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软泪点低的慎入 看中国人有病怎样活着 (组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4日讯】俄罗斯近日宣布要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在中国网路上引起轰动,民众既惊讶又赞叹,对此中共官方立即“泼冷水。然而,对比在中国,看病难看病贵,到底有多难?多贵?对于一些根本无法承担就医费用的中国病人来说,想要挽救生命,也许只能通过自己的双手来完成。这种迫不得已的“自力更生”,透露出的是更多难以言表的辛酸与无奈。

大陆媒体近日报导,一把钢锯、一把小水果刀、一个裹着毛巾的痒痒挠,保定硬汉郑艳良用这三样简单的工具,在家中床上将自己患怪病的整条右腿锯下,为忍住疼痛他咬掉了四颗槽牙。

因为双腿动脉不明原因的大面积栓塞,郑艳良的右腿出现大面积的溃烂与坏死。在长时间看病花光积蓄后,为了防止病情的进一步扩散,2012年4月 14日上午11点多,郑艳良用钢锯锯下了自己的右腿。好在因为动脉有栓塞,截肢时出血并不多,郑艳良并未因此丧命。但不久之后,他的左腿也出现了类似的症状,一家人陷入了绝望之中。

江苏海安,终末期肾衰患者胡颂文通过用日常厨具及简单仪器自制的一台血透机进行自助透析。这种情况已经维系了13年。

1996年,胡颂文认真看了著名肾内科专家王质刚编写的《血液净化学》,他觉得血透并不神秘,只不过将他高中时学过的一些科学原理用在了人身上。历经多次尝试,1999年3月31日下午,胡颂文实现了他的首次血透试验。

除了用以提供动力的血泵和圆柱状的透析器,胡氏血透机的其他组成部分均用土办法:胡颂文自己购买透析粉剂,用三个不锈钢锅配制成透析液;他用电磁炉加热,用那杆大秤称重;他自己穿刺,自己插管、自己配制A、B透析液,自己注射肝素,自己冲洗消毒,自己控制脱水量。

胡颂文家境贫困,与80岁的母亲相依为命。去年11月,母亲因败血症住院。这是她13年来第一次离开胡颂文。胡颂文感到更加无助。借助那台4年前买的二手电筒脑,胡颂文将自己血透的秘密发到了网上,希望可以引起社会的关注,获得救助。

一个木制模具架,一台小电机,一个简易呼吸球……在浙江台州市黄岩区上郑乡干坑村,有对夫妻靠着简陋的设备,为因车祸重伤的儿子续命5年。这5年来,为了少用电机省点电费,他们更多的是用手捏呼吸球的方式,每分钟捏球18次,每天24小时不间断。

这套老人自制的呼吸机是用电动机接通电源,带动调速器有规律地运转,同时挤压与这套系统相连的呼吸球,并通过管道将挤压出的空气送到病人喉部,帮助呼吸。

2013年1月,原中共卫生部部长陈竺坦言中国医改存在问题,实际报销比例只达到50%,“看病难看病贵。”未得到解决。

根据WHO标准,超过家庭总收入40%的医疗费用,被称为“灾难性支出”。

中共三公消费超9000亿

近日,俄罗斯宣布要实行全民永久免费医疗,该消息在中国网路上引起广泛关注。

中共官方喉舌央视10日报导,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新闻发言人邓海华在谈到有关“俄罗斯全民免费医疗”报导时表示,对俄罗斯的医疗卫生制度不做评论。邓海华还说,中国在2009年医改后实行了“全民医保”。

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对《财经网》说:“我的意见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中国人不要幻想免费医疗。”

朱恒鹏还说:“要是在中国搞免费医疗,结果就是没关系没钱的人得排队,排十几年的队,而有关系或者有权力的人就不排队。如果在中国搞免费医疗,那么结果肯定是弱势群体看不上病。”

中共专家的这番话背后,中共官员们的“三公消费”却高的惊人。

有报导,近几年来,三公消费总额竟突破了9,000亿元,相当于2012年全年财政收入的10%。如此庞大的公款吃喝数额,挤占教育、卫生、医疗、社会保障等民生支出。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