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9日讯】薄熙来案终于宣判。现在的问题在于未来。未来四五年,中国能否发生像贺卫方所言的巨变?不太好预测,大概这要取决于经济形势,只要保持目前的稳中微 调状态,就可能没有什么大问题,我们可以假定社会裂变,像八九“六四”那样动荡,发生大规模的群众抗议,想必“反腐倡廉”和“要求民主法制”是主要的口号 和纲领。那么,老百姓会举起薄熙来的大旗吗?

别痴人说梦了,薄熙来没有独立的思想体系,从来不是体制内的改革者,也不是异议人士或维权人士,他是一个政治上的实用主义者,他搞得那一套不伦不类 的东西,是一个历史精神垃圾的大杂烩。他搞“唱红打黑”运动,不过是利用民众对贫富两极分化的不满情绪,盗取虚名而已,是利用“二次文革”的办法,“抢钱 买官”罢了。而且,现在的中国老百姓最恨贪腐,他本身就是一个大贪官,根本没什么号召力。

薄熙来只是一个小肚鸡肠的政客

总之,他不是“东山日出”,而是“西山日落”,代表的是倒退的腐朽的一股社会逆流;他没有治家的办法,何来治国的方略?连部下王立军都笼络不了,如 何团结更多的人打天下呢?在大连,他从来没处理好与同僚的关系,与于学祥,曹伯纯斗;在省城与闻世震,陈正高斗;在北京与吴仪,温家宝斗;在重庆就更不用讲了,这样小肚鸡肠的政客,要是没他爹薄一波罩着,连个乡下的小队长都当不上,还想当领袖呢——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原大连市副市长唐启舜说的,薄今天的下场,是许多大连人早在上个世纪就预测到了的,不是他们明察秋毫,不是吹捧他的人不聪明,而是有些人与薄熙来没有直接交往的经历和体验,他们在凭想像而讲胡话和大话。

我注意浏览了一下,一般情况下,对薄熙来持有肯定态度的人,大都没有和他见过面,只是从官媒上认识他的,而薄熙来是学新闻出身的官员,又善于包装自 己和精彩表演,最能操控媒体,所以很容易叫一些人上当受骗。比如,二○一二年二月六日,发生王立军夜奔美领馆,重庆媒体大肆报导“平安重庆”的大好形势,没有王立军大新闻一个字,这样一来,没有真实的不同的声音存在,老百姓怎么能不迷失方向呢?那些像方迪一样的敢言者都抓进牢房了,谁还敢出声啊。你说,连公安局长都跑去美领馆要求“政治避难”了,这莺歌燕舞的重庆不是假的吗?再说,假如把李俊遭“黑打”的报导真实地登在《重庆日报》上,老百姓还会支持“唱红打黑”吗?假如当地媒体在第一时间,就跟踪报导了徐明与薄谷的权钱交易故事,老百姓还会用崇拜的目光聚焦薄书记吗?

欺骗笼络伎俩在重庆达到极致

当然,许多见过薄熙来的人,也吹捧过他,这一点我承认。我认为,除了一些想获得经济利益的文人,他们为了从出版《读点经典》的小红书中赚点稿酬之 外,大部分人,仅是一面之交或只有几次浮光掠影的印象,在现实生活中,不论男人女人,人们大都是以貌取人的,薄熙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很能抓住初次见面的人的好奇心理,但是,只要你与其再深入地处理一两件事,他就漏馅了,一是伪善,二是霸道,三是贪婪,四是枉法,这些性格特征突出地表现在他的重庆执政期里,他的一生最后的表演浓缩在五天的庭审里。

就像面对指控时,他的狡辩一样,刚听觉得满有道理,仔细想想就哑然失笑了,他再能讲也不如能听会听的人,拿贪污罪来说吧,就算薄熙来不知情,怎么五百万公款进了谷开来的账号,它不进姜维平老婆的口袋呢?一句话就问傻了。所以,认识一个人的真面目,需要时间的考验,不能仅凭一件事,不能仅听一两句话, 而要洞察他的本质。薄熙来的过去忽悠人的办法是,先拉笼几个死党,故意让他们贪占妄为,再抓住他们的把柄,迫使他们就范效力,他们充分地利用媒体,大肆美化薄熙来,再利用“政治传销术”的伎俩,欺骗和笼络更多的人,像石子丢进水里,靠溅起的浪花去炫耀河流,在重庆时这一招数达到了疯狂的极致。

若时局有变,领袖绝不会是他

如今,通过五天的庭审和一天的宣判,人们已经认识了伪君子,大贪官薄熙来的真面目,在他把“为穷人造房”的口号喊得最响的时候,他与徐明权钱交易,暗渡陈仓,在法国买了豪宅,其一个卫生间的造价都抵得上几套廉租房;当彭水县的小学生王娅无钱吃午饭,要喝凉水充饥;当奉节县的小学生上学要来回步行六小时,放鞭炮驱逐野猪时,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在海外读书,其一年的学费,就能造几座“希望小学”;当九龙坡石坪桥的农妇吴远碧无钱治病,只好用菜刀切开腹部自疗之时,薄谷却过着挥金如土,儿子瓜瓜过着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当“奥迪哥”下乡到贫困的安稳镇九盘村送温暖之时,薄瓜瓜却由商人徐明代付差旅费,到世界各地去游玩,他哪怕省下一张机票,都能救一个重庆乡下的老农民。(请参阅本人旧作《薄熙来与奥迪哥》,《王娅与薄瓜瓜》,《停唱红歌,救救母亲》,《农妇走好,天堂没有骗子》)。

试问,就是这样一个自我包装得很巧妙的假廉洁的典型,在未来的四五年里,能借社会动荡而“东山再起”,你相信吗?要知道,将来的中国一定是一个民主与法制的世界,选择官员靠选票,考察官员看行动,监督官员靠制度,而做到这一点,首先要有新闻自由,真的到了那一天,大连和重庆的知道薄熙来恶行的人太多太多,既然大家都免于恐惧的威胁,变得畅所欲言了,就会披露出更多的薄谷贪腐枉法的丑闻,他只会变得更臭,何来此人“东山再起”?除非薄瓜瓜投靠美国人,带着美国大兵打过来,到监狱去救他爹。

但是,记住我的话吧,假如真有那么一天,中国的当权者意识到外敌入侵,有些人要利用薄熙来搞事,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在监狱里临时组建一个特别法庭,立即把他拉出去枪毙,然后警告天下,不会等他东山再起的,连国民党在解放前还马上枪杀狱中的政治犯呢,何况中共啊。

发抖咆哮,心理已经完全崩溃

所以,那种“薄熙来的政治生命还刚刚开始”啊,“他有可能再回政治舞台”啊,“他将笑到最后”啊,等等,就像二○一二年春夏之际,薄熙来的家人通过老同学说谎,后来又利用日本媒体编造在北京饭店会谈,再后来有人披露假消息“软着陆”一样,终被世人痴笑。我明确地告诉世人,如果发生社会裂变,新的能被民众所接受的领袖可能是汪洋或许志永这一类的前官员或律师,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但绝对不会是薄熙来这样的大骗子。

也许习近平是胸有大志的改革者,他的近期“向左转”是权宜之计,是为了“退一步而进两步”,他与李克强的精诚合作,将使中国再稳定五年,以至十年,在执政的第二个五年开启政改,进而完成民主和平转型,不排除与国民党竞选的可能性;也许他与薄熙来一样,是一个骨子里的独裁专制的“红二代”,会令人民失望,如果那样,他就不是背弃父亲习仲勋民主理念的小问题了,他将把中国带入全面的动乱,他自己必将被历史无情地淘汰。

不论前者,还是后者,都没有薄熙来“东山再起”的机会,可以肯定地说,今年八月二十二日是薄熙来一脸悲情的告别演出,他不会再踏进同一条河流。习近 平最少能干五年,而五年后,薄是七十多岁的老朽,今天判个无期徒刑就受不了,发抖了,咆哮了,可以预见,他心理已经崩溃,没有明天了。以后两三年内,什么时候气死了,也说不定,像陈希同那样,报上出现一行小字:薄熙来死了。那时,某些人再回想“东山再起”的论调,会脸红的。他不能“东山再起”,应是“盖棺 论定”。

(二○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原载开放杂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