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怡郊:上海自贸区:炸不响的“哑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0日讯】九月二十九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挂牌仪式颇为低调,低调得与此前中国当局大肆宣扬不相符合;低调得与官方将上海自贸区设立定位为中国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标志、是与当年建立深圳特区、浦东改革开放和加入WTO具有一样的意义完全不相称。或许,这样的低调正是与市场对上海自贸区设立的期望完全落空相适应的。

根据当前已经设立的上海自贸区现状来看,不要说没有中外市场期盼的中国金融改革──人民币利率和汇率市场化,甚至连税收的优惠和改革也没有,唯一的亮点就是“负面清单”。所谓“负面清单”就是除了这张清单中列出的项目,外商均可以投资。且不说中国经济发展今天实际上并不怎么缺乏资金,即使从吸引外商的角度来看也是令人失望的。因为,这份“负面清单”把一些利润丰厚的领域都列为外商禁入。

如此一来,上海自贸区的设立哪有中国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气息?这样的自贸区假如在十年前、二十年前设立,与现在设立有什么两样?

而当初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准备设立上海自贸区是抱着很大希望的,是可以看作习李中国新任中央领导上台以后拿出的大动作,以应对当前中国经济的艰难局面,希图依此打开他们领导下中国的新局面。

自贸区走样,既得利益集团渔利

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从一开始就进行得不顺利。

今年三月李克强来上海调研考察,拍板敲定要在上海搞自贸区,到八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需要国务院近二十二个部门的会签,这就遇到了种种疑问和谨慎,事情进行得非常不顺利。其中证监会和银监会公开提出不同意见,而李克强据说也因此拍桌斥责。

中国政府的各个部门其实是各个领域利益、尤其是各个领域中垄断的国有企业利益的代表。各个利益对自贸区的态度,其实就是自贸区与其既得利益的冲突。

自由贸易区不同于保税区,其作为国际经济一体化较高级形式,常常用于国家与国家及地区间的经济合作。这里面具体包括:除非明确规定保留项目,其他所有服务部门一律开放,包括未来出现的新部门;保护直接投资,允许外资企业以损害企业权益为由,援引国际法起诉当地政府,谋求国际仲裁;强调竞争中立,在融资、监管和透明度等方面,确保不给国有企业竞争优势;维护劳工权益,执行国际劳工组织五大基本原则,包括结社自由、集体谈判、禁止强制劳动、禁止就业歧视等。

这就使得几乎所有部门的国有企业丧失优越地位,难免使得这些国企在政府中的代表纷纷反对自贸区。自贸区对商贸和金融冲击最大,尤其是金融业。因为真正的自贸区必然要实现人民币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

中国国有资产几乎占有中国金融业的全部,受到国家的保护力度也是最强的。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商业银行,不需要多少金融业务知识,不需要搞多少理财服务,不需要多少精明的商业判断,只需依靠政府垄断与利息差,“躺着”也能赚钱。这是完全没有经历市场竞争造成的恶果,是几十年政府保护造成的恶果。利益集团已经形成且根深柢固。

真正意义上的自贸区设立,起码使这些国有商业银行在自贸区内丧失了垄断地位甚至优越地位,在平等竞争基础上,这些老大的国有商业银行会失去生存下去的信心的。

不过,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对中国经济发展好处很多。大的背景是,全球贸易再平衡后,中国旧有出口主导增长模式遇到挑战,同时现在美国主导并推动两个谈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TPP和TTIP两个自由贸易区形成后,不仅降低多边体制WTO重要性,也因区域内产生“贸易创造”和“贸易转移”效应,中国若不在其内,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可能很快就会丧失。

所谓的“克强经济学”的核心是去杠杆,去刺激、提升产业结构。这意味着通过市场机制,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达到改革升级的目的。建立上海自贸区,是希望通过国际市场的竞争,促进国内资源的优化配置,由此来倒逼中国的经济与金融改革,倒逼国有企业提高劳动生产率。所以,习李把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看成是自己的一次改革标志。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李克强想要设立的自贸区居然遇到那么大的阻力。九月二十九日挂牌的上海自贸区,几无新鲜东西。

习李必然向既得利益集团妥协

李克强所属的“团派”,在如今各大中央企业的既得利益集团中,他们及他们手下的亲信干将牵涉其中的还很少,他们已经占有的垄断利润可能还不多,因此李克强因为少利益牵扯而可能更有决心触碰既得利益集团的“蛋糕”,更有设立中国(上海)自贸区并把自贸区的经验推向全国的想法。

可是设立真正意义上的自贸区并把自贸区的经验推向全国,能不能成功、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成功,固然取决于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的抵抗,但恐怕更取决于如今当权的习近平李克强自身。

建立真正意义上的自贸区或者说中国经济的进一步改革开放,阻力来源于两大既得利益集团。一批是与习近平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中共老一辈高干子弟,他们上一代是所谓“打江山”的,因此他们占着特权更为跋扈更为理直气壮也更为顽固,比起另一大既得利益集团江泽民“上海帮”官员的子弟更不懂妥协,而江派高官本身就是靠见风使舵、溜须拍马而身居高位的,所以他们的传人在政治高压下更容易妥协。

如果我们不论既得利益集团的阻力,就是习李他们本身从巩固自己的统治为出发点,他们也不可能真正搞中国的自贸区。

如果在平等的市场环境下,普遍缺乏自身市场动力的现有的几百家大型国有企业,究竟还能存活几家?谁也不敢说。缺少了国企,现在中国这样模式的政府对经济还能指挥如意?习李恐怕不会不作如是想。因此,不管现有的国企与习李统治集团家族的利益关系有多少,他们都不会让国企就此垮台的,他们向既得利益集团妥协几乎是必然的。

至于自贸区中企业可以拥有独立工会的权利,这一点习李是不可能同意的,更不要说把这一点推广到全国。因为有了独立工会,结束中共一党统治的日子还会远吗?

所以,把上海自贸区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其实是可以预料的。即使将来两三年内在自贸区搞金融改革,那仍然是有限的。中国(上海)自贸区必定是个炸不响的“哑爆竹”。

文章来源:《动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