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荒诞!六大中国特色指标 死人火化指标最吓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2日讯】如今在大陆泛滥成灾的各类有中国特色的荒诞指标,已经到了非彻底医治不可的地步了。为何某些单位和某些人如此热衷于指标?说到底,“指标为王”无非还是为了一己私利——或为了捞取“政绩”,或为了攫取“经济效益”。指标威压之下,强势者无所不用其极,弱势者只好忍气吞声、任人宰割。近日,《九个头条》刊登作者六九笑的文章–“荒诞的中国特色指标”,引网民热议。

将日常工作量化,可以方便考核一人一部门的业绩。而量化的数据也能使奖惩更客观、公平。这种是工业文明的一大进步,并在全世界的各行各业中发扬光大。

然而,什么优良制度来到中国都会印上深深的“中国特色”。政府部门也讲求规范化管理、标准化操作,但所制定的规范和标准却极为荒诞。许多部门的任务指标最终苦了百姓,只方便了政府人员刷出漂亮的“政绩”。

1. 精神病指标

2012年9月,郑州市卫生局下发文件,规定各辖区筛查发现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任务数不低于辖区常住人口数的2‰。这意味着他们要在1000个人中至少找到2个重性精神病。这个比例据说已经低于上级规定的标准。

对于这一事件,精神病法律问题专家黄雪涛律师认为,将硬性指标纳入某种疾病的统计排查中,“很荒诞”,各种量化指标下的治疗,对病人们也并非最重要的。

要是完成不了指标,莫非要把非精神病患者也拿去充数?

2. 罚款指标

2009年,一份北京某交警支队的内部文件被网上曝光。该文件中细致规定了如何对交警进行绩效考核。

第二项是“指令工作”,其中规定:根据局、大队绩效考评的工作需要,民警处罚笔数日均(实际出勤天数)不能低于8笔,新警不低于2笔。未完成的,一次性扣30分,并按照未完成的笔数累加扣分。在后面的细则里更是列明,当月未完成执法纠违常量的,要评为当月末位民警,季度奖金降为三等。

其实早在2007年,前黄石市公共安全专家局交警支队交管科民警吴幼明就曾在网路上发表文章《交警为什么都爱罚款》,揭露交警队存在的罚款任务。针对这样的事件,网友们也纷纷感叹:“面对指标交警也不容易”。

3. 破案指标

2007年4月河北保定警方首次公布了年度破案指标——2007年保定市侦破各类刑事案件的硬性指标是3.5万起以上,抓获犯罪嫌疑人要达到1.1万人以上。

其实所谓“破案指标”也并不是这几年才出来的。早在2003年12月,湖北荆州市就有一名警察为完成办案指标与他人合谋,导演了一起“抢劫案”。而该民警戴明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

这都是被指标逼的。

4. 计划生育指标

河南省永城市顺和乡的58岁的刘长江是一名“五保户”。孑然一身的他,却在2011年3月被带到当地计生服务站做了结扎手术。显然,这项手术对刘长江是多余的。之所以出现如此荒诞的事情,主要是因为刘长江所在的村为了完成上级摊派的计生指标,否则会对村干部的年终考核产生影响。

由计生指标引发的荒诞事件远不止这一件。与之相关的不顾群众合法权益,强制孕妇引产等事件更是屡见不鲜。

5. 捐助指标

2012年5月,有网友发帖称,四川省攀枝花市公务员、事业单位在编员工、教师和一些企业等,被强制捐出一个月基本工资给一个新成立的基金。根据网上流传的文件,原文中包含“按原则捐赠一个月基本工资……原则上不能少于核定标准”等内容,被网友解读为“强制捐款”。

此类捐赠,开始时大多借助媒体宣传,搞得轰轰烈烈,随后收支情况,却在一些地方不明不白,难以让世人相信这些捐赠是专款专用,用得恰当。

6. 死人火化指标

2005年,据河南商丘市柘城县慈圣镇一些村干部反映,在推行殡葬改革过程中,镇政府给村干部下达了火化指标,每个行政村每年必须完成千分之六的火化指标。也就是说,每1000人每年必须死亡6人,这6个人死亡后必须火化。

真不知道这个数字是如何得出来的。是根据往年平均死亡率推算吗?可要是今年死的人不够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