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一群“精英”的狂欢而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3日讯】国庆前夕,著名媒体人章文在微博上写下了这么一段话:我就不祝朋友们“国庆日快乐”了,要祝大家“长假快乐”。如果一个国是一帮人通过打败另一帮人夺取的,而人民根本没有权利制约这帮人的权力,那么这国就是这帮人的国,与民何干?所谓“国庆”,是这帮人庆祝他们夺取政权的节日,更与民无关了。

看了这条于我心有戚戚焉的微博时,我不禁为之击掌称赞。早在前一天晚上,我就熬夜写了一篇《一个中国 两个国庆》的博文,隐晦地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没想到章文兄快人快语,以更犀利直白的语言一吐了我心中压抑许久的块垒。

诚如章文兄所言,所谓“国庆”,是这帮人庆祝他们夺取政权的节日,与民无关。于是我突发奇想地在微信(微信号:604448932)和易信上做了一个国庆安排的投票调查,分别设置了如下五个选项:A、旅游;B、回家或走亲访友;C、待在家里各种宅;D、悲催的加班;E、还没想好或其他。截止第二天的中午十二点,两个平台上共收到1526个回复,经统计,有效的回复为1447个,其中得票率高低的选项依次为:C、待在家里各种宅;B、回家或走亲访友;D、悲催的加班;A、旅游;E、还没想好或其他。(具体统计详情请看下图)

从统计结果可以看出,尽管“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被人们赋予了人生必修一课的重要地位,哪怕是在媒体和旅行社的集体哄骗利诱之下,依旧是有相当多的人选择宅在家里或加班,并没有如愿以偿地“出去走走”。这背后或许有诸多客观或主观的原因,但这个结果却直接刺破了官方宣传的“盛世十一,举国同庆”的虚幻。

前年国庆,有机构发布了一个“十一黄金周行程安排”的调查报告,根据报告显示,将近四成的职场人士“十一”要加班,9%的人甚至要连加7天,有56%的人表示自己加班拿不到加班工资。此外,有50.4%的人在过去5年内从未利用 “十一黄金周”出去旅游,有24.8%的人过去5年的“十一”只出去旅游过一次。其中,30%的人为了能够不花钱选择宅在家,26%的人害怕景点拥挤,也情愿留在家里,18%的人则表示自己受困于工作,实在分身乏术。

国庆前网上就疯传一个段子:10月1日新旅游法实施,月收入3w可考虑低端欧洲游,月收入1w到2w请选择东南亚游,月收入低于1w请选择国内游,月收入低于5k请选择省内游,月收入3k请选择郊游,低于2k请选择花生油,低于1k的请选择梦游,低于0.5K请选择地沟油。相比于媒体上铺天盖地有关国庆自驾游高速免费的报导,这个段子更真实地反映了大多数国人的假期现状。对于庞大的底层民众来说,别说驾车,他们连出游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连休假也是可望而不可即。

在这样的现实背景之下,举国同庆的国庆日只能金字塔顶端上一小撮人的狂欢,支撑这些人狂欢的正是数以亿万计民众的无奈和辛酸。在这个所谓的国庆假期里,精英的狂欢和底层的沉默充分展现了一个分裂和失序的中国。这种分裂和失序为这盛世投下巨大的阴影,而阴影笼罩下的庞大底层民众则成为精英眼中可被利用的资源和可供使用的工具。

权力的失衡造成了权利的不均,更导致了社会资源配置严重的不平等,各级政府机构、各大国有垄断企业、各基层执法部门以及各种临时性的红头文件(如热议的“遗产税”“房产税”等等)形成了四台极其强大的财富抽水机,日以继夜,将本来就为数不多的民间财富汲取掠夺殆尽。

面对这样的社会现状,我只能说这个国家已不再如他们当初建立时所承诺的那样,我们与他们尽管生活在同一个国家,但却生存在两个截然不同的社会,壁垒森严而又激烈对抗。在这对抗之中,所有的呐喊和呼吁,都汇成昨日凌晨天安门广场上的军乐,吹响了精英盛宴狂欢的前奏。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