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小贩速被处死 何引全民声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3年10月2日讯】【热点互动】(1046)小贩速被处死 何引全民声讨:夏俊峰城管被处死,网民齐起声援。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9月25日,沈阳小贩夏俊峰被当局处死。虽然夏俊峰说他是因为被城管围殴而自卫杀人,但是仍然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在全国一片“刀下留人”的呼声中,他仍然被处死,引发了全国上下的声讨。我们先和大家一起看一下这个事件的背景。

25日早上8点多,在被执行死刑前,夏俊峰与妻子张晶等6名家属得以最后会见。下午,张晶接到沈阳中院电话,声称夏俊峰已经被执行死刑并火化,让她26日上午9点到殡仪馆领取骨灰。

夏俊峰的妻子张晶:现在我一下子就绝望了,因为一下子就把我打垮了,我对这个制度有点绝望了,原来我觉得那么多律师在努力,这么多博友在努力,国家会慢慢好的,还特别有信心,现在我都不敢说了,我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的。

儿子夏健强也已经知道了父亲已经离开自己和母亲了。

今年7月,《夏健强的画》被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母亲张晶在给儿子的画写序时说:我希望这本画册能成为孩子的避风港,保护他正常成长,多看到生活中积极、美好的一面。

回首看看夏俊峰在误杀城管前几年的人生。单位倒闭,被迫下岗后,为了维持生活,个子矮小的夏俊峰和妻子做过各种体力活,勉强养家糊口。从小就有绘画天赋的夏健强,因为家里贫困,没钱去北京参加绘画比赛。一直到2008年,为了儿子,想多挣点钱,他们夫妻决定去卖炸串。

从此以后,夫妻俩起早贪黑干活。虽然辛苦,但是,儿子去北京比赛的钱快要筹够了。

然而,2009年5月16日,改变了这一家三口的命运。这一天,在沈阳市沈河区摆摊的夏俊峰夫妇,与市城管局沈河分局的城管人员发生冲突。在冲突中,2名城管队员死亡,1人重伤。

同年11月,沈阳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夏俊峰故意杀人罪,处以死刑。2011年5月9日,辽宁省高级法院终审维持一审原判。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是热点直播的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者发表您的见解,或者向我们的现场嘉宾提问。我们今天的两位嘉宾,现场的一位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您好,观众朋友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在线的中国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先生。胡佳先生您好!

胡佳:您好!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首先问一下胡佳先生,为什么夏俊峰之死,引发全国上下一片声讨呢?

胡佳:因为城管殴打社会底层这些弱势小贩的问题,是已经积垢多年的一个痼疾啦。可以说中国各地,远至新疆、西藏,近至北京这样的地方,我旅行过中国的一些地区,我个人就能够亲眼看到许多这种场景在眼前发生。

而且我以前也跟他们直接发生过的冲突,当我们真的看不过去的时候,只能是以暴易暴的去遏制城管这样的暴行。现在即使是在中国大陆自己的媒体上,仍然不时的报出这些城管因为欺压小贩而造成的冲突。

因为见证的人实在太多了,所以大家一提起指夏俊峰手刃了两名城管队员这个事例,马上就一边倒的支持夏俊峰。因为大家都知道那肯定是事出有因的,绝不会是一个小贩无端的刺死这些城管执法大队队员,绝不会是这样的一个天方夜谭。

主持人:好,谢谢胡佳先生。那我想问一下李博士,我们看夏俊峰被处死之后,有25位中国律师联合发表声明。滕彪律师在他的推特上说:司法杀人,再添血债。那么这个案件为什么在司法上也受到质疑呢?

李天笑:很明显,这是一个正当防卫的案件。因为夏俊峰两次遭到殴打,第一次在摊贩广场上被打,十多人围着他打,当时他鞋子也掉了,有多位证人可以作证。然后被带到城管办公室以后,又受到毒打,两个人压在上面打,后面一个人用椅背打,还有一个人用脚踢他的要害处,这与杨佳的案件有相似之处。这种情况下,他身上带了一把水果刀,然后就猛扎,扎死了两个人,另一个人扎成了重伤。

这种情况,如果城管不打他,他绝对不会用水果刀,而且他也没有意愿。水果刀不是他从现场带过去故意要杀人的,是当时就放在口袋里,一直没有用;本来是切羊肉串、切肉用的,所以他不能是故意杀人。从这一点,对他的定罪完全是颠倒黑白。他还有6个证人愿意到场作证,但是被法庭拒绝了。这是非常不公正的现象。

另外就是很不人道。我们知道,在最后,夏俊峰和他太太要求照一张合影,被拒绝了。还有一个,在很短的时间内,一天早上通知,马上就杀,杀完了马上就火化,第二天就拿骨灰盒。这在中国,应该说近几次案件都是司空见惯,但是完全是不合理的。在这一方面也是激起了全国百姓的愤怒,像井喷出来一样,这是个重大的原因。

主持人:下面想问一下胡佳先生,刚刚李博士谈到,其实这案件早在4、5月份死刑复核就已经完成了,为什么要等到9月25日当天一早通知他的妻子,然后当天下午就跟他的妻子说:人已经火化了,明天来取骨灰。很多人都认为事发太突然,也太迅速了,所以大家就怀疑。

现在中国盗卖器官,尤其是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种事情是非常普遍的,人们就质疑,是不是夏俊峰的器官也是被偷盗?我想请问您,在中国,作为家属来说,如果家人被判处死刑,在执行死刑之后,家人有没有权利去看这个人是不是他的家人、是不是被执行了死刑、是不是留下全尸呢?

胡佳:据我所知,中国还真的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明确地讲到死刑处决以后,被执行人的身体交给家人。在没有法律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就成了法官或法院的自由裁量权了。据我所知,我从未听说过任何形式下,他们会把处决之后的遗体交给家人,或者是让家人去验明。真的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你可以想见,那些执行枪决完了的遗体是非常血腥的,所谓“留得全尸”这种“注射死刑”的状态,如果一时把遗体交给家人,假设这个案件带有明显不公性质,你可以想见,中国大陆现在为什么在维稳体系中有一个特别的原则,就是抢尸原则。只要一出现这种类型的、有争议的案件,有死亡遗体存在的,就立刻要斩断兴奋源,管这个叫“兴奋源”。因为这个东西,当局认为会刺激百姓,不论是他的家人还是亲属、乡邻,成为社会共同的关注体或反抗情绪。因为这个太直接了,太大的创痛了!

当局的工作方式就是绝对不会让你去见证、看到尸体,更不会把尸体移交给你,你最终拿到的就是一包骨灰,而且甚至你根本不知道这包骨灰是不是你的亲人的。虽然在当局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那些监斩官们包括法院、检察院这两个系统,都会在现场进行拍摄;比如整个手续过程、押赴刑场的过程、注射死刑或者枪决的过程、把尸体送到火葬场的过程全部有纪录,但是绝对不会给你看的。

要想向我们证明夏俊峰的遗体没有被活摘器官或者做其它用途,那只能是将来留待历史,如果这些资料保存着,让律师或者如果家人能承受得起家人也可以去见证,从那些事情都可以见证。否则,我们真的是有理由怀疑,像在这个以移植器官臭名昭著的辽宁地区,因为王立军曾经做过关于死刑处决以后,移植器官这方面的研究。就是这么一个臭名昭彰的地方,我们真的是有理由怀疑,夏俊峰的遗体,在他死前或者死后有过其它处置。我们确实是不敢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主持人:谢谢胡佳先生。

李天笑:我觉得可能不单单是质疑的问题,可能80%。为什么?因为最高法院下定死刑复核审定书以后,7天之内下级法院必须执行;它延长了近5个月。这5个月时间里面,任何一刻它都可以执行,但为什么拖到最后?有人认为,可能是民意的“刀下留情”对最高法院的最后裁定起了一定作用,其实根本不会。为什么?因为下定了裁定以后,只有三种情况可能暂停或停止执行,其中的两种一种是怀孕正在进行;另外一种是原来的证据有新突破。现在三种情况都不在考虑之内,因为裁定书里面已经把原来所有提上去的这些都考虑过了。

所以在这个时间,而且又在这么短的时间,一天之内马上杀、马上火化。这里边就有一个非常可能性,为什么呢?中国现在器官奇缺,医院本来每年要做几百例,现在只有3例到4例;100万人里边捐献器官的只有0.03%。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掏空死刑犯的尸体,基本上是99%、100%的可能性,而且还不够用。每年的处决器官,按照最多的情况就是8千个,现在有30万个人在等待。

主持人:而且原来的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亲口承认过。

李天笑:中共完全承认这个事实。而且又存在着国际社会以及“追查国际”的很多报告,都认定过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大量摘除的情况。综合各种因素的考虑,我觉得这种情况是非常可能的。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沈阳小贩夏俊峰被处死,为什么引发全国上下的声讨?我们先接听观众朋友的电话。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您好,大家好。我想说一下,大家还记得吧?前不久有报导,城管用秤砣把一个卖西瓜的小贩给砸死了。我今天就很愤怒,你城管把小贩砸死了,只赔几十万钱给人家,那么小贩扎死了城管,为什么要立即判死刑?而且死刑的过程当中如此的不公、如此的不公开。大家应该反省一下,这个事情充分反映了中国共产党的法治是多么的不公、多么的不平等。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何先生。各位观众,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的节目,您可以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646-519-2879。我们接听下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加州李先生,李先生您好。

加州李先生:主持人好,天笑博士好。我想问一个问题,中共那么缺器官,急于把夏俊峰处死,为什么它不缺刘志军和薄熙来的器官?我们想深刻分析一下原因。另外,死刑犯执行以后,不给家属尸体,这是不人道的,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都说不过去的。

共产党也说过,过去它装门面,说不用肉刑,但是它骗了,已经是酷刑泛滥,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应该要求立法,死刑犯执行以后,尸体要还给家属,这是最基本的人权。

主持人:谢谢李先生。我们接下一位纽约钱先生的电话,钱先生您好。

纽约钱先生:安娜您好。我在想,百姓犯罪跟高官犯罪,高官杀的人再多,他还不会死;百姓犯一点小罪、反抗、杀死人就马上处死。它把死刑犯的器官肯定100%给人家用了,而且是给高官,有谁等着用,马上处死他了。

还有一个问题,现在大陆老百姓没办法反抗了,他们没枪也没有刀,只能等高官来判他死刑。还有上一次湖南集资的也是,马上就枪毙,一点人性也没有。人家要拍个照都不给,中共太残忍了。人家临死前最后一个要求,拍个照,见个面都不给人家见面,这个独裁政权太可怕了!

主持人:谢谢钱先生。根据观众朋友刚才所说的,正好我有这样的问题。像刚刚胡佳先生说到的,在中国很多人经常看到城管殴打那些小贩,抢他们的东西,砸他们的摊子,而且有时候把人家打死。我们也看到为什么全国上下都不服,不但夏俊峰不服,他的家人不服,全国人民都不服。

大家就问:谷开来她证据确凿,谋杀了英国人海伍德,为什么她可以不死?而且定罪之后,她仍然可以享受非常高的待遇。而像刚刚这位观众朋友所说的,夏俊峰见最后一面时想跟他的妻子留影,给自己最后留个影,给家人今后一个回顾,都没有满足他这样的要求。这么不人道,那是为什么?他们凭什么?像这些城管他们到底杀了多少人?中国人该如何去反抗?

李天笑:你这边有好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观众朋友已经部分的回答了,就是两种不同的对待,一种是对高官,一种是对平民。这涉及到中国在司法审判当中的双重制度,双轨制。对高官、对有权力的人完全采用纵容他们犯罪的方式,对平民百姓反而坚持镇压。

这就回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上来,城管作为中共镇压底层民众的直接便利的工具,长期以来对老百姓横行霸道。据初步统计,从2001年到现在为止,公开发表城管打死人的,至少就有21起。其中大都非常残忍,比如有孕妇被踩、被打死,还有像老太太被打死,还有的城管直接跳到人的脑袋上踩。整个来说,城管不把底下商贩这些人当作人来对待了。

而这些商贩为什么要做商贩,他们实际上已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他们是失业的人,中共根本不去处理这些失业的人,不给他们安排就业的机会,这些人没办法才走到这一步的。你又没有一个规章制度,还采取这样残酷的方式来镇压他们。所以我觉得城管制度实际上是中共为镇压民众而做的一个制度性的设计,制度性的决策,并不单单是一个偶然的残忍行为。

或者有人讲怎么同情他们,整个来说他们是被作为中共的工具在用,中共是不会放弃他们的,所以它一定要判夏俊峰死刑,一定要保城管。

主持人:好,胡佳先生,我们看到在夏俊峰被处死之后,他的妻子说了这样的话,她说:现在我一下子就绝望了,一下就把我打垮了,我对这个制度有点绝望了。因为过去有很多律师在努力,那么多博友在努力,她还觉得是有希望,但是现在已经绝望了。那我们看,现在中国越来越多人对这个制度觉得非常失望,甚至感到绝望,为什么会这样呢?您对她所说的话有什么感想?

胡佳:的确是这样。因为我见过她和强强,那个时候我可以感觉到她内心存在着希望,而且那种希望是若隐若现的,越来越强烈的。中国支持夏俊峰的网友是很多的,因为夏俊峰有一个很善良、很贤慧的妻子,同时她有一个非常聪明、非常有才华的儿子,他画的那些画打动了太多的人。尤其是有一幅画是夏俊峰背着强强,强强梦中和父亲那样子亲密,让我们唏嘘不已。

所以从民心的角度来讲,大家都非常非常希望这个案件能有一个好的结果,中共即便不可能判夏俊峰是正当防卫、无罪释放,你判他一个防卫过当,让他服几年刑出来,或者夏俊峰他们后半辈子去赔偿那些城管的家人的话,这也是一个能够让人接受的结果,但是完全不是那样。

它放到9月份把夏俊峰处决,我个人认为这里面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当局的维稳制度。习近平掌权这一年左右的时间,当谎言在微博的冲击下完全不能起到恫吓效果,它开始用恐怖的手段,恐怖就是去抓人嘛,许多人就这样入狱了,今年有许多街头行动、公民行动的人他们都蹲到监狱里了。那么这种恐吓仍然达不到作用的时候,它就用最极端的手法,就使用暴力。

它要随时向世人证明铡刀是掌握在它手里边的,它掌握着这个国家每一个公民的生杀大权,你的头不是属于你的,是属于党的。秋后算账不是为了它要去信守什么所谓的传统。我认为它要在9月25日去杀夏俊峰,在核准了这么久的时候去杀夏俊峰的话,应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十一国殇日来清场,为即将在11月份到来的中国共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来清场。它敢于去违背民意,敢于在这个维稳体制上,用这样一种手段来达到最大程度的恐吓和震慑的作用,这是为什么他可以去“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力量所在。

主持人:谢谢胡佳先生。我们再接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下一位是加州的孙先生,孙先生您好。

加州孙先生:我觉得法轮功,为什么现在不从头开始做,搜集这个党的大头的子女移民的资料,住在哪里、买在哪里。法轮功这么多人,你把他安排好,哪一天就像以色列抓希特勒这些人一样,那些纳粹党一个个被清算。所以你在海外给他抓下来没有关系,他在国内就不敢动。这是我的一个想法。你们太软了,它把你们当作羊宰。他城管都是执行命令,立法那些大头通通在海外、在世界各国,他在美国就不敢犯法,因为美国抓得很厉害。

主持人:谢谢。我们再接下一位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城管打死人几乎每天都发生,因为很多都没有报导出来。在武汉多少年前,打死一个留美回去开公司的董事长,他开一部车子去,一看那么多穿制服的打一个小贩,他就把照相机拿出来照相,一照相,城管发现就回过头来打他,三、两个来打他,他就说你不要打我,我是董事长我有钱哪,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你不要打我。他就要把他打死,他怕那个曝光,结果硬是把他打死。打死以后报纸就不准登了。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我们回到今天的话题,我们知道夏俊峰这件事情引起了很多人的愤怒,您认为夏俊峰之死到底是谁造成的?谁的悲剧?它对中国人有什么样的启示?

李天笑:我先简单回答一下刚刚两位观众的问题,为什么不敢摘刘志军这样的人的器官,很明显刘志军是它制度的人,他们是一起的,他们之间的矛盾只不过是内斗所产生的结果。而像夏俊峰这样的人他无权无力,像法轮功这样的团体也没有任何权力,在这种情况下,他就会任意摘取你的器官,不用得到你的同意。这是一个原因。

再有一个就是搜集资料的问题。法轮功很多人都受到迫害,我们知道“追查国际”是一个很著名的组织,搜集了很多关于迫害法轮功的资料,各种录音、各种证据都可在网上查到。刚才你的问题是?

主持人:就是夏俊峰之死到底是谁的悲剧?谁造成的?它对中国人有什么样的启示?

李天笑:我认为夏俊峰这个悲剧,不单单是一个城管的问题,也不单单是司法不公的问题,而是一个制度性问题。中共把这些城管作为保卫它、维持它统治的工具在用,所以这个制度不铲除的话,那么这个现象就会存在下去,而且像夏俊峰这种悲剧还会出现。

主持人:我们还有一分钟,我想问一下胡佳先生。在夏俊峰这个事情上我们看到中共所表现出来对人性的漠视,和民间表现出来这种人性的大善,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对此您有什么感受?

胡佳:这就是中国的希望所在,越来越多的人在中共这种专制体制的统治下开始觉醒,因为许多人在自己没有受到侵害的时候,自己永远沉睡着。但是这个体制的运转,它就是不断的在剥夺你财产的权利以及人格的权利,所有普世价值中天赋的权利它都要去侵犯。这个体制的贪、暴、闭、蠢,它只能在这种形势下运转,那它就制造越来越多的对手,越来越强大的对手,终会有“水能覆舟”的那一天,有推翻这个体制的那一天。

主持人:谢谢胡佳先生,谢谢李天笑博士,也感谢观众朋友的参与和收看。我想如果每一个人做自己应该做的话,这个社会就会改变。谢谢各位收看,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