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因六四心神恍惚夹不住饺子”新书全被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1日讯】(新唐人记者陈洁综合报导)港媒指出,精通中日文的美国哈佛大学名誉教授傅高义(Ezra F•Vogel)倾10年心力完成的巨著《邓小平时代》,大陆中文版被删去了很多有关1989年天安门民运的内容。过去西方作者对审查要求会拂袖而去,但傅高义为了打入庞大的大陆市场,很快就决定将心血杰作交给中共当局审查。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傅高义的《邓小平时代》香港中文版于去年出版,而大陆中文版延至今年初才出版,出版商表示为敲定最后译本,足足花了一年时间。在大陆版中,原书指八九民运如火如荼时,邓小平在招待当时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的国宴上,因全副心思放在如何解决占领天安门的学生而显得心神恍惚,手震得筷子也夹不住饺子;同情民运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遭软禁落泪,以及政府下令全国报章不要报导东欧共产政权土崩瓦解等内容,全部被删除。

傅高义表示,将心血交给中共当局审查,是不愉快但必须的决定:“对我来说这是个很容易的决定,著作90%内容能在这里出版,总好过0%。”但报导指出,中国市场难放弃,《邓小平时代》在美国卖出3万本,跟在中国卖出65万本如小巫见大巫。

大陆出版社行政人员透露,现在全国560家出版社都请忠心共产党员作内部审查,新闻出版总署可随时下令删除一整章书,甚至叫停整本书出版。出版有关中国种族冲突、台独和法轮功的书,想都不用想,出版有关文化大革命和当代领导人,也要有心理准备遭人鸡蛋里挑骨头。

陈破空:傅高义误读中国

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指出,《邓小平时代》一书对邓小平充满赞誉:一个务实的改革者,为中国找到了富强之路,让世界上最多的人口脱离贫困。然而,作为一名外国的“中国通”,傅高义对中国内政的把握,非但不精确,而且充满误读。

误读之一:傅高义笔下的邓小平,出发点似乎都是党和国家。傅高义虽然承认邓确实没有处理好“六四事件”,但却替邓辩护:谁也不知道,采取另一种做法会发生什么;着眼中国的统一与中共统治基础,当时已经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现在看来,邓小平当初下的判断也许是对的。”

1989年,邓小平调兵镇压的同时,也预备了全家逃难巴基斯坦的方案,这证明,出于个人和家族利益,邓孤注一掷,不是为那个国,也不见得是为那个党。至于傅高义提到“中国的统一”,更与民主运动风马牛不相及。

误读之二:傅高义就像写美国人一样,去写中国人。殊不知,在中美迥异的历史、文化和社会环境下,两国人性表现具有显着差异,尤其最近的半个多世纪。在美国,人性普遍向善;在中国,人性普遍向恶。部分原因,美国拥有根深蒂固的宗教信仰和宗教情怀,更兼民主与法治的恒久,博爱精神广布于社会;而中国拥有漫长的封建厚黑政治传统,盛行独裁与腐败,到了迷信无神论和斗争哲学的共产党时代,更形登峰造极,恶之花遍地盛开。

邓小平,无毒不丈夫

陈破空认为,傅高义无法领会“无毒不丈夫”这个中国成语,也就无法深入邓小平的中国式个性、行为心理及整个内心世界。中共建政之初,邓小平主政西南,执行毛泽东的血腥土改路线,滥杀地主富农,不遗余力;五十年代末,毛策动“反右”,邓是前线执行人,数以百万计的知识份子遭到整肃。

邓小平在“文革”中落马,却受到毛泽东另类优待,连一根毫毛都没有被动到。只有一种可能:在个人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邓小平出卖了刘少奇。尽管,三年后,濒死的毛,再度将邓打倒。毛死后,邓小平通过幕后活动,让华国锋准他再次复出任职。但几年后,邓恩将仇报,将华排挤出领导层,自己大权独揽。

邓小平并非“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

陈破空指出,邓小平并不是各项改革的倡导者。对外开放、建立经济特区,由华国锋和谷牧首倡;农村联产承包,由万里和赵紫阳提出并试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由胡耀邦提出和主导;其他诸如发展个体经济、价格双轨制、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大进大出,两头在外”的国际大循环、试行农村基层选举等,大多由赵紫阳提出并施行。

客观而言,大权独揽的邓小平,以他个人的强势,为中共八、九十年代的改革开放起到了保驾护航的作用。但也正是因为邓的强势和独断,迫使中国的改革,仅仅局限于经济领域,而无法扩大到政治和社会领域。

傅高义认为,邓小平扭转了毛泽东路线,进而挽救了中国。事实上,邓小平抛弃的,是毛泽东的政治路线,但依然沿用了毛泽东的组织路线,即,继续借助于共产党这个庞大的党机器,统治和禁锢10几亿生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