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像了!江泽民最害怕的六四坦克人“现身”荷兰(组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日讯】(新唐人记者陈洁综合报导)1989年6月4日,发生在中国北京天安门的大屠杀事件震惊了海内外,尤其只身阻挡坦克车队前进的王维林更赢得外国媒体的高度评价。虽然王维林至今下落不明,但是,如果前往荷兰旅游,将有机会看到一个唯妙唯肖的王维林雕塑。此前,有关王维林的图片被指是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最不愿意见到的。想必,做为六四屠城最大责任人的江泽民,一定不希望人们看到这个雕塑。

近日,走进荷兰乌特勒支(Utrecht)Hoog Catharijne购物中心,你将会看到一个以六四天安门事件为题材创作的王维林雕塑。这是西班牙艺术家 Fernando Sanchez Castillo以最近流行的3D扫描及列印方式制作的雕塑。模特儿是一个就读于马德里的台湾学生。除了等身大小的雕塑外,还有另一版本。大版参考了米高安哲罗的大卫像,尺寸比大卫像小1 cm ── 暗示“坦克人”王维林的英雄身份,仅比宗教人物稍矮。

坦克人王维林凶多吉少

1989年震惊世界的天安门“六四”血案后,全世界几乎所有的新闻媒体都转载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上一个青年赤手空拳只身挡在行进的坦克前,这位青年叫王维林。这个当时在中共喉舌央视的新闻报导中,被称为“螳臂当车的歹徒”的人,后来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100个人物”之一,“他的一个举动为这个世界重塑了勇气的象征”。西方有人称其为“Tank Man”(挡坦克的人)。

根据CNN及BBC的摄制组公布的一段影片,这一情景发生在6月5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以东的东长安街上,由美联社记者Jeff Widener在北京饭店的阳台上拍摄。片段显示:当时王维林主动跑向一队正在前进的坦克,并挥手示意要坦克后退,当下坦克停止前进并试图绕开,但他仍然左右移动坚持挡在坦克之前,最后坦克终于停下。此时他爬上坦克并掀开舱门,坦克里面的军人也爬出,两人交谈了一阵子后,军人朝后面的坦克挥手表示停止前进,王维林便就爬下坦克。然后 坦克往后面退了几步,又突然加速试图绕过他前进,王维林再次跑上去挡在了坦克跟前。继续对峙一段时间后,一个骑自行车的男子也骑到了坦克跟前并与王维林交谈了几句,这时突然从画面右下方跑来两个身穿蓝色上衣并高举双手的男子,带着王维林快速跑步离开了街道。影片到此为止。

有人认为将王维林拉走的三个青年是好心的民众,也有人认为他们是便衣武警或者解放军。美国伯克利大学一名教授的研究报告指出,那三位青年不是普通的民众,而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便衣人员。王维林没有安全脱走,而是当场被捕了,并且凶多吉少。

据《大纪元》报导,有消息称,正因为国外媒体以十分敬佩的口吻称赞王维林和平抗暴的勇气,并称之为二十世纪英雄,王维林的存在自然也是促成“六四”翻案的潜在因素。江泽民对之恼恨不已,密令按录像找到这位青年,王被抓获后,江下令秘密处决。

江泽民是六四屠杀最大受益者

1989年4月8日,被视为党内良心派的胡耀邦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突发心脏病,一周后去世。他的去世,激发了民众多年积存的对中共大老政治的不满。

著名高校北大、清华、人大、北师大、政法大学等院校内均出现大量关于悼念胡耀邦的大字报和挽联。几千名学生离开校园走向天安门广场,将花圈放在人民英雄纪念碑脚下。学生打出了“悼念胡耀邦”,以及“铲除腐败”、“依法治国”、“打倒官僚主义”等标语。全国各地学生纷纷响应,举行大规模集会、游行、请愿等。

据《真实的江泽民》一书记载,1989年的学潮一开始仅仅有学生的参与,而从学生运动到全民运动的转折点则是江泽民在上海整肃《世界经济导报》事件。

4月底,上海《世界经济导报》因发表“悼念胡耀邦同志座谈会”的3万字长篇报导而遭到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的整肃,总编辑钦本立被撤职。第二天,上海街头发生了大规模游行,公开打出“还我导报”和要求恢复钦本立职务以及言论自由的旗帜和横幅。在市政府门口席地而坐的学生们不时呼喊口号。当时在外滩的大学生约有八千余人,这是这次学潮中上海学生游行规模最大的一次。在北京,两名记者把来自三十多家首都新闻单位1013名首都新闻工作者签名的请愿书送交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请愿书要求与中央主管宣传工作的领导人对话。

600名主要来自北京大学的学生开始在天安门广场进行绝食抗议,各国记者渐渐把镜头和注意力对准这里,纷纷指责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破坏法制。在上海,4000名学生聚集在市委门前要求市委书记表态。江泽民当然不肯露面。这引发了学生的极大愤慨。天下着小雨,几千名学生在市府外齐声大喊“江泽民混蛋”。

在5月中旬的政治局会议上,党内斗争明显升温,赵紫阳宣布,既然《导报》事件“是上海市委挑起的,就应当由上海市委来结束”。赵公然点名陈云和李先念中意的江泽民,这让几位党内大老怒火中烧。

更让中共尴尬的是,同一天,苏联总统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飞抵北京进行访问,数百名来北京报导这一事件的记者都知道他们遇到了比两国首脑举行峰会更重大的新闻,视线被转移到中共最不希望聚焦的地方。

政治局会议上谈崩了,赵紫阳预料到自己将面临着什么,他进入天安门广场含泪看望了绝食的学生。晚上10点钟,李鹏发表讲话重申中央的立场,采取“严厉措施结束骚乱”。两小时后,午夜时分,天安门广场的一个大喇叭宣布实施戒严。

5月21日,邓小平赞扬江泽民对导报事件的处理,并要他在上海截住奉命出访加拿大提前回国的人大委员长万里。邓小平解释说,由于当时有57名人大常委要求开会讨论李鹏宣布北京戒严是否合法的问题。如果万里回京主持人大会议,形势极可能向他们所反对的方向发展,那时局面就难以控制。

5月27日,邓小平召来八位元老开会,决定了江泽民为总书记人选。

军队进城一再拖延,6月1日才有了进城的新部署,最后实施的日子定在6月3日夜里。江泽民作为新任总书记从5月底就已经开始批阅文件了。

六四天安门事件亲历者吴仁华曾于2007年出版了《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一书,今年4月份又出版了该书的增订版,从中都可以让民众了解当时坦克接上级命令强行进入天安门广场所发生的血腥屠杀过程。

不管“六四”过去多久,江泽民都希望“六四”在人们的记忆中完全消失。但每年这一天前后,人们都用大量的图片和文章奠祭死者,这是江泽民最不愿看到 的。在2002年江卸去总书记和国家主席时,他给政治局常委定了几条规矩,其中一条就是不许给“六四”翻案,因为他是“六四”镇压最关键的参与者之一和最大的受益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