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洪愿:天安门自焚案与傅怡彬杀人事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6日讯】60.法轮功练习者在天安门自焚

2001年1月23日,一场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自焚之火,经过中国媒体的反复渲染迅速传遍全世界。自焚者被一口咬定为法轮功学员。声情并茂的揭批中,要刻意煽动的是对法轮功的仇恨。

中央电视台的自焚节目播出后,许多人信以为真。但海外专家通过慢镜头仔细观察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自焚节目,惊奇的发现这其实是一场蓄意陷害法轮功的伪案。

细心的观众只要把电视镜头放慢就可以看见,在被官方媒体称为自焚而死的刘春玲身上的火焰基本熄灭时,有人突然用物体猛击她的头部,刘随即倒地,一条状物快速弹起,又以极快的速度从空中落下。那么究竟谁是出手打击的人呢?如果把那一时刻镜头止住,会看到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击的方位。

另外,天安门广场没有灭火器,员警也不会背着灭火器巡逻,怎么可能在一、二分钟内就有4个人立即拿出灭火器围在刘春玲身边?

官方媒体报导说:“被烧重伤12岁的小姑娘刘思影在医院立即进行了气管切开手术。”但是我们在电视节目中却听到刘思影声音清脆地在与记者对白,难怪一位美国西医大夫看完此报导后,笑着说:“气管切开手术后,人是绝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恢复讲话能力的。”

官方媒体还报导说,自焚者王进东被严重烧伤,可他两腿之间装汽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头发也基本完好。而且,他打坐、结印的姿式根本就不像法轮功学员。镜头前,王进东右边拿着灭火毯的员警,没有紧急扑火的运动感,他拿的灭火毯是静止下垂的,好像是为了拍照而摆好的姿势,这样的镜头场面发生在整个突发事件的一、二分钟内,而且摄影机处在最佳的拍摄角度……疑点重重。具有世界先进水准的台湾大学中文语音识别实验室,对《焦点访谈》中三次出场的王进东作了语音鉴定:第一集中的王进东与其他两集中的王进东不是同一人。

显然,有人精心策划导演了这场“自焚案”以栽赃法轮功。那么导演者是谁呢?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2001年8月向联合国提交的“天安门自焚”的报告中公布:“我们从录影片中得出结论,天安门自焚是中国政府一手导演的。我们备有这个录影片的拷贝,以供派发。”

2003年11月,分析自焚案重重疑点的英文记录片《伪火》,以其严谨求实的风格和对黑幕的曝光获得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61.法轮功痴迷者傅怡彬杀父杀妻害母案

新华社2001年12月23日报导说,北京市“法轮功痴迷者傅怡彬”在法轮功的“精神控制”下,杀父、杀妻、害母,造成了“又一人间悲剧”。 “一个本来老实、孝顺的人,为什么会变成残杀自己亲人的恶魔?”报导称,是因为傅怡彬练了法轮功之后“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没有家庭、亲情、友情、法制、社会责任等正常人的观念和思维”,只有“‘圆满’、‘上层次’、‘天国世界’”,“把杀害亲人、毁灭家庭等等大逆不道、惨无人道的行径,也当作是为‘上天国’做的好事、善事”,所以才会“灭绝人性地残杀自己的父母和妻子。”

在看过官方媒体关于傅怡彬杀父杀妻害母的报导后,原北京居民马瑞金对媒体爆料说,“他(指傅怡彬)有一个亲戚在黄寺大街附近住,和我曾经是同事。大概是在93年的时候,他的这个亲戚就和我们说过,说他经常就是不穿衣服,一丝不挂的就到处乱跑,家里人怎么管都管不住。”另一位大陆公民也在网上发帖披露了相同的情况。他说“我原来就认识傅怡彬的亲戚,中央电视台播放‘京城血案’后,由于好奇就去问傅怡彬的这个亲戚,据其向我透露:傅怡彬原来就神经不正常,而且经常犯病。”

其实,不用去问傅怡彬的亲戚,看过官方媒体的报导后,凡是细心的观众都会发觉傅怡彬的神态不正常,而对于真修法轮功和真正了解法轮功的人来说,更能由此断定傅怡彬根本不是炼法轮功的!

虽然官方报导把杀人现场和法轮功书籍甚至是傅本人打坐的照片强行摆在一起,但傅本人的亲口讲话却不争气,从开始到最后,他讲的每一句话都在证明他不是炼法轮功的,而是在背别人写好的台词。主人公说的话是假的,那其他也就更不用说了。杀人现场对于公安部门随时可以得到,法轮功书籍摆进去也很容易,这手段在江氏集团制造的“1400”例中早已用过,至于那张打坐照片,不炼功的人强行盘坐一秒钟即可拍到。

不妨,我们随便拿出两段傅的讲话:“他(指傅怡彬)还说,他杀害自己的亲人是为了修‘元婴’……我把他们杀了以后,他们3个人的‘元神’‘本体’直接入我的小腹,然后形成太阳、地球、月亮这种宇宙结构,在我的小腹、丹田处不停地转……”

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出,傅怡彬关于元婴的这段话根本不是法轮功的内容。元婴是怎么修出来的?《转法轮》中说得很清楚:“人在世间法修炼当中,修炼到中层以上的时候,就是在世间法的高层次上修炼的时候,人就开始出元婴。……元婴在丹田上生出来,在极微观下比针尖还小的时候就能看到他。

另外说明一个问题,真正的丹田就一块,在小腹部位。会阴穴以上,人身体的里边,小腹以下,就是这块田。很多的功,很多的功能,很多术类的东西,法身、元婴、婴孩,许许多多的生命体,都是从这块田上生的。……元婴就从小腹部位这块丹田生出来,慢慢的越长越大。长到乒乓球那么大的时候,整个身体轮廓都看清楚了,……”(《转法轮》151—152页)。

可见,《转法轮》中说得再明白不过了,修炼人“修炼到中层以上的时候”“人就开始出元婴”。“元婴在丹田上生出来”。而傅怡彬却说杀他的三个亲人以后,他们的“‘元神‘’‘本体’直接进他的小腹,生成太阳、地球、月亮……”。这是不是在胡说?官方报导中曾说傅每天学法看书至深夜2点或3点,而且是炼功三年半的人,果真是这样,他会如此无知的胡说元婴是杀几个人进入他的小腹变的什么什么东西吗?

不是傅怡彬自己会这般胡说,是为他编写台词的人在教他胡说!

再看另一段话:

问:“你这算不算大逆不道?”

答:“我们非常孝敬。为什么把他们砍成那样,我是孝敬心,使他(们)脱离苦海,到一个更高境界,更高层次去。”

“我想这种事情,在看你站在什么角度上看问题。站在儿子、丈夫的角度上,面对的是父母、妻子、是大逆不道,如果站在国家角度上那是违法犯罪,如果站在‘大法’的角度上,认为这是人间正道。我是站在大法角度上做这件事。”

“我把他们杀了,整个我们这一个大家子,修炼成了以后,到了极乐世界,永享欢乐。”

而《转法轮》中明确告诉炼功人:不能杀生!请看:

“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得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因为杀生后出现的问题太大了,我们得跟大家详细地说一说。”

“我们讲,当一个人针对另外一个人做了不好的事情,他就会给人家相当大的德作为补偿,这是我们一般指占有别人的东西等。可是一下子把一个生命结束了,动物也好,其他生物也好,那么就会造下一个相当大的业力。杀生过去主要指杀人,造的业比较大。可是杀一般的生命体也是不轻的,直接产生很大的业力。特别是炼功人,在修炼过程中,在不同层次上给你设了一点难,那都是你自己的业力,是你自己的难,给你摆在不同层次上让你提高的。你只要一提高心性,就能过去了。可是一下子上来这么大的业力,你怎么过去?凭你的心性,你根本就无法过去,就可能使你根本修炼不了。
………

杀生不只是会产生重大业力,还涉及到一个慈悲心的问题。我们修炼的人不得有个慈悲心吗?”(《转法轮》229——234页)

凡是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能从《转法轮》中体会到李洪志先生的严格的要求:炼功人不能杀生!不仅不能杀人,连一般的生命体——动物、其他生物如植物等都不能杀!李洪志先生还要求炼功人要修出一个慈悲的心。而傅怡彬却杀父母杀妻,他算什么炼功人!他做的事正是法轮大法根本不允许做的!任何一个炼法轮功的人看到一个人杀人,都会制止。这一点《转法轮》中也有明确论述:“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转法轮》329页)

傅怡彬还说他这一大家子修炼成了以后到极乐世界去,这更荒唐到可笑的程度。因为翻遍所有法轮大法的书,也找不到一句炼法轮功要修到极乐世界去的话!真正炼法轮功的人谁都知道要修到哪里去。“极乐世界”那是佛教中讲的一个去处。一个炼功三年半的人会出这种笑话吗?从这一点看也说明傅怡彬不是炼法轮功的!

傅怡彬既然不是炼法轮功的,那么官方报导中利用这件事污蔑法轮大法的一切污秽之词也就不用再去驳斥了。其实,每一个亲身接触过法轮功学员的世人都知道,他们的言行没有一个像傅怡彬这样的!真正的法轮大法修炼者都会按《转法轮》的要求时刻修自己的心,遇到什么问题都找自己的原因,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因为《转法轮》中就是这样要求大法弟子的:

“做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转法轮》131页)

“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140页)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