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南山:城管 请你把枪口抬高一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6日讯】夏俊峰走了,他带走的不是社会公正,却是相反。当然,四年前也有两条人命陨去,作为死者及其亲属,他们同样悲伤,他们的死去与夏俊峰直接相连。应该说,四年前的两名城管被杀与今天夏俊峰的死刑,都源于早该修正或废除的城管制度。如果不做这方面的工作,下一个悲剧注定还会上演。

但是,现有城管制度之外,对于城管人员,并非只有一味为自己开脱与推责的选择。作为城管,服从上级也好,管理城市也罢,都在其职责范围之内,但是不对被管理物件小贩施暴,激化矛盾,导致血案,却是城管人员可以做到的。这里一个最著名的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事例便是——柏林墙推倒后,一曾打死过“叛逃”人员的原东德员警受审。该员警说:“我无罪,我那是奉命行事。”法官道:“不错,你是奉命行事。但,你完全可以把枪口抬高一寸。”

把枪抬高一寸,从此成为不助纣为虐,在自己力所能及范围内减少罪行的著名论断。

历史上有不少强权暴政与弱势群体对垒事件发生,其间总有双方仇恨血案发生。在强权暴政当道之时,那些奉命执行命令者往往不容易约束自己的施暴倾向,很容易倚仗权势无视弱者的生存权与人权。一旦强权暴政被推翻,正如那位东德员警受审时为自己振振有词的辩解一样,表白自己不过是奉命行事,与罪行与否无关。

在无数次员警或城管与民众的冲突中,如原东德员警开枪打死“叛逃”人员类似事件屡屡发生。在四年前夏俊峰杀死两名城管人员案中,被刺的两名城管申凯和张旭东,是不是也有东德员警奉命行事的暴力?不然,一个身高106米多的小贩,何以敢于用水果刀刺向一米八身高的城管?显然,两名城管申凯和张旭东扮演了类似于东德员警奉命行事的暴力角色,才导致了他们的被刺身亡。

四年后的今天,申凯的父亲申向党和张旭东的妻子纪晶得知夏俊峰死刑后,丝毫没有反省他们的儿子与妻子是否与那位东德员警有着同样的罪行,反倒是看上去公允的感慨:“法律最终还了我们公道。”

回顾一下去年四川什邡群体事件中,那位胖乎乎的员警恶狠狠的向学生施暴,被人们人肉搜索,以及餐馆打出标语不给员警提供饭食,便是对那些不愿把枪口抬高一寸的所谓奉命行事的罪犯的惩罚。再看今年以来延安城管对自行车商家的暴打,湖南临武城管打死瓜农,以及今天发生在深圳东门7位大汉竟然对手无寸铁的老爷爷拳脚相加的暴力执法事件,无一不是执法者不愿把枪口抬高一寸的思维作怪。在他们心目中,借着那身执法制服,彷佛自己变成了法律的化身,面对弱势群体的小贩,没有同情心,没有怜悯,更没有爱心,哪怕是一个所谓的临时工,同样以老爷作威作福的姿态俯视小贩,完全不顾及小贩的个人尊严与人权。在他们心目中,管理城市管好城市就是一柄冠冕堂皇的尚方宝剑,至于什么是把枪抬高一寸,不助纣为虐是没有概念的。

在网路舆论中,一边倒的为小贩鸣不平,指责暴力执法人员的声音几乎淹没了城管人员的自我声辩。静下心来,我们聆听城管人员内心活动,或许也应该理解他们的苦衷与难处,他们不过是奉命行事,罪在制度之恶,个人或许只是为制度背过。然而,一旦我们清楚那个审理东德员警法官所言,你可以把枪口抬高一寸。我们便有了起码得是非判断,尤其是作为城管人员,更应该清楚自己的行为分寸与罪行边界,所谓奉命行事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搪塞和狡辩而已。

在一个充满暴力执法成为常态的不正常的社会里,作为执法人员,必须要有“把枪口抬高一寸”的自我道德自律与良知约束,切不可以奉命行事为自己的罪责开脱辩解。只有这样,在城管制度没有做出根本性的改革之前,才能够尽可能的避免下一个夏俊峰案式的悲剧发生,才能够改变这个彼此伤害,相互仇恨,阶层撕裂的社会。

城管,请你把枪抬高一寸,既是为那些弱势群体小贩的生存与尊严,也是为你们自身的安全与名声,更是为这个和谐社会增添更多的安全阀门,让社会逐步走出暴力循环的怪圈。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