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培尧:“台湾传统文化好”表现在哪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2日讯】孙中山孙女孙穗芳与两个儿子王祖荣、王祖耀双十节前夕到台湾。兄弟俩过去曾多次往返两岸三地,曾长年居住美国夏威夷,记者问三个地方有什么样感觉?王祖荣表示,台湾比较自在、开放、自由,台湾仍保有传统文化,很有文化与人情味;中国大陆好赚钱,大陆正在经济发展,而且发展的很好;夏威夷是生活安逸,环境很美。王祖耀认为大陆已逐步实践他曾祖父《建国方略》理想,论赚钱机会肯定是中国大陆。

台湾传统文化确实保持得好。在台北,街市一个亮点,是公交车身上印有大大的,手书的“诚”字,或者“仁”字,车子缓缓平静如溪水漫流,发动机均匀地微响,没有你习惯听到的那种紊乱,尾气不是那样非常明显,也没有此起彼伏催促行人的喇叭声响,车子驶过了,就是“仁爱”“诚信”的风吹过了。成千上万的一个牌号的摩托车,驾驶员几乎没有不戴头盔的,红灯前整整齐齐排列着,绿灯一亮,万车奔腾,从隧道,从高坡,出现白色的车流了。

从北往南,台北有忠孝街,信义街,四维街,八德街。“四维”“八德”,估计大陆人说上来的不多了。管子曰:““国有四维,一维绝则倾,二维绝则危,三维绝则覆,四维绝则灭。倾可正也,危可安也,覆可起也,灭不可复错也。何谓四维?一曰礼,二曰义,三曰廉,四曰耻。礼不逾节,义不自进,廉不蔽恶,耻不从枉。故不逾节,则上位安;不自进,则民无巧诈;不蔽恶,则行自全;不从枉,则邪事不生。”“八德”是中国封建社会做人操行的八种界限,包括: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台北用“忠孝”“信义”“四维”“八德”为街道命名,确实是继承传统文化的好方式。

台北深处街巷建筑都是古朴的,恍然使人进入北宋的汴梁,或者走进水浒的大名府了。所有商号都是那种竖立的,如同古代的旗幡招牌,一律毛笔手写的繁体字样。台北的宾馆房间富有浓厚的人群味,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电脑,贮藏室,一应俱全,俨然就是家。卫生间浴缸靠墙壁两面,都有光滑的把手,是为老人妇幼洗浴防跌滑用的。楼层通道相隔不远,就有一间临街小屋,里面有盘着的绳索,和往下步行的暗道。绳索是手动的,打开机关就可以悬附而下;暗道用来逃生的,是为地震来临时逃生用的。

台湾城乡几乎无处不寺庙,到处香火鼎盛阿弥陀佛。佛徒550万,几乎四个人就有一个。台湾佛协有自己的出版社,电视台24小时播送佛法佛经。阿里山日月潭真是佛的世界,一切都在宁静里,耳间不时传来梵铃和经鼓的声响。在山的一个平坦处,或者在山的入口处,突然出现了村庄大小的佛寺了,恍然进入北魏的都城。木兰树伟岸着,小径整齐地让人不想离去。身着鲜丽袈裟的佛僧,面色红润,在林间匆匆地走着。有女僧飘然而过,没有所谓远离红尘的感觉。抽空去附近佛堂抽了一个签,竟然是上上签。值班的小僧打礼曰:“施主鸿福,阿弥陀佛!”留影一帧,乐哉悠哉。

阿里山的树真高,我留影的那树王据说是商朝的经典。千奇百怪的树洞,好似是山顶洞人的巢穴,让人回到刀耕火种风雨雷电时代。阿里山谷地樱花盛开,想起白居易“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诗句了。我们去阿里山那天,因为地震,山上公路还没有完全清理好,每隔一个时段才放行一会儿车辆。借下车等路机会,放眼远望,群山峻岭,翠色点红,莫非都是佛寺?

在台北一处饭店午餐时,与春游的一国小小学生同厅就餐。孩子文文静静,就座没有一点声响,就餐后餐桌很少残渣纸屑,服务生稍微拾掇就整齐如初。台湾高中《国文》选有《论语》《孟子》《庄子》《老子》《韩非子》经典文章30篇,另有《国学概要》《中国文化基础教材》必读课程。在大陆推行读经教育的王财贵先生,还有杜维明,余英时,成中英等,都是台湾有名的儒家名流。台湾每年“国考”作文题目,有不少直接选自经典句子,例如“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等。

一天中午吃饭时,发现街对面有“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字样,于是过去观察。进去后,发现一楼是店铺,二楼也不像教室。于是上三楼,有一个厅,面积不是很大,一块很大的白色萤幕。这就是“国立台湾师范大学”一个教室了。一个美国先生在静候学生,准备授“台湾民俗”课程。台湾所有的学校都没有阔气的门头,没有石狮子,没有一排排亮眼的荣誉奖牌,也看不见门卫。

台湾的宾馆设施完全为人着想设计。一次,我和莱芜钢厂小张同住一个房间,早上起床时,发现上衣有个扣子松了。我说到哪去找针线呢?小张说电话问问服务台,估计那边能有的。电话打过去,服务生仔细说,在房间某方位某抽屉有专用针线包,请先生使用。我们打开抽屉,发现里面有各色线七种,大小针五枚,线规规矩矩地缠在白色纸板上,针则整齐地别在上面。于是有叹焉,这台湾人人情服务真是到家了。

台湾历史跌经磨难,台湾传统文化保存得如此好确实是奇迹。公元1402—1424年(明成祖永乐年间),航海家郑和率领舰队访问南洋各国,曾在台湾停留。1602年(明万历三十年)和1622年(明天启二年),荷兰两次侵占澎湖。1642年,荷兰人夺取西班牙人在台湾北部的据点,台湾自此沧为荷兰的殖民地。1683年,清政府统一台湾,隶属福建省,重新纳入中国中央政府统一管辖之下,政治、经济、文化与大陆的联系更加密切,成为中央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1894年,日本发动“甲午战争”,清政府战败,被迫签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岛,在日本统治的50年中,60万台湾同胞因抗日牺牲。上世纪六十年台湾兴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有关系。台湾的繁体字,台湾的众多的寺庙,台湾的阿里山日月潭,给人美好的台湾印象。两岸旅行开通后,几乎所有到台湾观光的大陆游客,都有耳目一新的精神感觉。台湾以弹丸之地保持继承中华传统文化如此之好,是华夏文化之幸,是中国人之幸。如果你想感受华夏传统文化之美之纯之烈之浓,就请到台湾观光吧。

相比台湾,大陆经过“文革”“破四旧”严重破坏,传统文化已经荡然无存。几乎所有的历史景点都被破坏,所有的传统道德都被践踏。更经过三十年“白猫黑猫”商品经济金钱第一的长期熏陶,传统道德已被视为守旧。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还间或回想传统文化年代的淳朴自然,对于三四十岁改革开放中长大的一代人来说,人生价值已经完全是用金钱去衡量,他们非常认可办事就花钱的社会潜规则,对于贪官持“做官为什么不可以贪?我做官我也贪!”的认可态度。

今天早上我去山里的路上,在河边有三个老农,其中一个说,他们村里有个患病的老人,儿子儿媳已经很少来上门了,而先前老人身体好时儿子一家经常来吃饭。另一个老人诡谲地说,村里某老夫妇二子二女,最近因为把赡养费从每年200元提到300元,也和儿子闹翻了。这些老人和我说时,脸上充满怕老的神色。第三个老人说,村里最后一块菜地卖了要盖楼了,他想到更远处的孟格庄买平房养老。

话犹未来了,远处河北对面传来一声巨响,一个清早到集市发菜的手扶拖拉机手,被河北车牌的轿车从后撞上,拖拉机前轮飞走一个,人血流遍地,那轿车飞过路边石,撞到路边的树上,树被连根撞,有飞出去撞坏绿化带里一棵,车头碎了。这时候,零零落落撒了十几米一地的各种菜,一会儿就被路人捡走了。捡菜要紧,救人不要紧。我讲故事的地方,还是全国孝文化讲得好,孝歌唱得响,社会文明不错的地方呢。

无独有偶。今年中秋节,儿子回家带回一盒“野生红蘑”,产地为“沈阳市于洪区大潘镇大潘村”,“沈阳市铁西区鑫奇天然食品经销处”,辽卫食证字(2008),电话024—25635088。做菜时,蘑菇的蒂把,掰出一些半寸长的铁钉。我说电话问问该公司怎么回事吧,老伴说算了,也许收购时蘑农捣鬼使假,也是为了多赚几个钱。这些钉子我还保存着呢。

一个民族强盛需要精神和物质两方面支撑,没有文化的高商品化社会应该是精神空虚苍白社会。生活空间完全充塞商业金钱物欲环境破坏,估计再富裕的日子也如行尸走肉。一个民族的可悲不仅是政治经济的落后,更可怕的是人文道德的金钱化,人生价值的物欲化。实际上大陆大量贪官的出现,已经证明华夏传统文化已不复存在。

孙中山重外甥王祖荣说“中国大陆好赚钱”,估计有对大陆丛林市场讽喻之意,要不为什么不说“大陆人精神面貌不错”呢?因为这个社会就是以强凌弱的动物世界。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