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健强的画是不是原创重要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1日讯】(新唐人记者陈洁综合报导)沈阳怒杀城管的小贩夏俊峰被执行死刑后,事件并未停息,反而达到了又一个高潮。面对夏健强画作被曝抄袭,不少感觉被欺骗的民众对夏俊峰一家从最初的同情转为了质疑,各种口诛笔伐向张晶母子袭来。不过,也有民众指出,大家似乎忘了这个事件本身的悲剧性,相比对一个孩子画作的点评,或许更应该探讨如何防止下一个夏俊峰的出现。

今年5月,《夏健强的画》一书经北京二楼出版机构策划、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出版商表示,该画册的销售所得将捐给夏家及两个城管家庭。

夏俊峰妻子张晶10日在电话中向《新京报》表示,儿子夏健强自幼学画,期间接触几米作品后非常喜欢,所以有10几张画跟几米的漫画非常类似。 “一个学画阶段的孩子,照着喜欢的画临摹有什么错吗?”

张晶称,网络上对儿子的攻击让她十分心痛,张晶回忆,2011年,有志愿者送给她一台笔记本电脑,她练习发微博时把儿子的画同网友们分享,未曾料想儿子的画引发了很多人的关注,不少出版社和出版机构找到她,希望出版强强的画。

张晶澄清,早在2012年,她就曾对外介绍儿子非常喜欢几米,有几幅画是受几米的漫画启发而作,因此并不存在故意隐瞒一说。

面对网络上的质疑与谩骂,张晶发微博向几米道歉称“儿子喜欢他的画很久,临摹画作并出版画册。在夏俊峰9月25日被执行死刑之后,大批的网络水军开始谩骂我们,说我儿子的画是代笔,抄袭,我很伤心。(自己)初中文化,不知道画有抄袭之说,请几米谅解。”

张晶表示,她不希望再因为他们母子伤害到任何一个好心帮助过他们的人。“出版社机构也好、出版社也好、中间帮助过我们的其他人也好,都不想给他们添麻烦,所以我自己先道歉。”

《财经网》10日报导称,夏健强的画作,不过是临摹名家的构图,以及一些画笔受到老师指点而带了一点成人因素,就被上升到真伪、代笔这样的大是大非问题,“惊天阴谋”都要呼之欲出了。而实际上,这只能说是一些稚嫩的少年宫儿童画习作,一个有些天赋、学画数年的孩子达到这样的水平并不稀奇,而且张晶微博中很早以前也多次说过一些画是模仿几米的。谁在学画过程中没有模仿过名家、没有受到老师指导过呢?如果出版的画册里没有注明这些,算是犯了错误,但也不因此就构成惊天动地的“颠覆”。

有网友指出,中共2001年修订后的《著作权法》删除了90年《著作权法》将临摹视为一种复制手段的表述,可以认为是对临摹品完全不享有著作权这种观点的否认。举个例子,在上世纪40年代,张大千率领门生子侄,临摹276 件敦煌壁画,在成都举办了敦煌壁画临摹展。画家对敦煌壁画的临摹,其作为艺术创作的价值从来无人置疑。网友们对夏健强所谓的抄袭,确实有些反应过度。

也有网友说,无论夏子的画是否有人指导或者临摹,无论夏本人是该死还是冤死,大家都似乎忘了这个事件本身的悲剧性,而太专注于做道德审判和在观点上站队。

还有网友表示,夏俊峰已经入土为安,除了考究其子画作之外,或许更应该继续探讨如何防止下一个夏俊峰的出现?为什么几乎每一起小贩与城管的冲突,都能令社会瞩目,都被贴上了对立的标签,最终恶化为一个群体与另一个群体的战争?假如这些问题不得解决,下一个夏俊峰、下一个受害的城管,将诞生于顷刻之间。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