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档案】援越25年 换来一场战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5日讯】【导读】1950年9月16日,越共在中共人力物力的全方位支持下发动“边界战役”。之后25年,中共把物资源源不断的送给越南,据统计到1978越战开始为止,中国对越的援助总值达200亿美元左右,其中93.3%为无偿援助。出兵30多万。与此同时,中国人民却生活在中共搞起的各种政治运动中,上千万的人被饿死和非正常死亡。

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后,不仅面临着外部世界的封锁,同时在国内也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困难。中共连续不断的政治运动,如“镇反”、“土改”、“三反”、“五反”、“大跃进”以及“文革”十年浩劫等,使百废待兴的中国雪上加霜;“大跃进”之后的1959 年至1961年的三年大饥荒,导致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大约在4千万人左右。

当中国民众大量饿死之际,接受中共粮援的东欧国家,却得以取消定量配给制度。中共外援却高达国家财政总支出的6.92%,名列世界榜首。中共慷慨援助阿尔巴尼亚、印尼、越南、柬埔寨、寮国等国,难以数计。

越共发动“边界战役” 中共全面援助

二战期间,日军占据了法属印度支那。至1945年8月,日本投降,胡志明领导的越共组织“越南独立同盟会”(“越盟”)控制整个越南,向法国宣布独立,于同年9月2日成立了越南民主共和国。1945年9月23日,法国派遣远征军接管越南。为了防止共产主义势力在亚洲的扩张,美、英支持在政治及经济上支持法国。法国远征军与越盟交战的时间接近十年,这场法越战争被称为“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

1950年1月,胡志明秘密访华,代表越共向中共提出援越抗法的请求。中共和毛泽东决定全面援越。经双方商定,首先发动边界战役,扫清中越边界法军,以便把物资运到越南。同年7月,中共派时任西南军区副司令员兼云南军区司令员陈赓入越,拟订边界战役作战方针。在此之前,以罗贵波为首的中共政治顾问团也已入越,协助越共北部根据地的建设。8月又派以韦国清为首的包括329名成员的中共军事顾问团入越,帮助越南建设军队和传授作战经验。

在中共军事顾问团的帮助下,越共建成了拥有几个野战师的主力部队。中共为越军提供各种枪,火炮、以及大量的弹药、通信、工程、后勤器材和被服、粮食等物资。随后,中共师、团、营三级军事顾问团成员,分别深入到越南参战部队,协助战前准备和指挥作战。

1950年9月16日,按照陈赓拟订的作战方针和中共军事顾问团的指挥,越军发动边界战役,经过7昼夜连续激战,越军全歼法军两个精锐兵团3,000余人,攻占了高平、七溪、同登、谅山、亭立、安州等地。在与中国接壤的约250英里地区,法军已完全没有防卫力量。

边界战役后,韦国清带领的中共军事顾问团继续协助越军相继展开与法军的红河战役、东北战役、宁平战役、西北战役、上寮战役等。

1954年1月,越共主力军队3.5万人,在韦国清为首的中共军事顾问团的直接组织和帮助下,发动“奠边府”战役。对奠边府的1.6万名法军形成了包围。

5月1日越军发起总攻,法军大败。中共提供了战役所需的全部武器弹药、通信设备、粮食、医药等。

中共援越25年总值达200亿美元

边界战役是法越战争中的一次重要战役,打通边界交通线之后,中国立刻变成越南的“大后方”,中共援越物资也源源不断运进越南。

在中共的对外援助中,对越南的援助时间最长,数量最大。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越南经济》对中国的两百亿美元的援越经费开列了详细清单,指其中包括足够装备陆海空军二百多万人的轻重武器弹药和其它军用品;成百个生产企业和修配厂;3亿多米布匹;3万多辆汽车;几百公里铁路以及全部铁轨、机车和车厢;500 多万吨粮食;200多万吨汽油;三千公里以上的油管以及几亿美元的现金外汇等。

当越共提出的要求超过中国的生产能力时,中共不仅动用军队库存,甚至抽调现役军队装备满足越共。1971—1972年间,属于这种情况的主要武器装备有:飞机100架,旗2号地空导弹3个营的地面设备及导弹180枚,警戒雷达2部,水陆坦克20辆,舟桥2套,大口径加农炮204门,炮弹 4.5万发。

据中国军事科学院专家曲爱国的研究及越南政治家黄文欢的回忆录:在越南抗法战争期间,中共是世界上惟一向越共提供军事援助的政府,在武器、装备和后勤配合方面,是按“要多少给多少”的指示办。毛泽东是这么告诉过胡志明的:我们是一家子。要人给人,要物给物……

1965年4月,越共第一书记黎笋、政府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武元甲率代表团访华,具体提出中共扩大援助并向越南排除支援部队的要求。在4月8日举行的两党会谈中,双方签订了中共向越南派出支援部队的有关协议。

1965年4月,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刘少奇代表中共对越共代表团明确表示:援助越南进行抗美斗争,是中共应尽的义务,“凡是你们需要的,我们这里有的,我们要尽力援助你们”;“你们请我们哪一部分,我们哪一部分去。”

1965年6月中共派出第一批军队入越,至1968年3月,中共先后入越的防空作战部队、铁道部队等共23个支队32万余人。至1975年越战结束,中共参战的320,000人中、有1,446人死亡、4,200人受伤。

另外,中共还投入大量外汇开辟了一条通过柬埔寨抵达越南南部的交通线(即“胡志明小道”),这条起自北越,绕道寮国和高棉丛林的山地小道,是突破美国对北越的封锁,由中共苏联向南越共产党游击队源源不断输送军火和军需品的补给线。

可以说若无中共的援助,越战连一年也捱不下去。

中国以巨大的牺牲帮助越共在一九七五年实现一统江山的野心,但讽刺的是四年后当年的生死战友却兵戎相见,不少当年援越的军人再次进军越南。这次不是打”美帝”,而是教训”忘恩负义”的越南小兄弟。

越南战争起于中苏关系破裂

法越战争中,中国与越南民主共和国(北越)有着近似于同盟的关系,双方都反对当时统治越南的法国殖民政权。在越战期间,中国和苏联都向越南提供了援助,共同反对美国。

1969年3月中苏爆发珍宝岛冲突,差点引发大规模战争。此后,中国与苏联持续处于敌对状态,而中美关系则开始正常化。1978年6月29日,越南加入苏联为首的经济互助委员会。苏联出于牵制中国的目的,1978年11月3日与越南签订了带有军事援助性质的《苏越友好合作条约》,支持越南在中南半岛的扩张。加上越战后期,越南政府发现周恩来等人认为,一个强大的越南不利于中共对中南半岛的控制,只希望北越维持北纬17度线以北的疆域,此一发现使越南政府深感激愤,导致越南与中国关系交恶。
 
其实就是在援越蜜月期,越南对比自己强大的紧邻中国已有戒心,比如只准中共高炮部队参与空防,而将更重要的导弹空防交与苏联。中越之间的关系颇类似中苏及越南赤柬间的关系,这几个共产党虽然都讲马克思国际主义,实质只认霸权主义与民族主义,大的总想控制小的,小的一旦羽翼丰满,便忘恩负义翻脸不认人。闹到你死我活。

越南战争正式爆发

1979年2月17日,中国解放军东线5个军10余万人分14路进入越南境内,3小时后,北集团突破莫隆,歼敌独立营,向通农前进,助攻部队正在茶灵方向与越军激战。同日,西线5个军约10万余人在张铚秀指挥下,从云南边境攻入越南。战争正式爆发。

在中越战争中,越南用中共援助的成袋成袋的大米作支枪的架子和掩体的材料,用中共援助送去的枪炮作武器,利用中共军事顾问团教导所掌握的中共军事技术,造成中方士兵伤亡惨重。2月17日至3月5日,短短16天里,中方竟有二万多名军人阵亡,平均每天阵亡二至三千人。中共仓促撤军,仍对国内宣传“胜利”,其实,胜利的一方却是越南。

而这场战争被中共宣传为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并且在一个月之内便攻打到谅山市然后撤退,但是越南国防部军事历史院编的《越南人民军50年(1944-1994)》报导确实越南消灭和重创了中国3个团18个营。

2月17日,中国出动60多万军队,数百辆坦克装甲车,数千门大炮,在广宁至莱州的整个北部边界全线对越南发动了大规模进攻。经过30个昼夜(2月17日至3月18日)的战斗,,击毁和击伤550辆军车(坦克装甲车280辆),击毁115门大炮和重型迫击炮,缴获了大量武器,伤6万余人,击毙2万。

香港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女士翻阅了有关中国介入中南半岛战争,林林总总的回忆录或纪实时,令人吃惊的是,面对今天已大白于天下的惨痛真相,这些作者几乎无人对当年中国的责任哪怕有一点稍微象样的反省和自责,他们的字里行间仍充斥着过时的革命豪情,以及对中共所谓的国际主义牺牲精神的洋洋自得。大概最悔恨的是越南辜负了中国。似乎只要越南仍和中国同志加兄弟,中国的支持就是值得的。对历史教训之缺乏反省,对生灵涂炭之麻木不仁,莫此为甚。

中国为这场结局惨痛的越战付出了两百亿美元的代价。据估计,如包括支持泰共、缅共、马共等东南亚共党在内,中国于毛泽东时代,在东南亚输出革命共消耗了国库约三百亿美元,这些都是亿万中国人多年贫穷受苦积累的。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