峰“头七”逢十一 鸣笛表愤怒
三峡大坝不怕原子弹 怕风筝

夏俊峰妻微博发讣告 遭删除

夏俊峰妻微博发讣告 遭删除

沈阳小贩夏俊峰被中共处死引起的社会震荡还没有平息,夏俊峰的妻子日前在新浪微博上发布的十一出殡的讣告,已经被删除。

不过,删除之前,那个帖子已经被广泛转发,网友们纷纷表达对夏俊峰及其家人的同情,和对中共当局残暴的愤慨。也有很多网友表示要在夏俊峰头七这天,用各种方式进行悼念,还有网友表示要去夏俊峰家中和墓地悼念。

当局删除夏俊峰的讣告,也招来网友骂声。

十一前夕 南方街头现民主横幅

尽管中共当局打压严厉,但是,仍然有勇士继续抗争。

9月30号,广东民主活动人士陈剑雄、谢文飞一起走上街头,拉起横幅,要求废除一党独裁,建立民主中国。

不过,据新浪微博网友“@文痞天理”发布的消息,当天陈剑雄已被佛山海北分局抓走,和他一起拉横幅的谢文飞也下落不明。

访民北京联合国开发署附近跳河身亡

而同一天,在北京则有访民被警察追赶,跳河身亡。

据《六四天网》报导,30号上午10点40分,一名访民被多名警察追捕,在北京亮马桥“联合国开发署”附近跳河。

40多分钟后,救援的消防队还没有出现。直到下午2点58分,尸体才被打捞上岸。

据了解,死者是一位四川上访的访民。

失踪人权人士曹顺利被刑拘

9月30号,在北京外交部门前请愿的北京维权人士韦淑英,被北新桥派出所传唤,警察在20分钟的询问中透露,已经失踪半个多月的北京人权人士曹顺利,9月28号已经被刑事拘留。

据说,拘留曹顺利是由中共外交部指使国家安全局实施的。

据《维权网》报导,曹顺利的家人目前还没有收到曹顺利被刑事拘留的法律文书。

曹顺利是要求参与起草“中国国家人权报告”事件的发起人。今年6月起,曹顺利与几十位访民一起,坚持在中共外交部门前请愿。9月14号,曹顺利在前往瑞士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培训时,在北京机场被阻止登机,从那时起就失去音讯。

编辑/周玉林

十一维稳 中共密令曝光

北京当局日前下达一道针对法轮功的密令,对法轮功学员将加强打击力度,而且“只打、只干、不说”。同时,在“十一”前夕,中共内部传达,针对维权和信仰团体也将密切监控。下面请看报导。

中共“十一”,已经成为敏感期的代名词,海外中文媒体《博讯网》29号发表消息说,中共28号下达秘密文件,针对维权和信仰团体将密切监控、控制和警告,维权人士被阻止参与所有的活动,而天主教徒、基督徒、和其他信仰团体,也不能参加任何家庭活动,包括户外活动。

此外《明慧网》27号披露,辽宁省朝阳市党书记王明玉,9月16号在朝阳市公安局报送的《公安要情专报》文章中,做出所谓批示,他要求警察对“法轮功”,要“长期斗争,贵在坚持、重在长效”,并指示朝阳市公安局在打击“法轮功”的行动中,要“周密部署,加强打击力度,务求实效,坚持‘只打、只干、不说’。”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对打压这个政策上,中共从上至下并没有去改变,包括这个维稳政策、镇压法轮功的血腥政策,具体的执法这些人,他还在链条上在运作,可是在运作当中它已经感觉到这种操作下去,将来是要被追究的,希望不被捉住把柄,那他就是搞了这么一个东西(密令)出来。”

邢天行表示,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开始,都是发口头命令,因为害怕将来追究他的责任。现在从这个密令来看,就是说,可以打、可以干,但是不要再去谈论法轮功如何,因为他们对于未来将要受到清算,内心已经感到恐惧。

据了解,《关于传发王明玉书记的重要批示》,朝阳市公安局9月18号已经以文字形式发给朝阳市公安局属下的各分、县(市)局,以及市局各警种部门。

邢天行:“实际上这个密令是一个自欺欺人的一个东西,是想让下边的公安、警察们进一步的为中共去作恶、去卖命去,但是又怕事情被揭露,所以就搞了这样一种说法。像这种类型的密令还会不断的去下发。”

9月中旬,“追查国际”连续发表《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专辑》,专辑中充份证实中共从1999年至今,一直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

27号,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第24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应邀作专题发言的西班牙人权律师Carlos Iglésias,直接指控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设计和组织了一整套灭绝成千上万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战略。大会上中共代表两次用粗暴方式,阻止这名律师的发言都没有成功,反而被多国代表指责。

这是第四次非政府组织代表,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会上,正式公开提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

时事评论员刘国华:“中共镇压法轮功就是从江泽民开始的,现在已经走入穷途末路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最近开会的时候,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器官已经得到了充份的暴露,中共想抵赖这个事实,但是没有什么意义,全世界更多的人看到中共的邪恶。”

刘国华表示,中共虽然极力掩盖它们的罪行,但是,它们越掩盖,越在世界和民众面前暴露它们的丑态,这是中共穷途末路的表现。刘国华认为,中国人民离摆脱中共的日子已经不久了。

同时,邢天行也表示,中共在实施迫害法轮功政策十多年之后,仍然没有迫害倒法轮功,随着当局统镇压法轮功的罪行被揭露的越来越多,尤其是中共目前权斗所面临的危境,当局越来越不敢去担当责任。邢天行呼吁明智的中国人更应该选择理性的抽身,不要再去配合中共作恶。

采访/常春 编辑/田净 后制/陈建铭

党官互抽嘴巴 中共官场玩独裁游戏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日前在河北召开的“民主生活会”上,要求河北官员对着媒体镜头,进行自我检讨和互相揭发。随后,各省市纷纷要求当地官员学习和借鉴河北的经验和做法,要“敢于揭短亮丑”。评论嘲讽中共开历史倒车,将毛泽东时代的独裁游戏再一次捡起来玩。

9月23号至25号, 习近平在河北,要求当地官员对着中共喉舌《央视》的新闻镜头,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河北省委书记、省长等高官,带头进行了自我检讨和互相揭发。

9月28号至30号,江西省、黑龙江省和重庆等地,也纷纷召开所谓的“民主生活会”,会上要求各级各单位“一把手”,带头学习习近平的重要讲话精神,借鉴河北省委常委会的经验和做法。

广东省委更是下发文件,要求广东省各级“一把手”向自己“开真炮”,相互批评要敢于“揭短亮丑”。

时政评论员汪北稷:“这是倒退,倒退到所谓的中共建政以前的毛泽民延安整风,用这些手段来作为自我欺骗跟欺骗民众,然后说他们在改变,他们再说一些很中听的话,实际上都是在利用语言做一些潜规则的游戏。”

中国资深法学专家赵远明指出,中共的所谓批评和自我批评,一开始就是一种有针对性的政治斗争手段。

赵远明:“它是用来党内的斗争,好比说,党内力量需要平衡的时候,或者利益受到损害的时候,或者是帮派斗争当中,往往都是用这个作为一种斗争的武器,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

早在1942年的“延安整风”运动中,中共第一代党魁毛泽东就提出了“批评和自我批评”。伴随着中共政治权力斗争,这一运动到后期,完全成了打击政敌、肃清异己的“合法”借口。

汪北稷:“习近平实际上是利用这个方法来看哪些大臣,哪些地方的要员,封疆大吏不听话,哪些是做的慢的。你看,他在河北一做,各个地区的捧臭脚、拍马屁的人都跟着做,实际上他都是在玩一种新的,叫做电视潜规则,不是真正的民主。”

《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指出,中共所谓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是一种普遍而长期的精神控制手段。共产党在历史上多次“清党”、“整风”,抓“叛徒”,杀“AB 团”,“整党”,周期性的利用暴力恐怖来培养党员的党性,使他们永远与党保持一致。

汪北稷:“它只是采用了这样的形式来欺骗公众,并不代表它有真正核心意义上的变化,都是中共这种专制体制里面产生新的独裁者,然后按照新的独裁者的游戏来一次洗牌,欺骗自己的人民来继续维持它的独裁统治。”

《央视》9月25号的画面中,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批评省长田向利:“急于求成,急于证明自己。”﹔而河北省委常委批评周本顺“把扶贫工作放在县域经济和县城建设攻坚战中的位置不够突出”等等。

汪北稷:“没有一个官员在这个批评中说,某某书记你做官是靠行贿来的,你是靠哪个派系来行贿,你的太太在经商或者赚钱,你的小孩移民到西方国家去了,你有哪些民众投诉反映的案件,我们现在给你公开出来。没有来真格的,它全是一些花拳绣腿。”

汪北稷指出,这些官员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其实是一种委婉的“表扬与自我表扬”,或者“表演与自我表演”。

汪北稷:“我们看到很可笑,一方面省委书记们在习近平面前演戏,另一方面,真正在中国网路上,在舆论当中,批评中国政府的人,抗议中共独裁的人,全部被抓起来了,越抓越多,全部失去自由了。”

今年8月,中共以网络造谣、传谣为理由抓捕了数千人。9月30号,最高法院再出台新的司法解释:所谓“恐怖信息编造者”没有传播行为也可以定罪。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李月

夏俊峰“头七”逢十一 鸣笛表愤怒

杀死城管的沈阳小贩夏俊峰,几天前被执行死刑,夏俊峰的“头七”恰逢中共建政日十月一号,他的家人打算在这一天“出殡”。国外人权组织呼吁十月一号这一天,中国民众能够以敲锣、鸣笛等方式,站出来一起表达对中共暴政的愤怒。

被中共当局执行死刑的沈阳小贩夏俊峰的妻子张晶,28号晚上在微博上发出讣告:十月一号夏俊峰头七之日将出殡。讣告中说:尊母信仰,于家中停灵七天,以慰亡魂。谨定于十月一日早上八点三十分殡出。不设酒席,不收礼金,不拉条幅,不喊口号。

夏俊峰的“头七”遇上中共建政日。网上有沈阳小贩倡议,在当天共同送别夏俊峰,或发动罢市以示悼念。

美国的公民力量团体也发出倡议说,夏俊峰之死,让中国人民陷于对现今政权更深的绝望中,民众的愤怒几近集体爆发的临界点。中国人民必须行动!

倡议书呼吁中国各地的民众在这一天采取“1001行动”,让民众对这个专制政权的愤怒来一次集体大爆发。

“1001行动”内容包括﹕10月1号上午10点01分,全中国民众同步开始敲击可以发声的物体,也可以用汽车鸣笛、喊叫、唱歌、喇叭、奏乐等加入,形成全国共鸣,持续的时间越长越好。

上海访民金月花:“作为我们普通的百姓,真的表示同情。因为现在中国当今的社会,当今的时代,真的,是有钱有势的社会。无权无势的百姓,我们的生命,就像地上的一个蚂蚁,他们随时可以践踏,随时可以捏。”

对于夏俊峰刺死两名城管,代理律师滕彪说,有六名证人可以证明夏俊峰遭到城管殴打,刺死城管属于自卫。但是法庭拒绝采纳证人证言。

上海访民金月花相信夏俊峰是正当防卫。

金月花:“城管可以肆无忌惮的在马路上嚣张猖狂的打人,他为什么?他也是人。他也是人。一个正常理智的人,哪一个人不自卫呢?他来打你,你可以不还手吗?让他打死吗?他也是一条命,你也是一条命啊。”

金月花表示,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是全国访民集体到信访办上访的日子。平常她家门口都有警察拦截她进京上访。

金月花:“这个月没有慰问拦截,以前几个月他们都拦截,都在我家门口,用警车人力看着我。我不能出来,我就不出来了。这个月没有这个现象,我就出来了。北京截访的人也少了好多。因为北京本来在永定门两侧,黑压压的一片,比我们访民还要多,都是来截访的,各个省市的。 ”

金月花估计,上周五聚集在信访办的全国访民有上万人。她说,当天上海访民去北京上访的约有800多人,但是,当局只允许上海访民派出五名代表进去信访办。五名代表将姓名,身份证号码登记之后就算完事了。而警方不让访民自由离开,却出动十辆巴士将访民送到“久敬庄”关押。

依法上访的访民遭到中共当局的非法关押。除此之外,许多维权人士在“十一”前夕,也接到来自有关部门的通知,一些社区所谓“维稳人员”下达所谓上级的指示,强制要求维权人士、天主教徒、基督徒、和其它信仰团体不能参加任何家庭活动,包括户外活动。

“公民力量”表示,让我们从绝望的痛苦中重振精神和勇气。这几天我们的道别语是:“1001,我要听到你的声音”。“1001,连石头都要发声了。”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钟元

三峡大坝不怕原子弹 怕风筝

最近中共国务院颁布了《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10月1号开始,按照条例对三峡工程实施海陆空立体保护,以及从中央到地方实行四级防卫。那么,影响长江三峡水利枢纽的危险到底是什么?中共颁发的这项条例又针对谁?我们来看看专家的分析。

《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规定,中共中央统一领导三峡枢纽安全保卫工作。从中央、湖北省、宜昌市到三峡枢纽运行管理单位,安保工作分成四级。

条例强调,禁止在空域安全保卫区进行风筝、孔明灯、热气球、飞艇、动力伞、滑翔伞、三角翼、无人机、轻型直升机、航模等升放或者飞行活动。

四川地矿局总工程师:“应该更多的去考虑三峡水库给长江中、下游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怎么样减轻或者避免这个负面影响。”

旅德水利专家王维洛:“我给它算了一下,要保护这个条例,它起码每年的支出要20亿。三峡所能挣的钱,现在是属于一个私人公司的,是属于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那是属于李鹏他们利益集团的一个摇钱树,所有的利润是属于他的,但是他不支付这个三峡安全保卫的费用的,这个费用要老百姓来支付的。”

旅居德国的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透露,1992年,全国人大审查国务院《关于建设长江三峡水利枢纽》议案,时任副总理邹家华在论证三峡大坝的安全性时,强调大坝不怕原子弹轰炸,即使炸了,也不会造成灾难性后果。

那么时至今日,为什么三峡大坝脆弱到害怕风筝和航模呢?

王维洛:“其实,他是怕中国的这些不满的群众。首先是三峡大坝所涉及的移民,约有150万。这150万的绝大多数人现在生活在一个没有土地、没有工作、没有前途的这么一个生活状态中。对这批人来说,三峡大坝就是他们的宿命,是因为建造三峡大坝才使得他们陷入这样的一个‘三无’的境地。那么,他们就会把三峡大坝作为他们的宣泄的对像。”

王维洛指出,其实三峡大坝是一个三沟百孔的奶酪般大坝。他说,三峡大坝有三条横贯大坝的槽、两条是船闸的通道、一条是深船区的通道。这两条通道的两边只是一块钢板组成的,而深船区的航道,只有一块钢板,一百多个洞眼全在一块钢板上。

王维洛:“如果有人用几斤炸药,或者是用一个防坦克的火箭筒,它就能摧毁这个钢板,下面的只要由水自己来完成就行。因为只要三峡大坝这个控制水的通道被破坏了以后,那溃坝就随时可能发生。这正是李克强总理他所担心的。”

王维洛还说,如果有人劫持了一只船,用船去冲击闸门的话,也会造成同样的后果。
王维洛担心,三峡大坝一旦溃坝,宜昌70万人没人能够生还,下面一直到沙市,全部都将被摧毁﹔另外,中国主要部队的机动力量也驻扎在中原地带,三峡大坝如果溃坝,就会消灭中国最精锐的机动部队﹔同时,长江中、下游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也是中国人口最密集的地区,因此造成的灾难无法估算。

《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还规定,所有进出三峡大坝的船只都必须经过安检。
据报导,中共中央军委已经批准,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调一个团的兵力保卫三峡安全,其中包括四组地对空导弹、一大队陆军直升机、八艘巡逻快艇、24支机动快速反应中队等,全部兵力可达4600人。

我们来看看国外的大坝。美国的胡佛大坝(Hoover Dam)和德国的美厄尔大坝,没有任何安全条例,任何人可以自行去参观它的发电机或其它任何部位,进出也没人做安全检查,可以随便游玩。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舒灿

【微视频】十一 国殇 头七和纽伦堡宣判

赵培:中共自己把10月1日定为“国庆日”,很多网民不认为这一天是“国庆”,认为这一天是“国殇”。国民党的元老于右任临终的诗叫《望大陆》也叫《国殇》,是这么写的,“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海茫茫,山之上,有国殇”。

对于右任来讲,大陆沦陷于中共是“国殇”。其实,欧美国家也有“国殇日”,加拿大的“国殇日”是11月11日,这一天原本是“停战日”,纪念战争中牺牲的军人和平民。加拿大牺牲纪念中就包括了为了捍卫南韩的自由而牺牲的加拿大军人。

美国国庆是7月4日的“独立日”,因为1776年7月4日大陆会议通过了《独立宣言》,美国确立了立国的根本——人权和自由,美国人高兴。7月3日,约翰•亚当斯给妻子的信中写到,“1776年7月2日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令人难忘的时刻。我相信我们后辈将每年一度庆祝这个伟大的纪念日。这个日子应该被视为拯救日来庆祝,是依靠对全能的神的庄严奉献而获得的。这一天应该以欢庆游行、表演、游戏、运动、鸣枪、鸣钟、篝火晚会和灯饰庄重的庆祝,从大陆的一端到另一端,从此时直到永远”。

中共自称10月1日是国庆节,但是这一天,中国人可以庆祝什么?毛泽东宣布中共建政吗?这个政权不是民选的,没有带给中国人带来人权和自由。反而是历次运动中,中国人付出了比战争年代更加恐怖的死亡数字,单单是“大饥荒”就饿死3000多万人。中国人经历了比奴隶制度更加恐怖的暴政,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罪恶罄竹难书。

“国殇日”是一个悲伤的氛围,“国庆日”是一个喜庆的气氛。中共在10月1日上午要给北京天安门的所谓“英雄纪念碑”献花圈,这不是悲吗?就连这个纪念碑的筹办者之一、原北京市副市长薛子正的儿子薛蛮子就因为在微博上说了几句就被中共以“嫖娼罪”给批斗了。这个英雄纪念碑改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才符合献花圈的气氛。

十月一日对中共来讲真不是一个吉利的日子。中国法院为了十一维稳在9月25日处死了反抗的小贩夏俊峰,10月1日成了夏俊峰的头七和出殡的日子,这是一个大悲的日子。中共自己在天安门放火,却逼迫夏俊峰的妻子张晶在微博上删除了头七的告示,流氓到了极点。很多网友为夏俊峰送了挽联,我选读一个,“一腔热血,不流清泪,俊峰今朝无奈赴黄泉”、“三更灯火,五更鸡鸣,神州明日有人唤新天”。

夏俊峰的死让中国人彻底明白了,中共与百姓的关系就是镇压和被镇压的关系,不能对中共有任何幻想,“神州明日有人唤新天”才是出路。

“新天”一定会来,十月一日也暗示了中共的命运。1946年10月1日是纽伦堡欧洲国际军事法庭的最后一天。二战之后经历了218天的审判,最终有18个纳粹党徒被判处“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其中11人被判处死刑。对德国来说,纽伦堡审判是黑暗的结束,走向人权立国的开始。对于中国人来讲,我们也在期盼着这一天。

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今天的中国禁闻,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