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乐:中共镇压法轮功欠下的又一笔巨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2日讯】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已经十四年多了,现在越来越难以为继。这场邪恶镇压,对我们民族的危害,对我们国家的危害,对整个人类的危害,都是空前的,难以估量的。但是,由其邪恶本性所决定,它仍然不肯停手,也不敢停手。因为它害怕遭到清算,它自己清楚,在这场邪恶的镇压中它作的恶太多了,犯的罪太大了,欠的债太重 了,万死难赎。了解真相的都知道,活摘器官“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过的邪恶”一查处,中共马上就完蛋。轻判薄谷开来、王立军、薄熙来,回避这一极罪,怕的就是这个。薄熙来敢在法庭上翻供,公开对一审提出上诉,仗的也是这个。这猫腻,薄瓜瓜在其父被判无期徒刑后给挑明了:要死大家一块死。

对于这场邪恶镇压所直接造成的灾难,人们看得已经很清楚了。而这场邪恶镇压还带来不少间接性的灾难。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谋取暴利,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中共完全了解法轮功对祛病健身具有特别显着的效果,并向“客户”宣传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比一般人的器官好得多。镇压之前,中共官方曾做过多次调查,并得出过结论 (有人包括不少法轮功学员曾认为,中共镇压法轮功,是因为不了解情况,其实并非如此):“国家体育总局也于1998年5月对法轮功进行了全面调查了解。9 月由医学专家组成的小组为配合此次调查,对广东12553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表格抽样调查,结果表明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10月20日,国家体总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发表讲话说:‘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着的,这个要充份肯定的。’其间,大连、北京等地对法轮功功效的民间调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结果”。“1998年下半年,以乔石为首的部分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1999 年2月,美国一家权威性杂志《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发表文章谈到了法轮功在健身方面的好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说:‘法轮功和其他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炼功人是一亿,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朱镕基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更好地使用这笔钱。’”(《江泽民其人》)

就是说,对于法轮功 显着的祛病健身功效和净化心灵的特殊作用,中共完全清楚。它镇压法轮功,恰恰是因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深受人民群众欢迎,传播很快,炼的人多,七年间靠人传人迅速超过了中共邪党的人数(它以为那就是“与其邪党争夺群众”)。这是尤其邪恶本性所决定的,这说明它镇压法轮功完全是出于妒嫉,完全是出于一党私利,根本不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恰恰是置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于不顾,恰恰是对人民群众生命与健康的严重伤害,包括直接剥夺了人们的健康权乃至生存权。这并非危言耸听。河北保定市清苑县东臧村村民郑艳良,2012年初被医院诊断出双腿患动脉不明原因大面积栓塞,这种病让他疼痛难忍,医生称,目前尚无法医治,并判断郑艳良最多活不过一个月。为看病家中的积蓄也已经花光后,无奈之下,郑艳良于2012年4月14日上午11点多,把连日照看自己劳累不堪的妻子,支到西边卧房内睡觉休息。而后他找来家中的一柄红塑胶把小水果刀、一根钢锯,把毛巾缠在一把痒痒挠上咬在嘴里(咬掉了四颗槽牙),在东卧房的床上自己做了截肢手术。好在因为动脉有栓塞,截肢时出血并不多。截肢后,右腿溃烂止住,但怪病却在他的左腿上开始持续蔓延。47岁,正当壮年,他不但不能养家,还成了家中累赘,这让他心里非常难过。他做梦都想重新站立起来,为妻女撑起一个家,目前让他最揪心的是一家人如何生活下去。

有报导说,对此有民众表示,中国有权势的人很富有,穷人却看不起病,人间的悲惨世界,什么时候医院才能人性化。还有的说,红十字去哪了,医保在哪里,农民的尊严在哪里,全民免费医疗何时才能看到,让自开胸腔、自锯大腿这样的惨剧不要再重演,真是悲剧中国。然而,在红朝里,此类悲剧,此类雪上加霜的无医疾苦太多了(恐怕读者都可以举出一些例证来)。

可是,最终转为喜剧的也不是没有。2013年五月初的一天晚上,在云南打工的刘重生(化名),因忽然腰痛得死去活来而抱着“落叶归根”绝望,回到湖南澧县老家。被家人送他到县人民医院。检查结论:高血压 (200/100mmHg),双肾肿大,肾功能丧失,排尿困难。诊断为:尿毒症。医生让他立即住院治疗,做透析。可是,没钱。没办法,刘重生对妻子说:“咱回家吧,你带我炼法轮功去。”医生、护士说:“放弃治疗就等于是回家等死,你一定要考虑清楚。”刘重生二话没说,一把拔掉手上消炎的针头,斩钉截铁的 催促妻子:“走,咱回家。死活我就把自己交给李洪志大师了。”

回到家,一听李洪志大师讲法录音,听着听着听睡着了。第二天就能站直身子炼了;第三天腰不那么痛了,也开始吃东西了;到第十天左右,基本能正常排尿了。不到一个月的功夫,他的体重从入院时的一百二十斤增长到一百五十多斤。这时,他已经跟正常人差不多少了,每天傍晚还到离家不远的公园散步去了。看到他的亲朋好友都惊诧的问他:是哪个神医这么快就把你的尿毒症治好了?看样子还蛮精神呢。他一脸幸福地告诉说“是李洪志大师治好了我的病。”还说,“法轮功真神啊,以往妻子炼我还不太信呢。这回啊,我可真服啦。”一个月后,医院复查结果是:血压已降到140/80mmHg,肾功能指标一切正常。手捧报告书,刘重生兴奋得高呼“法轮大法好!李洪志大师好!”

在场的医生、护士无不啧啧称奇,说:“炼法轮功一个月,尿毒症不治自愈。法轮功真神了!”

这两个故事往一块一放,有人可能想:如果郑艳良也炼法轮功,也就不用锯腿了。可是,“法度有缘人”, 郑艳良有没有这份缘分,说不清呀。“炼功凭自愿”,他自己愿意不愿炼,不知道啊。是。目前从大陆的情况来看,像刘重生这样为了保命,因没钱治病,实在没招儿,索性就炼法轮功的,或者是西医中医都看了,有名的医院跑遍了,谁也治不好了,抱着“有病乱投医”,撞大运的态度炼法轮功的,确实还不是太多。但如果没有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和无耻诬蔑,肯定会比现在要多得多。请想想看,自从镇压法轮功以来,那些原来炼过而被吓得、被骗的放弃的,会有多少人?那些正想 炼而被吓的不敢炼的,被骗的不肯炼的,会有多少人?那些本来有缘有可能炼而因迫于压力再不敢想炼的,和因被欺骗宣传蒙蔽而不肯想炼的,又有多少人?所有这 些人当中,该有多少像郑艳良、刘重生那样的穷苦人?这个数字,现在难以统计,但肯定不小。这些人,实际上都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受害者。而就生命的价值而言,其实是不以世间的穷富为衡量标准的。因上述原由而死于疾病的非穷人,其实也同样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受害者。若把这个数字再加上,就更可观了。再说,带血有带毒的红色“鸡的屁”,越来越多的带给人们毒食物、毒饮水、毒空气,还有带毒的假药,去医院被活摘的“机会”,也使得人们无医的疾苦、乱医德疾苦,都在与日俱增。

而中共通过镇压法轮功向世人施加的迫害,远远不止于此。还是先讲个故事吧。据大纪元2013年10月18日报导,吉林省蛟河市松江镇某村的郑福(化名),五十五岁,由于生活艰难,受到许多挫折,养成了抽烟、酗酒的恶习,三十多年了,整日醉醺醺的,已经到了不喝不行的地步,手脚麻木已经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下不了地、出不了屋,小脑萎缩,失去生活的勇气。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三日,因为症状严重,三天不省人事,住过医院治疗,暂时戒了酒,不久又控制不了自己,也连累家人,他于心不忍,便在绝望中喝下剧毒农药“百草枯”。家人发现后,先紧急送进蛟河市中医院灌肠洗胃,又立即转院去吉林第二中心医院。经检查发现肺部因常年吸烟有阴影。医生告诉家人这种农药中毒的,没有一个好的。药已经完全被吸收,这种患者几乎没 有治疗好的,在医院也没有用,还是回去吧。他能吃什么就给他。回家后,家人为此给他准备了寿材。他已经完全脱像,连眼睛都不睁,不能说话。修炼法轮功的弟弟看护他,在他耳边告诉他心中默念“大法好”,他就点点头。就这样一遍一遍的念给他听。第二天早上他就能睁开眼睛了,手脚能微微动了,三天自己能翻身,五天能下地了,一个星期能各处行走溜跶。这翻天覆地的变化,为此轰动全村,直至医院。十一月二十一日再次去两个医院检查,一切病症全无,连肺部的阴影也不见踪影。医生拿出上次检查报告进行对比,感到不可思议。

这个故事进一步证明,法轮功确实神。而因诚念“九字真言”而转危为安、化险为夷、遇难呈祥的一类故事很多。随着真相的广泛传播,“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传播越来越广,这类故事也越来越多。应该看到,由于中共长期灌输无神论,特别是对法轮功的镇压和诽谤,对于这“九字真言”,有多少人被吓得想念而不敢念,因而躲避了法光恩泽??又有多少人由于被恐吓与欺骗,把这真正的福音视若“祸苗”,因而拒绝了浩荡佛恩?

看来,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可以制止活摘(这当然是最急迫的事),而且会给广大人民群众带来身心健康。然而,解决这个问题的最有效的根本办法,则是顺应天灭中共的大势,三退弃党(其实三退不仅可以保命、转运,同时也有健身效果,这方面的报导也不少。当然,最好是亲身体验喽)。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