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中石油在缅甸遭遇滑铁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4日讯】中石油最近厄运连连,因失势的大靠山周永康命运难卜,反腐风暴直卷中石油高层,中石油以重金在北美购买濒临枯竭的贫油矿,相关高管和经手人员中饱私囊,已被逐一曝光。然而,来自更高层的决策失误却不能让中石油去背黑锅,那是中共一而贯之的思维定式所致,眼前例子就是中缅油气管道建设的举步维艰。

北京政权向来“和尚不亲帽儿亲”,和其他专制政府关系甚笃,中共就自己掌控权力的经验很容易得出结论,和对方政府的核心集团搞好关系,走上层路线就一通百通。中缅油气管道就是这种心态的产物,中方与缅甸军政权达成协议,修建一条长达700公里的油气管道,从中国境内蜿蜒到缅甸南部港口。50亿美元投资全部由中方承担,缅甸方面每年获得1300余万美元的过境费。至于中方给缅甸军政权什么许诺,中石油又给了那些寡头什么好处,这都不在本文探究范围。只是搞定上层就搞定一切,“独裁是独裁者的通行证”,这种中国特色的思维,是否永远行得通?
缅甸是个多民族国家,军政权对缅北的行政能力十分有限。缅甸除了民族冲突,还有佛教徒和穆斯林的族群冲突,中国在缅甸的投资失败已有密松水电站的前车之鉴,该水电站设定在伊洛瓦底江干流上,缅甸军政府找了欧洲和日本多家公司,均无人允诺承建,最后还是中缅之间走上层路线,由缅甸水电部、军政府的合同商、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合作建造这座世界排名第15的大型水电站。这个全部由中方勘测和设计的项目于2009年奠基开工,并开始强制迁移库区居民。谁知不但受到克钦民族组织反对,也触犯了当地山民崇拜山神水神的文化禁忌,总之处处受到强烈抵制。不得已,缅甸军政府与2011年宣布搁置该项目。

密松水电站好歹还是中缅合作的项目,而中石油的油气管道却是中方独资,中石油是大国企,在国内素来受到政府的行政支持和财政撑腰,它已习惯了这一套,以为有缅甸军政权高层首肯就一路绿灯,所以中石油对油气管道所经之处,既没有和地方政府沟通,也没有对草根社区接待规划和订立合同。缅甸政府每年提取1300万美元油气管道过境费,但付出环境破坏成本的沿线社区和居民,几乎没有任何收益。更加上缅甸军政权在普通民众心目中形像极差,这种权力寡头加外国资本攫取暴利的模式,根本就是缅甸民众的噩梦。

中方更没有想到的是,缅甸军政权在强大的国际压力和内政困扰下,决定“从良”还政于民,先后开放报禁党禁,并定下2015年实行大选。军人政府不但霸王卸甲,脱下军装,而且集体退出历史舞台已成定局。如此背景下,中方过去和军人独裁政权的亲密关系,在缅甸人民眼中就成了“负能量”。可以断言,未来民选政府将公开揭露中石油和军政权寡头的利益交易的黑幕,现在进展缓慢和造价严重超支的油气管道,恐怕前途未卜。

再将话题转移到前一阵习近平出访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共和国,这是天朝大国前后三任领导人对这两个中亚小国的最高国事访问,原因无他,除了地缘政治,更重要的是这两个小国都有丰富的天然气,中方为了能源,什么天朝架子都要放下。

土库曼斯坦从苏联分家出来,其实土库曼斯坦就是汉代司马迁所记载的大宛国。土库曼斯坦的国宝大宛良马,享誉已逾三千年。说得更通俗一点,它就是《射雕英雄传》里黄蓉的小红马。这一马种体格修长,步履轻盈,姿态飘逸,疾跑时颈部流汗有血色,故称“汗血宝马”。

说起来在文革前的六十年代,内蒙古尚可偶见汗血宝马的野生原种,然而草原上实行人民公社化后,再加上文革“农业学大寨”,内蒙古到处拓垦耕地,草原大面积退化,野马再也无法生息繁衍,从此绝后。而草原上最繁荣昌盛的物种是什么?是老鼠!只要驾车开进草原一揿喇叭,便可见受惊的鼠群潮水一般四下逃窜。

当今内蒙古生态环境比起文革时更恶劣百倍,中央和地方政府对能源的需求和对GDP的盲目追逐,使得内蒙蕴藏量很大的煤田受到竭泽而渔的过度开发。现在更把手伸到中亚邻国,向土库曼和哈萨克要天然气和矿产,当然走的还是上层路线。而这两个中亚国家实行的是后极权主义统治,还是原先的共产党改换名字而后的集权统治。可以断言,缅甸的滑铁卢迟早会在中亚重演,专制思维以不变应万变,终归是会鸡飞蛋打的。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