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两万四大银行职工进京请愿近五千人关进久敬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1日讯】(新唐人记者陈汉采访报导)今21日,来自全国各地的四大银行职工约一万八千多人来到北京请愿。据湖北工商行的职工表示,全国有60多万下岗买断职工,都是被银行用卑鄙的非法手段来秘密进行买断下岗的。她们进京主要要求是恢复他们的职位,补偿他们这些年的待遇。但北京当局早早就派出近千警察和一些打手在那里等候,早上7点多钟就被在北京工行总部门前等候的便衣警察连打带拽地推上车,近5千上访职工被拉到久敬庄黑监狱。

据湖北黔江工商银行的下岗职工伍立娟称,全国各地银行职工来了有近两万多人,他们约定早上8.30分在北京工商银行总部门前开始请愿。

伍立娟:“到总行门口,我们7点半到,他们昨天晚上就已经提前部署了,他们知道我们这次人多,他们在工行门口准备了25辆大车,建行门口5辆,农行门口2辆公交车。我们的人都不想上车,他们打人上车,把我们一个女同事头上打个大包,没上去的就用脚踹,几个人拖一个人。打人的都是便衣,没有穿公安的服装、也没有穿民警的服装。”

伍立娟表示她很幸运没有进去,她一直在和被抓进久敬庄的同事联络,他们从上午一直屏蔽,好象当局提前做了准备,把里面的信号都屏蔽了,下午5点30分时候里面信息才通畅。

本台记者21日晚上20点左右拨通了湖北银行职工黄行芝女士的电话:“被抓进这里登记的数字是,工行2000人,建行1000多人,农行1000人,中行几百人,这里面必须要身份证刷卡。”

据伍立娟表示,国有银行在2000年的时候开始改革,陆续下岗,它都是为了回避劳动合同法,把无固定期限的合同改为有限的8年,8年改为3年,3年该为1年。然后到2000年的时候,陆陆续续的把她们的身份改为代办员,代办员工资相当低,它就只用人,不用你的身份,剥削她们的劳动力,然后把她们下岗,4大银行总共下岗了有60多万人。

伍立娟:“它用卑鄙的非法手段来秘密进行下岗买断,它看起来是合法的手段掩盖了它的违法的行为,其实它都是违法的,因为国家规定98年以后不允许下岗买断,它还推行下岗买断。我没有签字,没有买断,没给过一分钱,还是被下了,到现在没拿过工资,没给过补偿,并且前段时间多次被打压、关押、劳教、拘留,我拘留了4次,劳教1次1年,软禁是长期拘留的,有时到开会的时候,都拘留我。04年下岗,打官司,劳动仲裁到法院、法院到中院,到最后法院不予受理,然后银行花了几百万到法院一路买通,买通到政府,政府叫法院不给我们判,不受理。我就开始上访,08年奥运会的时候到北京来上访,正常的信访窗口上访,把我抓回去劳教了1年。”

伍立娟继续表示:“银行领导者们就是为了侵犯国家财产,把国有资产转为自有资产,人民的权利在他手上成了私有化,他就把银行坏账、死账做到下岗人头上,然后把工商银行的股票上市,他们想到二级市场圈钱,我在银行干了20年,给我1万8千元钱,1万8千元钱还没有到手,因为我没有签字。为我上访,湖北省黔江(工行)花了600万,不知花到哪去了,为了买通官员,私吞,他们为了贪污。”

据悉中午12点左右,没有被当局抓走的下岗职工,又转战到各自银行请愿。

伍立娟2006年的时候到北京上访,到大使馆去喊冤,在北京拘留了5天,2009年我们4大银行活动的时候,把伍立娟抓去,说伍立娟是带头的,拘留了1个月。伍立娟在黔江也拘留过1次,软禁就是长期的。

本台记者问伍立娟这些年的生活她哭了:“说到这些事,我心里都发虚,我无家可归,我长期在北京上访,每天捡垃圾、捡个饮料瓶子,一天卖个4、5块钱,维持生存,就这样艰难的度日子,吃菜都是垃圾捡的菜。”

今年7月,来自河北、山西、新疆、黑龙江、天津、湖北、山东等地,原中国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的被买断工龄的3,000多名下岗职工,连续一星期坚持在北京反映他们的诉求,但官方置之不理。但他们表示会继续坚下去。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