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职务消费超百万 百姓却受困新三座大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6日讯】(新唐人记者柳青综合报导)近年来,每当有中共中央企业(央企)乃至地方国企负责人落马,便往往有传奇般的“职务消费故事”传出,种种奢靡之状令人咋舌。职务人员表面上工资数额并不多,有些甚至少得可怜,但他们却可以花天酒地,胡乱挥霍,一年的职务消费动辄过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尤其是职务消费更是个无底洞。然而用在民生工程上的费用却少得可怜,官民对立自然成水火之势。

据大陆媒体发表文章称,大陆许多官员,无论是公务用车、公款接待,还是公务出行、公费医疗,凡是与“公”字沾边的,一律只求最贵:住酒店要五星级,坐飞机要头等舱,买礼物要最高档。全国地市级官员平均每年职务消费在四十万元以上,经济发达的地市则要一百万元以上。

文章指,更有甚者,把职务消费作为“自留地”,把公款当作自己的“零花钱”,将一些与公务活动完全无关的花销“打包”进职务消费的“筐”里,职务消费完全成为其牟取私利和贪污腐败的“遮羞布”,大到万元以上的高档电器、名牌皮包、手表,小到几元的洗漱品、袜子、卫生纸等,都曾被堂而皇之地冠以办公用品之名。

职务消费之所以如此受青睐,在于其迎合了某些人不正确的权力观。“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在一些人眼里,职务消费的多少成了权力、地位的象征,成了级别、待遇的象征,甚至认为“敢花钱、能花钱”是领导干部有能力、有魄力的标志。

另一方面,职务消费因为披着合法的外衣,让一些人错误地认为只要开了办公发票、走了财务程序,就万事大吉。原广东省汕尾市副市长马红妹就曾认为:“我是人民的公仆,吃的、用的都应该是公家的。”

有的官员私人请客或家人假日聚会,都会拿发票到单位报销,有些贪官甚至将情妇的性感内衣和卫生巾的开支,都打到行政办公经费一并报销,让老百姓为其包二奶买单。对这些官员来说“工资基本不用,老婆基本不动,烟酒基本靠供”,早已过上腐败生活。

文章指出,与中共官员们花天酒地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基层百姓却受困于住房、医疗、教育新三座大山,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全国各地表面上实行了医保,但由于财政费用大多被职务消费等侵占挪用,真正用于百姓的极少,

挥霍纳税人的钱 实现中国梦

署名作者袁斌发表文章称,中国“职务消费”货币化的改革缺乏合法性。这首先是因为“职务消费”货币化的前提不正确的。

袁斌指出,职务消费花掉的公款没有一分钱不是纳税人的血汗。而当官的之所以敢如此明目张胆名正言顺的挥霍这笔血汗,说到底,首先是因为财政支出的大权把持在他们手里,纳税人的钱怎么用,不由纳税人说了算,完全由当官的说了算;其次,是因为当官的怎么花钱,从来都缺乏有效的监督,“上级不监督、同级监督不了、内部监督难”,纳税人就更无权监督了;最后,是因为在上述制度背景下,官员们的胃口越来越大,越来越贪婪。

虽然是“不落腰包的腐败”,但职务消费和“落入腰包的腐败”一样,都是一党专政下的“蛋”,都是权力不受制约的恶果,也都证明了这个体制的不可救药。

尤为荒唐讽刺的是,在这个体制下,当党的大佬信誓旦旦的宣称要带领全国人民一块实现中国梦时,他和他的手下却早已大把大把的挥霍着纳税人的钱,实现他们的中国梦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