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一发动全身 重庆打黑平反三大障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4日讯】(新唐人记者陈洁综合报导 )2008年6月,薄熙来为争十八大入常,在重庆推动文革式的“唱红打黑”运动,被黑判人数达1 万7千多人,涉及资产数以千亿计。曾在重庆“打黑”期间,因替被害人辩护而入狱的著名律师李庄指出,这些打黑案件,基本上都有法律问题,但要平反,则有政治、经济和法律等三大障碍。

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为争十八大入政治局常委,搞“唱红打黑”。薄熙来为营造“打黑”政绩,以民营企业家祭刀,制造无数冤案,许多资产数以亿计的民营企业家被搞得一贫如洗、家破人亡。

李庄日前向香港《明报》指出,从严格意义上讲 ,重庆的打黑案,没有一个没有问题,都可以重审。

李庄表示,并非所有被判刑的人都无罪,相信大部分人有罪,包括处死的前司法局长文强,但有的人罪不至死,有些可能应该判几年,却被判终身监禁,“大部分都是这种,加重被告人的刑罚。”

李庄认为,要平反这些案件有三大障碍。一是政治上,当年立功受奖打黑除恶,获提拔重用的一大批人怎么办?二是经济上,打黑期间没收的资产拿什么返还?现在返还的仅是一部分,有的钱已经花掉了;三是法律上,有些人人头落地,命都没了,平反再审,怎样重审?

李庄指出,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在打黑期间,滥用职权滥杀无辜,徇私枉法,这是严重的犯罪,而薄熙来也是“打黑除恶专项领导小组”组长,令多少企业家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据《东方周报》此前报导,重庆的“打黑”运动跟希特勒清洗犹太人如出一辙,王立军扮演罗姆(冲锋队长)和希姆莱(党卫军头子)的角色。重庆“打黑”认定了500多个“黑社会组织”,其中大半是合法民营企业家,从中强行没收了1,000 多亿的资产。

李庄指出,王立军案和薄熙来案庭审中,均无涉及“打黑”,是因为有太多太多这样的冤案,“如果揭露出一个,就会引发地震,因此不敢涉及”。

据《明报》此前报导,李庄曾表示,官方仅以受贿罪名起诉薄,是担心如果指控薄践踏法治,会带来“多米诺骨牌效应”,成千上万遭受冤狱的人怎么办?李庄当时还表示,薄熙来在重庆“打黑”的收入,已全部用完,无法归还扣押私企老板的财产,令当局不敢为这些人翻案。

10月10日,自由亚洲电台援引前香港《文汇报》驻大连记者姜维平报导指出:对习、李来说,进一步处置薄的机会还有,只要时机成熟,就会随便拿出一个关于重庆的案件,督促地方法院启动再审程序,爆它个惊天动地,如李庄案、李俊案、黎强案等等,只要足证“黑打”的指示来自薄熙来,而王立军为了减刑乐于做证,那么,薄必得加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