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 】10月17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8日讯】【中国禁闻 】10月17日完整版

提要
昔日“父母官” 南京市长季建业被双规
官媒为何高调报导陈小鲁道歉
不堪浩劫 藏人高官将出书揭暴政

美高官首谈王立军陈光诚入馆细节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柯林顿,上周末在英国的一次演讲中,谈到王立军和陈光诚在美国驻中国使领馆寻求庇护的情况。这是美国外交高官首次披露王立军和陈光诚当时进入美国使领馆的有关细节。

据《美国之音》报导,谈到王立军时,柯林顿说,他是薄熙来的打手,腐败凶残,不符合美国给予(外国人)政治庇护的所有类别。柯林顿还提到了王立军进入领馆后中共军警包围使馆的情况。

谈到陈光诚时,柯林顿则披露了美中有关谈判中的一些细节,如:当希拉里向中共国务委员戴秉国提出有关陈光诚的问题时,戴秉国立刻不耐烦地说:“我们再也不想同任何人讨论这个人”等等。

2、余姚当局严厉封锁消息

浙江省余姚市因水灾引发的群众抗议事件,经过近一星期的紧张局面后,10月17号已大致恢复平静,曾被数千灾民围堵抗议的余姚市政府大楼周边多条道路的严防也基本解除,不过,警察仍然在巡逻。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当地灾民表示,中共当局对网络上相关言论的监控仍然严厉,他们已不再敢直接传递消息,已经传到网上的相关视频和图片,也都被删除。那些被抓走的人,目前情况也不清楚。

而曾在网上发布余姚灾区“有小孩被饿死”消息的网路漫画家“变态辣椒”,16号深夜也被警察带走,至今没有释放。

3、唐吉田律师仍被警方非法扣留

16号下午陪同朋友向“610办公室”要妻子的北京维权律师唐吉田,被黑龙江警方非法扣押已经超过30个小时,外界开始担心他的安危。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表示,已经超过24小时了,警方还没有放人,唐吉田的生命可能受到威胁。

江天勇说,唐吉田去年在北京被警方黑套蒙头带走软禁期间,感染了严重肺结核,至今仍未完全康复,须定时服药。

唐吉田16号下午在陪同一位杨姓人士向鸡西市“610办公室”交涉时,被非法扣留,这位杨姓人士的妻子被鸡西市“610办公室”长时间非法拘禁。

4、冀中星正式提出上诉

北京机场爆炸案被判6年徒刑的山东访民冀中星,已经提出上诉。

冀中星的代理律师刘晓原表示,10月17号上午已经向北京朝阳区法院递交了上诉状。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报导,刘晓原正在前往广州,18号将到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广东省公安厅,要求他们公开对冀中星是否被东莞联防人员殴打致残的调查结果。

编辑/周玉林

昔日“父母官” 南京市长季建业被双规

根据中共官方发布的消息,江苏省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身兼中共南京市委副书记的季建业是中共18大之后,第10位落马的副省部级高官。过去,季建业长期主政江泽民故乡扬州市,被指是江泽民老家的“大管家”,也因此一些评论认为,中南海激烈的斗争已经开始烧向江泽民了。

江苏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15号晚间被中纪委带走并实施“双规”,相关消息被不少官方微博转发,但这个消息一度被删除,令整起事件扑朔迷离。最后,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网站17号上午终于证实,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不少人认为,季建业落马是“意料之中”的事。季建业在扬州期间,全城大规模翻新“修旧”,当时城建规模工程量很大,而且很多工程都是由他引进。有南京本地媒体人士称,季建业涉案金额或超2000万元人民币。也有内部人士指出,季建业落马与不久前江苏上市公司金螳螂老板、苏州首富朱兴良被抓有关。朱兴良今年7月被逮捕,当时报导指朱兴良是涉及内幕交易。

南京市民周先生:“抓一个、两个人,根本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就是做个样子给人看看嘛,贪官是体制内的问题,抓几个人有什么用,关键是要能够监督。”

56岁的季建业是江苏张家港人,曾任苏州日报社副总编,昆山市委书记,扬州市长、市委书记兼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10年1月调任南京市长。季建业长期主政江泽民故乡扬州市,还被江称赞为“父母官”。

然而,这位所谓“父母官”一上任,马上大兴土木,包括砍伐梧桐树、拆城西干道等工程。南京这座古城不断被他开膛破肚,道路满目疮痍,当地居民苦不堪言,民怨四起。

根据《香港商报》引述一位南京媒体人士透露,15号晚间,中纪委一位副书记飞赴南京,将季建业带走。当时在响水县调研的江苏省纪委书记弘强接到临时通知,连夜赶回南京。据了解,这次中纪委行动并没有通知江苏省委。

时政评论员伍凡:“我想这跟共产党内部斗争有关,不仅仅是贪官,因为中共贪官太多了,你不可能都拿掉,他一定有选择的,选择他的政敌、他的对手,选择关键地区或者关键部门,他是用反腐的手段来处理政治问题,处理对手问题。”

围绕薄熙来案,中共高层分崩离析加剧,习近平阵营以反腐名义拿下多个江派大员。目前薄案发酵,周永康被外界视为薄案的第二季主角,并连带牵扯出曾庆红和江泽民家族。近期,江泽民孙子参股的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失败,中国移动大地震,中石油要被拆分等事件,显示中共高层内部震荡加深。

据了解,季建业是中共“十八大”后落马的第10位副省级以上干部,前9位分别是李春城、衣俊卿、刘铁男、倪发科、郭永祥、王素毅、李达球、王永春、蒋洁敏,全部是江派的人马。

采访/朱智善 编辑/黄亿美 后制/钟元

中共娱乐公司禁售节目予《新唐人》

作为一家立足于中国海外的非政府中文电视媒体,《新唐人电视台》的报导向来真实、客观、独立。由于《新唐人》多年来有关民主、法制的报导,已经成为中国持续改革的重要推动者之一。然而,由于《新唐人》对许多中国社会人权侵害的报导,尽管有些问题已经得到当局的重视,中共党内的强硬派却不断利用各种手段百般封锁、压制《新唐人》。在中共对《新唐人》的压制过程中,多方干扰《新唐人》播出广受观众好评的各类节目,是最常用的手段之一。目地是想借此削弱《新唐人》的影响力与观众群,从而破坏《新唐人》的信誉。

中共广电总局在2010年11月,给大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广播影视局,以及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节目中心等单位,下发了一道通知。

通知说,“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影视节目提供给《新唐人电视台》,在向境外出售各类影视节目时,必须与购买方约定,不得将节目授权或转授权给《新唐人电视台》,并不得将节目用于任何与法轮功有关的播出。违者将“严肃
追究”责任。

通知还抄送给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并要求被通知部门“严格保密”。

去年2月,《新唐人》通过中介公司向“泰盛娱乐公司”购买了50集电视连续剧《鹿鼎记》。仅仅在播出一周后,“泰盛”突然以“版权过期”为由,要求《新唐人》停播《鹿鼎记》。

《新唐人》再三要求“泰盛”提供有效版权的可替换电视剧,并明确表示不能再出现贩卖“版权过期”的电视剧这种错误。

在“泰盛”重新确认了有效日期,并保证没有问题后,《新唐人》在去年4月再次与“泰盛”签约,并播出连续剧《雪山飞狐》,替换原先的《鹿鼎记》。

连续剧《雪山飞狐》一共40集,《新唐人》播出4集后,却收到中介公司要求停播的通知。“泰盛”承认遭到来自中共(强硬派)的压力,要求《新唐人》停播《雪山飞狐》。

为逼迫《新唐人》停播,“泰盛”重演故伎,再次搬出之前强迫《新唐人》停播《鹿鼎记》的理由:《雪山飞狐》版权无效。而他们之前已向《新唐人》保证肯定有效。

去年5月,“泰盛”以版权为由起诉《新唐人》,却在不久之后因缺乏法律依据而撤诉。

一年以后的今年8月,“北京慈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却以所谓“版权持有者”的身份,通过美国一家律师公司,以版权为由起诉《新唐人》,并向《新唐人》索求巨额赔偿。

《新唐人》副总裁周世雨表示,这个事情它不是一个简单的版权纠纷。

“泰盛”在去年撤销了对《新唐人》的起诉,这说明他们的起诉缺乏法律依据。并且“泰盛”承认公司总部受到来自中共强硬派的压力。

在一年后的今天,“慈文”又在同样的压力下做出同样的事情。周世雨相信,这是中共控制宣传这一支强硬派,也是造成中共腐败的这一派,又在兴风作浪。

周世雨表示,中共不遗余力的打压《新唐人》,是因为《新唐人》坚持传播自由讯息,这是中共最为害怕的。

总部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人权法律基金会”执行主任泰瑞马甚(Terri Marsh)博士曾说:《新唐人电视台》报导的自由,和言论不受侵权与干扰等自由,都受美国法律的保护。中共广电总局对《新唐人》的践踏与漠视,不但对中国今天的改革没有任何帮助,反而背道而行。

采访/常春 编辑/黄亿美 后制/李勇

官媒高调报导陈小鲁道歉 弃左转?

日前,中共十大开国元帅之一、前副总理陈毅之子陈小鲁,回到北京母校“北京八中”,组织“老三届”校友举行文革道歉会,此举受到官方媒体的高调报导。有评论分析,这是为即将召开的十八届3中全会“放弃左转路线”做铺垫准备。

今年67岁的“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会长陈小鲁,10月7号上午,与其他14位同龄校友回到母校,向8位现年80岁左右高龄的前“八中”老师正式鞠躬道歉。陈小鲁等人为他们在文革期间,批斗和残害校领导和老师的行为谢罪。

今年8月,陈小鲁曾在“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博客上,发表文革致歉信,为文革时参与造反,组织批斗校领导、老师和一些同学,表达了所谓“真诚的道歉”。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秘书长黄坚:“陈小鲁这个道歉事情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非常有感触,就是下决心要把这个事情做下来,那么,他作为同学会的会长,就代表大家来做一个表示。”

自今年6月,《炎黄春秋》杂志刊出文革时期一个红卫兵的道歉广告后,当年那些造反的红卫兵,陆续公开表示忏悔或道歉。而陈小鲁为文革恶行道歉,则引发媒体广泛关注。10月7号《中国青年报》图文并茂的刊登陈小鲁与其他校友向老师道歉的报导,包括新华网、新浪网等在内的其他各大媒体,纷纷加以转载。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秘书长黄坚认为,这次媒体,尤其是官方媒体,这样广泛大规模的报导,让他感到吃惊。

黄坚:“他们对这种题材的东西一直在避讳,但是现在我觉得是不是放开了一些,允许在这方面正面报导了,我觉的是好现象。”

但是,他们为文革期间的批斗行为道歉,也引起了一部分人的不同看法。网友问道,文革过去几十年后,是什么促使今天这些已近暮年的人们公开道歉?该以什么样的眼光来看他们?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认为,陈小鲁公开高调道歉的背后,有另一层高层的意思。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其实他的本意是在提醒人们不要回到过去,不要再走左的路线,有上层在支持他的,0611所以这也是传达了一种中央高层的一种意思。”

旅居美国的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也认为,由于太子党第二代、第三代接班人掌握政权后,已经让老百姓的冤气增大,现在希望通过这一点,来表示习近平当政之后,中共政权“不可能向左转”。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比如打亲民牌,把后期的事情用一种很低调、很温柔的手法去处理,让老百姓感觉这些官二代,还在心目当中,为自己当年所做的事情有一些很内疚,对那些老师还抱有感恩之情,用这个亲民的牌,来想挽救他的声誉。”

在媒体大力报导陈小鲁去“八中”道歉的同时,10月15号,“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纪念习仲勋诞辰100周年”的纪念活动。习仲勋是中共前政治局委员、和副总理,也是现任中共党魁习近平的父亲。

华颇:“习仲勋的夫人齐心,还有他的儿女都相继做了发言,其中一个最主要内容就是﹕习仲勋在文革当中的经历,他们现在要重提文革对中国的破坏性和危害性,也宣示了中国不能再回到文革当中去。”

在习仲勋纪念会上,出现了许多前中共领导人的子女,如毛泽东女儿李敏、刘少奇之子刘源、邓小平之子邓朴方、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等。

华颇表示,如果再加上中共十大开国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对文革的道歉,这一切都说明,习近平已经从各个方面、把各个群体的头面人物,都招募在了自己的麾下。这对即将召开的十八届3中全会,将是一种铺垫、准备。

采访编辑/易如 后制/葛雷

不堪浩劫 藏人高官将出书揭暴政

一名藏族中共高官即将出书,揭露中共当局在藏人地区的暴政。他说,西藏人为了一个外族统治的乌托邦,跳进了血泊和炼狱之火中,而且中共在西藏的统治“极其不人道”,这名高官甚至将中共统治下西藏人的命运,等同于纳粹统治下的犹太人的命运。请看报导。

据德国《明镜周刊》报导,一名曾经从1950年就信仰共产党、并一直在中共体制内得到高升的藏族高官,最近决定出版一本新书,谴责中共在西藏的暴政。

这位官员在书中重点揭露被中共宣传人员或是党史记录者粉饰的部分。他说,“所有的事,过去和现在,都比西方人想像的要糟糕得多。”

这位藏族高官在书中还写道,拉萨街头武装警察的行为“极其不人道”,他们像毒蛇一样冷血的杀人,肆意殴打当地居民,掠夺民众的财产。如果民众反抗,就将他们杀死。

他还表示,“我是西藏人,我在政府工作, 我告诉大家的一切应该有权威性”。

报导没有透露这名官员的名字,只是说,这名高官不仅在西藏家喻户晓,而且在全中国也非常有名。不过,到目前为止,中共内部并不知道他已经背叛,成了一名“异议人士”。

这名官员希望,在中国境外出版的这本书,能够让中共领导人产生压力。

西藏问题独立研究者李江琳:“谁写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史实。重要的就是这些史实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东西,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件。”

西藏问题独立研究者李江琳表示,不受到信任的藏人高官,他们能以事件亲历者披露史实,这很重要。

李江琳在去年9月出版了她的研究专著——《当铁鸟在天空飞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秘密战争》。她在研究了四川、青海、云南、甘肃四省中66个县的县志、10个自治州的州志、“四省一区”军事志、和新华社《内部参考》(1950至1962年)等文献资料后发现,当时中共军队的12军区中,有8个军区参与了那场秘密战争。在作战过程中,还动用了步兵、炮兵、骑兵、空军、装甲部队、摩托部队、防化部队等。中共高官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杨尚昆、彭德怀、粟裕等,都参与了决策和指挥。

据李江琳不完全统计,仅藏人在这次战场上的死伤和被俘的人数,就达到了34万7千多人。

李江琳指出,这场战争对西藏造成了巨大灾难。而造成这场巨大伤亡的战争起因却很可笑,因为毛泽东仅仅想练兵!

所以,中共在全面夺取政权后,对这次在中国境内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军事行动却一直秘而不宣。

李江琳在接受《新唐人》采访时说,当时,文革期间参加红卫兵的藏人和僧侣,又一次遭到了军队的镇压。这方面的资讯外界能知道的更少。

李江琳表示,当藏人看到一千多年的寺院只剩下废墟的时候,与汉人看到圆明园废墟的感受是一样的。这些历史的伤痕一直存在着,到现在也很难愈合。

西藏问题独立研究者李江琳:“所有这些事件,藏人是铭心刻骨的。去年在藏区,我看见过很多这种寺院的废墟。就是说大的寺院,像塔尔寺、拉卜楞寺这样的,他都已经重建了,这些废墟都清除掉了,但是很多偏远的一些游客不多的地方,那些寺院的废墟还都存在。”

据了解,还有两本揭示藏区真相的书——《赤风呼啸》和《一场被堙灭的国内战争》也即将出版,作者分别是藏族的官员,和一位曾经在藏区工作的汉族干部。

实际上,西班牙高等法院(Audiencia Nacional)已经启动了对中共领导人在西藏犯有民族杀戮行为的调查程序。

看来,中共的杀人犯罪行为,正在写入历史,被铭记下来。

采访/陈汉 编辑/宋风 后制/施怡君

高调纪念习仲勋 意在何为

最近中共各地都在隆重纪念习仲勋冥诞100周年,中共各大喉舌争相报导,大赞习仲勋锐意改革,不畏强权,左派右派纷纷发表感言。这种隆重而有些异常的纪念,究竟是为何,我们看看专家的解读。

15日在人民大会堂,中共高调举办纪念总书记习近平父亲习仲勋百岁座谈会,包括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李先念、杨尚昆等的后人,至少有逾百名太子党出席,甚至高岗的遗孀李立群都有出席。在央视播出的节目中,温家宝等主张改革的所谓开明派也露面讲话。

时政评论家蓝述:“实际上官方宣传习仲勋的目的,是为了加强习近平的在党内的权威,维持中共的统治地位,这样做,对于缓解中国社会党民之间深刻的矛盾,正面的作用更多一点。”

原大陆史学教授刘因全:“无论左派也好,右派也好,无论希望中国改革开放的也好,还是希望倒退到毛泽东时代的人也好,他们都想借助这个事件来向习近平施加压力。”

相比之下,习仲勋算是中共党内极少数开明的人士,在文革期间受到残酷迫害,长达16年之久,复出后在广东主持经济改革。80年代末,又因为同情六四民主运动,替胡耀邦辩护,遭到邓小平冷落。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在这个时候捧习仲勋,也就说明他习近平今天的权力来源的合理性,合法性。”

由于其父颠簸的经历,以及习近平文革期间,被迫回到陕西农村老家务农,这些经历为习近平上位增添了几分传奇色彩,给不少人带来了幻想。

习近平刚刚掌权的时候,他宣扬要把权力管进笼子里,对党内腐败嫉恶如仇等等,引起更多期待。

但今年初的南周事件,开始使人们的希望慢慢破灭。五月份,反宪政言论登堂入室,不久,推动公民运动的人士,包括许志永,郭飞雄,王功权等陆续被抓,随后习近平用毛式理论和语言,进行“整风”,“批评与自我批评”,还出现了省委常委互相揭短的“文革批判”场面,一系列箝制言论行动步步升级,令很多人大失所望。

原大陆史学教授刘因全:“习仲勋是受毛泽东及左路线迫害的,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但是令人遗憾的是,他的儿子习近平上台以后,还在对毛泽东颂扬有加。”

冯崇义和杨恒均两位学者,在《财新网》发表文章说,今天,我们纪念习仲勋,是纪念他执政春秋中,不畏强权与强人﹔是纪念他晚年反思觉醒,为受苦受难的中国民众拍案而起。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周天

人民不干了 余姚万人抗议救灾不力

受台风“菲特”的影响,浙江余姚市遭受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袭击。由于市政府隐瞒受灾、救灾不力,让当地上万民众大为不满,他们聚集在市政府门前,要求市委书记下台,并拆下了市政府门前“为人民服务”的招牌。

现在网络上流传着余姚的“镇灾”漫画:“人民不干了”。讲的就是15号在浙江余姚市政府门前,上万民众示威要求余姚市委书记毛宏芳下台,要求政府对救灾不力给个说法。但是没有一位官员出来给一个交代,反而派兵镇压。情绪激动的市民,直接把市政府门前“为人民服务”的“人民”二字拿掉。

网络名人北风在推特上说,民众把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扣掉,极具象征意义,人民不干了,他们心中没人民,人民就不跟他们玩了。

余姚市市民:“人民拿下来这两个人肯定要判刑的,好多人都被抓起来了。”

15号当天晚上,“人民”二字又被当地政府用胶带黏回原位,上演余姚版“给人民一个胶带”。

目前,大陆关于“给人民一个胶带”的报导,已经被中共屏蔽。

回顾一个星期以来余姚水灾的惨状,7号晚间当地各大水库泄洪,但政府没有即时通知民众转移,导致灾民损失惨重。

商店老板娘:“为什么说那个陆埠水库没放水,但是其实是放了水的,不是放了水,没有这么大的水。”

10号,当地一位官员走访灾民时因为脚上穿有高档鞋,不肯淌水,要求一位60多岁民众背他过水,引发网友嘲讽。

11号晚间,浙江宁波台记者在余姚市中心报导说余姚洪水已退,余姚恢复正常生活,更加引起民众反感后民众围堵卫星转播车,并将护送电视台记者的宁波特警警车砸坏。

余姚市委书记的“灾难期间能吃上就不错”“大水围城百年一遇非人为努力能马上解决”“大水3天不退与水库放水无关”等一系列言论更是激起民愤。

而且,当局也瞒报了当地的死亡人数。

余姚市民:“老百姓主要是觉得政府无能,(救灾)不力,事后又不道歉,许多人家破人亡,死了不少人,政府不让报。他们去市政府是维权,特警很多,抗洪救急的时候特警一个也没看到。”

据了解,为了镇压抗议民众,当局白天出动1500名特警,到晚上更是增加警力。据中共官媒报导,南京军区派出4800名官员到达余姚地区。

与此同时,网络上流传着一则通告,请求民间的声援,上面写着:“到目前为止,已有不少民众头破血流,奄奄一息,共党武力镇压正在残忍进行中。”

市民:“说实话全国的人民现在对这个(党)东西,心都很冷的。”

人民说,所谓的“为人民服务”,就是“为党服务”。浙江异议作家昝爱宗曾撰文表示,那些公开宣扬“为人民服务”的机关和群体已成为当今最堕落的群体、最腐败的机关。“为人民服务”是最大的谎言。

采访/易如 编辑/田净 后制/君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