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薄案”落幕后的思考与感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7日讯】闹腾了将近一年的薄熙来案件,终于在山东济南市中级法院划上了句号。薄熙来被该院(实际上是被他的党)判处无期徒刑外加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薄氏个人名下的全部财产(请注意,只是其“个人”名下的财产,至于如瓜瓜公子在海外有无财产,我等小民自不敢妄言。否则便是“造谣”,抓你没商量)。其实对薄熙来而言从被控制、“双规”之日起,什么“政治权利”早已是一句空话,现在加以“剥夺终身”无非是欲堵死他有朝—日可能“东山再起”的后路。但这在中国也很难说,刘少奇不是被“永远”开除出党了吗?可是不到十年又成了“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了。正如古人说的“世事如棋局局新”,信哉,斯言也!

不过今日的党国比之当年毛泽东的政治整肃,在手段上确实“与时俱进”高明得多。当年整高岗,整彭德怀,整刘少奇,直到邓小平整“四人帮”,整胡耀邦、赵紫阳,概莫例外,小到“资产阶级自由化”,大到“分裂党”、“复辟资本主义”、“篡党夺权”都是政治罪名。这样“整”起来虽然既轻车熟路,又得心应手。但政治风向—变,罪名便难以成立。给对方留下了“咸鱼翻身”的极大空间。大概人家也“吃一堑长一智”,于是明明是政治权斗,现在人家却甩开政治不谈,用经济贪腐,男女关系一类问题来收拾你,叫你既“死”得难看,也轻易翻不了身。所以从陈希同到陈良宇都用的是这个“模式”。更由于今日中国社会物欲横流,道德崩溃。贪腐成风,贿赂公行。大官大贪,小官小捞,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官员(特别是有权有势的大官)能有几个是干净的?正如坊间调侃的“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便是王宝森”。所以不管陈希同还是陈良宇本身就是集贪官、情妇于一身的主。一旦权斗需要收拾你,自然信手拈来,全不费功夫了。

因而这次判薄熙来的贪腐也罢,滥权也好,肯定有其事没有冤枉他。但接下来人们不禁要问:薄熙来就这么点“事”吗?如果是这样,那么也就是说,薄熙来的贪腐仅是在大连市和辽宁省担任一把手时接受了商人徐明的贿赂,贪污了王刚送上门来的什么“涉密工程”余款500万,仅此而已。至于以后担任商务部长,荣升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外放”了重庆市委书记等高官后,薄熙来同志便已迷途知返,洗手金盆,用“党性”严格要求自己,立地成佛,是个大大的清官了。我看这也未免太低估民众的智商了。

不说别的,先说他在大连,有个叫冯.哈根斯的德国人要在大连建个塑化尸体的工厂。就是要拿死人的尸体通过“塑化”工艺定型做成奇形怪状的样子,拿去展览卖钱。既恐怖又恶心。而且是对逝者极大的亵渎与侮辱来谋利。所以这个冯.哈根斯几乎跑遍了全世界,几乎没有哪个国家的人同意他搞这种侵犯人类尊严的事。唯独到了我们伟大的祖国,唯独在薄熙来治下的大连,便找到了知己与“同志”,一拍即合。由薄熙来亲自审批,一路绿灯而开张大吉。后来大量的“塑化尸体”拿到欧美各国去展览谋利。于是引发自由世界捍卫人权的正义之士极大的愤怒。当时美国的吴宏达先生,更指出这些尸体来自囚犯和不明不白被杀害者。背后更涉摘取与盗卖器官。顿时引起轩然大波。终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而当时薄熙来同志正春风得意青云直上,所以这事在大陆被“封”得严严实实没人敢报导,几乎成了“国家机密”。只有会上网“翻墙”的人才略知一二。

薄熙来不是傻瓜,不会不知道这种事的利害与风险。有道是“无利不起早”,对他薄熙来无利的事他会去趟这“浑水”?而且薄熙来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没大利可图,他肯去屈尊亲自审批?这中间是些什么“猫腻”,涉及什么样的腐败?笔者不能肯定吴宏达先生前面讲的事是否全属实。但这次审判薄熙来至少应查—查,审一审,若是谣言,也好“辟谣”呀。这么大—桩公案,怎么会被“忽略不计”了呢?

再说到了重庆,成了封疆大吏,一方诸侯的薄熙来。更是权势倾天。所谓的“唱红打黑”不仅闹“红”了西南半边天,甚至波及全国。薄熙来动用公帑与国家资源,叫公务员不上班,教师学生不上课,甚至街上的大爷、大妈,寺庙里的和尚,都一齐弄去唱他娘的什么“红歌”。甚至监狱里的囚犯也必须来凑热闹,齐声高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俨然一副“世界大同”的盛世景观了。因而当时的“九常委”中就有七个去了重庆为其“背书”。无耻的御用文人更称此乃“时代绝唱的丰碑”。不过这“丰碑”究竟浪费了多少民脂民膏,少说也是好多个亿。你们的“毛伟人”不是说过“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吗!怎么这次审判提都不敢提一句?

当然更骇人听闻的是薄氏的“打黑”。姑且不提海外“敌对势力”讲的事实。只消上大陆半官方的“百度”网站,输入“薄熙来重庆打黑”的关键字一点击便可“搜索”出他老兄当时在重庆—口气便“揪出”了500多个“黑社会组织”,其中大半是合法民营企业家,这些企业家被判重刑,甚至惨遭杀害。从中强行没收了1000多亿的资产,而这些资产的处理却不清不楚,不知入了谁的私囊?如此明火执杖杀人劫财,这比徐明给薄瓜瓜公子包了个飞机,买了个房子那点“小钱”不知要大多少倍。其性质更是恶劣。这次审判怎么大家都装糊涂了呢?

还有更精彩的是,薄熙来与ㄏ原本情同手脚,可说是“通家之好”。王立军称薄夫人谷开来为“五哥”、“瓜妈”;谷开来则称王立军为“鬼子”。不知是昵称,还是布尔什维克的特殊用语,但我觉更像黑社会组织里的黑话。不过小人之交大约都长不了。因谷开来杀死英国商人海.伍德,王立军要胁薄熙来双方从而产生相互火拼,最后导至王立军化装逃入成都美国领事馆。而随后薄熙来竟敢调动警车跨省越界追至成都,包围美领馆,差一点侵入“美帝”在华的外交领地。如此重大的“政治风波”,早已闹得全国、全世界舆论沸腾。这究竟是“谣传”还是确有其事,怎么这次审判,也不提不问,不了了之,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以上种种,只能表明一点,那就是这次被审判的薄熙来与其说是个罪犯,勿甯说更像个战俘,是个在中共官场权斗中被打败了的“俘虏”。这次审判既不是为了惩治腐败,也不是为了要限制官权。所以“审腐”是选择性的“审小放大”,根本体现不出法治的精神,只有人治,党治。更谈不上要对打击腐败动“真格”,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去。实际就是以反腐惩贪之名把政敌斗倒、斗臭,将其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罢了。所以就注定了只审哪些事,定哪些罪,不但是选择性的,而且是精心挑选的。所以只谈大连、辽宁的事,而重庆的事几乎绝口不提。因为一提“唱红”就会涉及到敢治路线,政治斗争,薄熙来就成了事涉“篡党夺权”的政治犯。就会给薄熙来有朝一日可能会像刘、邓、彭、罗等人那样“翻身”留下变数。特别是“新政”当局又在重新尊毛、崇毛,反对西方“资产阶级宪政”的政治气氛下,无异于将薄弄成当今“左派”的领军、乃至领袖人物。其后果之严重,不得不令当局畏而却步。由于不敢提“唱红”,与之“共生”的“打黑”同样成了禁忌。因为薄氏在重庆借“打黑”之名,大肆关、杀资本家,没收其财产。这一套恰恰就是当年毛泽东的打土豪、分田地,没收资本家财产的新世纪再版。因此明知其中问题多多,涉嫌比大连、辽宁大得多的贪腐黑幕。也只好大家来个“难得糊涂”假装不知了。

这着“棋”虽然走得“高瞻远瞩”,但副作用也十分巨大。薄熙来被判无期后,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在重庆街头随机采访了几个人,问他们对此的看法。其中重庆师范大学教授张育仁先生谈得非常理性、正确。他说:“薄熙来重新采取文革的做法,利用其政治威权,各单位、学校、部门耗用大量的公共资源来唱红歌,而本职工作没人管,这一点我认为是非常成问题的。第二就是打黑。什么是黑?没有一个具体的法律标准,他认为谁是黑,就抓起来,而且在背后完全操纵法律机关,不顾及法律程式。这些对知识界来讲,不仅是反感,而且对重庆市的文明形象造成很大损害。”张教授的看法无疑体现出中国知识人的良知与正义。

但是接下来几位市民所言却叫人大跌眼镜。—位叫万达咏的作糕点的退休女工人说:“我确实觉得(对薄熙来的好)真的是体会太深了。三十几年工龄我没有分到房子(直到现在才住进廉租房)。所以说,我觉得我还是很感谢他。”。薄熙来在重庆把“打黑”没收的上千亿资金,拿了一点点出来,修了一些廉租房,确实让一些贫民住了进去。也修好了—些多年无人管的烂路,为了市容美观也免费给一些市民整修了—些临街的阳台,也确实抓捕了—批抢劫犯,盗窃犯,令重庆秩序大为好转。所以许多老百姓就只看眼前这一点与他本身利益相关的事,认为薄熙来好。—个叫张德鹏的工人情绪激动地对BBC记者说:“不公正的、不公正的判处。法律不公正。我就这么说。”笔者在薄熙来被“双规”后也去重庆访友。笔者当年的“右派”朋友知识份子对薄普遍反感。《血纪》作者孔令平老先生甚至动粗口地骂薄熙来。但—些“右派”的夫人与家庭妇女等则“持不同政见”。她们说“我觉得人家薄书记比现在好多当官的好,我们门口这条烂路,好多年了嘛,哪个管?就是薄书记派人修的”。有个人更告诉我,重庆一群放回来的小劳教生活无着,托—位“右派”朋友打个报告请求有个社保。据说薄熙来当即表态“人家这个要求不高嘛,给人家办了”!薄书记一句话,自然马上落实。朋友对我说,这群小劳教对薄书记真是感激涕零。

笔者又不是官,何况当时薄已经倒楣了,朋友没必要说假话哄我。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反差?说明当今许多官员,只知当官,捞钱,玩女人,享福,根本不给民众办一丁点哪怕“作秀”的好事。薄熙来也捞钱,也玩女人,也享福,但他能把捞来的钱中哪怕百分之一、二、三拿来去作点哪怕是“作秀”是“收买人心”但总算是好事。中国的老百姓善良得没法再善良,要求之低没法再低。他们根本不会想到自已会是什么国家的“主人”。什么“公民意识”,“纳税人意识”对他们来说,无异于给要饭的谈住海滨别墅。所以他们根本不管你什么政治路线,你唱红歌,还是唱黑歌。你让我能住上一间廉租房,你当皇帝我也认了。但现在许多官员连老百姓这么低的要求也不屑一顾,还要对百姓动辄今天“整治”,明天“严打”。这就是中国的悲哀。正如有人指出的:“咱们中国大陆人没有骨气﹐逆来顺受……中华民族远不及俄罗斯民族刚强﹑勇敢﹑正气﹑有尊严﹑有作为。中华民族出不了力挽狂澜的赫鲁晓夫和顶天立地的叶利钦﹔也孕育不出《多瑙河之波》这样伟大的作品和枪毙齐奥塞斯库这样豪迈的情怀。曾经像灯塔般屹立在世界东方的中华民族已经迷失了自己的座标。”说得多么好啊!这就是几十年前鲁迅就已指出的只求“暂时当稳了奴隶”便开始三呼万岁,歌功颂德。也映证了那句名言:什么样的政府,便会有什么样的百姓;什么样的百姓,便只配有什么样的政府。

所以这次审薄,既伤不了官场贪腐的“元气”,更不可能把权力关进“笼子”。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不过就是—幕借惩贪腐之名,整肃自己政敌的“戏”。所以戏照演,贪照旧,权力照样横行。继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十君子”落入“法网”后,中国著名法律学者和维权人士许志永。只因为去年11月发表了《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呼吁习近平先生进行政治改革。便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而被拘捕。接着要求与支持释放许志永的中国著名投资人王功权先生也遭抓捕。尤其是所谓“打谣”清网运动,对微博大V的清剿和施压,全国数以百计的网上言论者被抓捕,甚至连一个初中生都不能幸免。。充分显示出官权的横行和对揭露贪腐的民众之“严打”,已到了何种无法无天的程度。所以一场“审薄”之戏除了做样子,走过场,根本改变不了中国官场积重难返的贪腐顽疾,更别想把权力关进什么“笼子”里去!

2013年9月28日完稿

文章来源:北京之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