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醒:乱世之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3日讯】有人把薄熙来说得如何如何的能干,好像他也能如矮邓(小平)一样“三起三落”,我则不敢苟同。薄熙来目前就像斗败的公鸡一样,还在法院当众锁了手铐,请问矮邓有受过如此的侮辱吗?薄本人也不得不承认在“修身齐家平天下”方面他十分失败,他直言自己连家都治不好…言下之意已心灰意冷,已经服输,可见他在毛共内部已无立足之地,毫无前途可言。

大家都看过去年他在毛共的“十八大”落幕之时,在散会他在台下最前面行过之时,屁股一颠一颠地得意之情不言可喻,在此之同时也可见他既不深沉又无稳重,而且十分浮燥、刚愎自用。在重庆之时因王立军为了逃命而逃入成都美国领事馆之际,薄氏不顾一切马上派出七十余轮车冲进成都包围美领事馆,就可看出他的浮燥、自负性格。这种性格的人总是生怕别人看不到他的“本事”之处,稍有机会,他就要当众表演一番。特别是那些一小摄愚民就凭此以为他很有才干,我呸!

都当众出了大洋相,被习近平当猴耍,就差了穿囚衣,理光头,早已颜面扫地,薄氏这种人见高就拜,见低就踩,乃真小人也!哪能成大事?!当然这是它们(恕我这样称呼毛共,只因它们的确都是兽类)毛共党内狗咬狗骨鬼打鬼的事,薄氏在辽宁的所作所为丧尽天良、毫无人性令人发指的勾当请问这是人干的事吗?这当然是它们毛共全党共同的罪孽。

行笔至此令我突然想起北宋有一门三杰(苏氏),毛共如今有一门三囚(薄氏)!在大陆无官不贪,无官不酷,无官不淫的事实下,毛共的气数已到了倒数的时刻!

沈阳小贩夏俊峰终于被毛共杀害了,(在此请大家不要用处死、执行死刑、处决等字眼,因为那是相对有公平、有公理、有三权独立的政府而说的;而毛共是非法的枪杆子“政权”乃最大的黑社会)再说那二个披着狼皮的打手──城管又哪能与夏俊峰同提并论?!

那些所谓的城管不就是要混碗饭吃吧,对小贩应该是同一等级,为何就不能生出一点点同情心?而一定要赶尽杀绝?!睁只眼、闭只眼,敷衍了事不是皆大欢喜吗?!为什么非要置小贩于死地才肯罢休?其野蛮狠毒的行径有二种原因:第一,那些既是屁民又是城管的打手,他是狐假“狼”威,想取人性命来取悦他的上级;其二,他们是想谋财害命──一心想打死小贩之后去变卖小贩所遗留下来的仅有之一点点身家财产──做小贩必要使用的骑车以及一些必需器具,变卖之后它们几个人面兽心的城管就地分赃,因此才会猛下杀手,往要害打,往死里打,毫无人性!

有些贱民还说什么:伊能静既收了夏俊峰的儿子作为自己的义子,为什么不连带城管的儿子也收为义子?当然,打手城管的罪应不及他们的小孩,但那些城管是蓄意杀人!而夏俊峰是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之际在万般无奈之下因急切自卫(这是人性反应的必然)失手杀了二个畜生──城管。很明显夏俊峰乃情有可原的,之后有六个当时在场的路人自愿想为夏俊峰作证证明事实上是因那些城管先动歹心只想谋财害命而动手要活活打死夏俊峰,但是毛共当局不准六个证人到法院作证,这明而显之乃心中有鬼。

记得当局审判薄妻女杀人犯谷开来(她是谋杀犯,案情严重得多。)之时,曾说“要珍惜人命”,所以判个死缓(它们一班毛共兽类指的是杀人犯谷开来),犯妇既不需戴手铐也不用穿囚衣,真正是蛇鼠一窝,暗无天日!这就明确张胆地告诉人们:“中国人民的生命不值得珍惜,而只有它们毛共党员的命才值得它们去珍惜”,明白了吗?

那一小摄为毛共效力卖命的贱民,毛共们一惯是这么横行的。如今的大陆正是:朝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朝,如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致生灵涂炭,因强拆迁而被惨打的流离失所、因做小贩的弱势人们朝不保夕,草根阶层百姓命如草芥,毛共胁持大陆上十余亿人民作为人质,动不动就说成这是人民的决定,硬要强奸民意。因此必须认清毛共的真面目,再也不可受它们所骗,人民才有希望。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