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协还是撕破脸?薄熙来上诉期进入倒计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3日讯】(新唐人记者钟棠综合报导)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因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罪于9月22日被一审宣判无期徒刑,根据判决书,薄熙来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10日内提出上诉。由于10月1日至7日是中国“十一”长假,据法律规定,薄熙来案的上诉截止日期也就被顺延到10月9日,过期则不再享有上诉权。

外界普遍猜测,薄熙来针对法院宣判上诉的可能性极大,但上诉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

据多家海外媒体报道,在一审判决后的第二日,薄熙来家人23日已正式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美国之音报道称,薄熙来被判处无期徒刑后,已经确定口头告知法院,将就所有判决提出上诉。预料最快薄熙来的律师将在十一长假期后提出书面上诉。 但截至目前,无论是薄熙来辩护律师还是中国官方渠道,都未证实此消息。

鱼死网破还是互相妥协?

薄熙来究竟是否上诉,至今还没有一个确切消息。未来几日可能发生三种情况:1.薄熙来上诉排期二审;2.上诉被驳回;3.不再上诉。

第一种可能,薄熙来上诉,继续围绕指控提供新证,法院排期再审。

外界普遍预计,薄熙来上诉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在薄熙来案宣判第二天便刊登了长篇专稿《薄熙来案判决: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强调,对薄的判决“量刑适当,充分体现罪责刑相适应原则”,“罚当其罪,罪刑相称”。

不过也有评论人士认为,薄熙来上诉能否改变判刑结果,取决于薄熙来的认罪态度,也取决于薄在多大程度上能帮助习近平巩固权力。如果薄熙来揭发周永康、曾庆红等人“立功”,二审减刑并非没有可能。

当然,上诉也有可能导致薄熙来彻底与中共“撕破脸”。如果说一审前双方还有一定的默契和妥协的话(双方都不涉及政治因素),那在薄熙来当庭否认,官方从重宣判之后,两边已经在这个问题上难以有任何共识。如果二审撕破脸,那现场的控辩对峙一定更为激烈和针锋相对,甚至会有鱼死网破的现场表演。

第二种可能,就是薄熙来上诉被驳回。从法院的角度,是否接受上诉,其衡量标准只是是否跟本案有关,对于指控,被告是否能提供新的有效的证据。也即表示,薄熙来是否有第二次“表演”的机会,主动权并不在他本人手里。尤其如果薄熙来的上诉内容脱离原先检方对其的指控,而将话题开始引向政治的时候。

如果说庭审前几日薄熙来为自己辩护的证词大多围绕着“钱” 来说,在后两天以及最后陈述中,薄的证词就渐渐开始超出中共的掌控范围,开始大谈薄家家风,上级领导批示处理王立军事件意见,更是强调自己不想做中国的 “普京”,不想跟李克强抢国家总理之位,因为李的位置在十七大之后就已经决定了……种种高层秘闻被其公之于众。如果有二审,抱着“鱼死网破”之心的薄熙来是否会更加难以掌控呢?因此从目前种种信息看,上诉被驳回的可能性很大。

第三种可能就是薄熙来不提起上诉,当然,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不符合薄熙来脾气性格的。

薄罪行动摇中共根基 沟通妥协可能性大

从外界综合报道以及法庭揭示的证据链来看,薄熙来身上确有贪污、受贿的问题,但海外关于其监听胡锦涛、搞政治图谋、贩卖尸体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谋取暴利等等报道,也并非空穴来风。用贪污治罪是中共派系打击政敌最冠冕堂皇的做法,但外界普遍认知,中共贪官多如牛毛,贪腐并非薄熙来获罪的真正原因;用活摘器官治罪,因罪恶太过骇人听闻,有可能动摇中共的根基,因此最有可能被中共高层共同隐瞒和姑息;而搞政治图谋恰恰是中央层面所不能容忍的大忌。这一点可以在薄案发生后,从高层到媒体都在强调要“在路线原则上立场坚定”窥见端倪。薄熙来触犯中央的大忌,中共必不会谅解这些行为,必然拿薄熙来祭旗。

在此背景之下,根据行事惯例,中共极有可能会和薄熙来在私下进行再一步的沟通。虽然无法具体证实,但是这种沟通或许存在妥协和交换。毕竟从检方指控来看,在徐明的问题上,薄瓜瓜也难脱其咎,但截至今天他仍然滞留在美国,中共没有进一步动作,是否就在留着这样一张底牌。

薄案第二季是否会有变数 众说纷纭

在薄案宣判的当天,本台记者就采访了海内外的专家,他们纷纷表示,薄熙来上诉的可能性极大。那么,薄案的下一季是否会有变数,总说风云。

大陆法界人士认为,薄熙来在二审被减轻刑罚的可能性很小。另有海外华人媒体推测,薄熙来最快可以在13年后假释出狱。

中国《炎黄春秋》副社长杨继绳认为:“上诉以后不会有什么变化,都不是法律判决,不是证据判决,很大程度上是政治因素,政治判决。就因为他的判决的程序,不是完全是法律的。”

时事评论员林子旭称:“薄熙来上诉不可能使结果发生任何改变,除非中共内部的权力平衡有了新的变化,中共一向标榜自己‘伟光正’,如果中共高层定了案的薄熙来案被翻案,那中共的脸面往什么地方放?中共党魁习近平也必然是颜面扫地,会直接动摇习近平的权力根本,事态会如何发展就很难想像了。”

时事评论员横河认为,薄熙来不可能东山再起,除了“文革”被整的人,才可以东山再起。

当然,即使最后薄熙来提起上诉,中共也可以进行不公开审判。象王立军在接受审判时,由于其叛逃的内容涉及国家机密,就进行了不公开审判。虽然可能引起外界非议,但相较于薄熙来所可能再度带出的影响,显然这种非议已不足为虑。无论如何,薄熙来事件如何解决,牵动着中共的利益和根基,也牵动着传媒和民众们的神经和兴致。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