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裸官”盛行过百万 金融领域成重灾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5日讯】(新唐人记者凯欣综合报导)中国“裸官”数量之多,涉案金额巨大,已经引起中共高层的恐慌。大陆媒体以《中国“裸官” 报告》的形式公布发现,

在落马“裸官”案例中,对比其他行业金融业管理层人士占比很重,金融领域或成为重灾区。

10月14日,《财经》杂志择取过去20余年中,59个落马“裸官”的案例,汇集成《中国“裸官”报告》。报告结合对有关专家的采访、最高检察院1981年以来的工作报告以及中共中央和地方针对“裸官”的治理政策、走向,透析“裸官”现象的特征、背景、危害,以期助益“裸官”治理的反腐探索。

在这59个“裸官”样本里,有身处要职的政府高官,有地方或职能部门独揽一方权力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也有各类国企高管—其中以金融业管理层人士占比最重。

按比例来分,金融行业占据24%,党政官员占据34%,其余多为非金融类的国有企业人员,所在行业涉及电信业、烟草业、石油业、证券业、交通业、旅游业、服装业以及其他商贸投资领域。

在本报告中,有据可查的59人的涉案总金额高达数十亿元。

中共体制内“裸官”数量不下百万

中国官场“裸官”现象严重已是不争事实,但是究竟有多少“裸官”外界不得而知。最新数据显示,当前中共体制内“裸官”数量可能已经不下百万。而最早公开提出中国“裸官”数字的是中共人大代表、中央党校教授林喆。她曾表示,从1995年至2005年,中共出现了118万“裸官”。舆论指出,这些“裸官”的存在已经成为中共宣称的“道路自信”和“中国梦”的讽刺和挑战。

报导说,2013年9月,注定是一个在中共司法史上刻下重痕的秋季。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中国铁道部原副总工程师、运输局局长张曙光等贪腐大案相继开庭,这些涉及高级别官员腐败的案件,如同从权力核心接连抛出的巨型线球,赋予公众丰富的解读空间。

随着庭审将丝线层层剥开,相关案件的一个特征呈现出来—涉案官员的配偶、子女甚或大部分财产均移至国外,而当事人则在国内“裸体做官”。

“裸官”一词出现并不久远,至2008年时方被提出并流行。五年来,“裸官”们接二连三落马,公众对此概念由陌生到熟悉,并发现这种属性已成诸多贪腐案件的 “标准配置”。这些“裸官”及其家属在境内、境外生活、财富如何被转移与处置以及财富规模多少,民众从已经审判的“裸官”案件中窥斑见豹。

由于中共官场腐败现象盛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公开承认到了不反腐可能亡党亡国的时刻。

中共十八大以后,相继牵落副部级以上官员除了薄熙来,还有四川原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广东原省委常委、统战部原部长周镇宏,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四川原省委常委、副省长郭永祥,内蒙古原区委常委、统战部原部长王素毅,广西政协原副主席李达球等人。根据监察部网站公开消息统计,2013年上半年曝光的“问题官员”多达54起。

有分析人士指出,“裸官”,由于其配偶和子女在国外,客观上很容易产生腐败的动机和腐败空间。一方面,官员的配偶和子女在国外的消费需要提供资金而腐败;另一方面,没有后顾之忧,会更肆无忌惮地腐败。

而且,“裸官”通过其家属更容易地向海外转移非法所得。在东窗事发时,或“金盆洗手”后,逃亡海外“投奔”那里的亲属。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是研究中国腐败问题的专家。他说,中国公务员的人数大约600多万,如果“官”的定义是公务员或处级以上领导官员,100多万的裸官人数比较符合实际情况。但如果以“吃财政饭”的人为基数,中国的“官”有7,000多万,裸官的人数会更庞大。

据悉,2013年,一个无法被忽视的反腐现象,是中共中纪委严管“裸官”已进入中共高层领导的计划之列。

有学者认为,“裸官”现象的存在,正是反映了中国时下所面临的深重的社会危机,及其执政党中共所面临的政治危机。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