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春芽:独立电影是中国电影曙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2日讯】为期两周的温哥华电影节今天(星期五)落幕,影展上放映了超过340部电影,为观众带来了一场影视盛宴。其中,捧走了电影节龙虎奖特别关注奖项的有两位中国新人导演,我们就邀请到了其中的一位柴春芽导演。下面就随记者嘉蔓去听听他与他的故事。

柴春芽带着他的第一部独立制作电影《我故乡的四种死亡方式》,一举拿下了温哥华电影节龙虎奖特别关注奖。

中国独立电影导演柴春芽:“真正打动人,其实这部电影是超现实的梦幻电影,因为我们的现实太残酷。”

影片讲述了一位来自农村在城市上求学的大学生,因为偶然的事件,觉得人生惨淡想要投河自杀,而梦幻般听到故乡父亲的召唤,便回到故乡寻找信心,却发现故乡的符号在消失。其中也寄托了导演对故乡在逝去的感触。

中国独立电影导演柴春芽:“就是想传达我的故乡已经死了,同时也想表达中国农耕文明所传达的那套价值观和文化全部崩溃了。”

柴春芽曾做过老师,记者,摄影师,诗人以及小说家,对中国现状有着深刻的思考。他认为,人与人之间那种朴素关怀在逐渐消失,这也是故乡在死去的信号。尤其受89年后经济大潮冲击,使中国人在学习西方资本主义发展时,忘记了其真正的内涵。

中国独立电影导演柴春芽:“但我们学的资本主义就是赤裸裸的金钱追求,而忘记了资本主义本后的价值观,公平正义资源共享的价值观,所以这个经济大潮就进入了中国加上那种庸俗唯物主义的结合,使得我们农耕文明朴素的人跟人的善良和关怀也不存在了。”

影片利用“地”“水”“火”“风”四种元素贯穿其中,探索故乡死亡的课题。他介绍因为从小生活在甘肃农村,身边接触到一些通灵的超自然现象,因此也藉以电影引发观众对时空结构的思考。

中国独立电影导演柴春芽:“发现这一套超现实的存在,在西藏就是一种现实主义,我重新再看待童年的经历,我发现是一种宝贵的财富,就是让我们看到在我们现实的空间之外,还有另外空间的存在,在我们这样的生命形态存在同时还有别的生命形态,它使得我的时空观念一下变得很宽广,所以我希望来书写和表达它们。”

而问到他为何选择进行电影制作,柴春芽表示80年代前,中国电影被官方用作政治宣传工具对民众洗脑,如今又被谋利的商业大片炒作的越来越庸俗,而缺少精神价值。因此他希望通过电影表达对独立精神价值的追求。

中国独立电影导演柴春芽:“所以独立电影的出现是希望的曙光,使得人们从娱乐感官上的刺激变成一种理性的审美的享受。”

尽管初次拍片,柴春芽的这部电影就分别在今年鹿特丹国际电影节及台湾金马电影节上提名,并在温哥华获奖,但不幸的是,这部影片因为国内的审查制度无法在中国大陆上映。柴春芽认为这种对影视业届的审查是野蛮的。

中国独立电影导演柴春芽:“审查的目的不是为了维护少年儿童的成长,审查是政治审查,就是有些东西不能告诉给民众,仅此而已,所以它对艺术肯定是一种伤害。”

《我故乡的四种死亡方式》是柴春芽故乡三部曲的第一步,接下来他计划继续推出两部探索生命意义的作品。

新唐人记者嘉蔓温哥华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