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评精选:你知道你为什么贫穷了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3日讯】【小王谈天:你知道你为什么贫穷了吗?】据腾讯报导:1.20多年来近2万贪官外逃;2,一天最多有51名贪官外逃未遂;3,美国和加拿大是主要外逃国家;4,卷走的资金超过2003年国家财政收入;5,最高一个人卷走了62亿。你知道你的钱去哪里了吗?你知道你为什么贫穷了吗?

【张安平:除非革命,没有出路!】仅仅从媒体目前透露的消息来看,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突破,也就是还处在摸石头阶段。问题来了,浅水的时候可以摸,无碍,深水的时候还摸,是什么结果?它们自己肯定不希望结果出现,那就只能是做样子。所以还在做梦的人该醒了,躺在骗子身上绝对做不出什么好梦来,除非革命,没有出路!

【社会气象站A:难道这些都与你无关吗?】很多人都以为政治是很高深东西,都认为政治跟普通人无关。其实政治就是你的工资、你的消费,就是吃饭、穿衣,就是柴米油盐,政治就是你孩子的上学、你的医疗、你的住房,政治就是你的养老,就是你生活的环境,就是你的理想和追求,还有你的尊严…一切的一切的综合,难道这些都与你无关吗?

【V500-臧楠: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从来都不用下岗,却研究着你的退休;他们从来都不会失业,却研究着你的下岗;他们从来都不用交养老金,却研究着你的社保;他们从来都不用买房,却研究着你的房价;他们从来不用买油,却研究着你的油价;从来都不要买票,却研究着你的票价;儿孙都在美国,却研究着你该如何爱国!

【李宏:人类历史上最疯狂的财富大转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麻省教授彼得•戴蒙德近日撰文称:中国土地出让总额年年70%暴涨,5年后可能达到近40万亿。中国百姓30年积累的60万亿人民币的财富,可能在短短几年内通过房地产转入政府手中。这是人类历史上最疯狂的财富大转移。问题是政府的钱又去哪儿?一,去了利益集团及特权手中,他们代表着无产阶级的利益。二,去了亚飞拉无产阶级盟友手中,他们和我们一起反抗美帝国主义。三,去了美帝国主义及其同盟手中,把他们喂肥再吃掉他们,如同养猪。四,在国库里放着,为防发霉,经常拿出来以各种方式“晒晒”,也修修高速之类图个高额回报,或者直接洗洗,变白了。五,不小心洒落了一点到民间,个子高的捡到了,轮不到我,捡到也不羡慕,反正还会被夺回去的。还有谁补充吗,没有的话我要删了,免得被转够了条数去蹲坑。

【毒眼老樊看天下:赤裸裸的行政干预司法】2010年10月30日,太原市古寨村发生违法强拆事件,一村民被强拆者棒击致死。事发后法院判决武瑞军等17人获刑,被告人不服上诉。据报导,今年九月此案再审,事发当地政府竟然以维稳名义发函给两级法院、请求“慎重量刑”。政府以红头文件为故意杀人犯求情?这特么就是赤裸裸的行政干预司法。

【调侃几句:抓不完的贪官】正月里正月正,抓住高官衣俊卿;二月里龙抬头,逮住贪官李达球;三月里万象新,抓住贪官王永春;四月里雨纷纷,逮住贪官蒋洁敏;五月里麦子黄,抓住贪官郭永祥;六月里小半年,逮住贪官刘铁男,七月里是七夕,抓住贪官王素毅;八月十五月儿明,抓住贪官李春城;九月里树叶落,逮住贪官倪发科—-

【忘却纪念:为什么我们勤劳不能致富?】因为我们社会除了权力能致富外,其他的任何途径致富都没有规律性。如果我们把谋夺别人财富作为致富途径,它还真的是我们社会的主旋律;从掺杂使假、坑蒙拐骗、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贪污腐败、唯利是图、恃强凌弱、仗势欺人、见利忘义……,无一不体现出谋夺的确能在中国致富。

【张鸣:越强制,越扯淡】当局可以强制电视台播什么不播什么,但你可能强制老百姓看什么不看什么吗?要想百姓多看国产剧,必须得让国产影视事业出好作品,否则,越强制,越扯淡。

【网文:工人阶级的定义】假名:中国的领导阶级;经济学定义:低收入阶层;洋名:蓝领;别名:体力劳动者;昵称:弱势群体;外号:蚁族;社会学定义:生存型生活者;政治学定义:社会不稳定因素;经常性称呼:失业者;政府给的名字:下岗工人;民政定义:低保户;真名:穷人。

【河边柳:最可怕的死亡并非来自战争】上篇:二次大战全球死亡约7000万(军人约1800万),中国死亡约1800万(军人174.2万)。三年内战死亡数成谜(国军阵亡30多万,共军阵亡约26万,百姓死亡至今未知)。朝战志愿军死亡约15万,伤约23万。下篇:三反五反镇压约200万,大跃进饿死约4000万,文革整死约2000万。对比这些资料你发现没,最可怕的死亡并非来自战争?

【段子:“救命啊! 城管打人啦!”】一女遇抢劫,大呼:“来人啊,有人抢劫啦!”没人理她,劫匪轻松得手。回家后,老公听其陈述,说:“以后再遇到这事,不能这样喊。” 几天后她不幸又遇抢劫,她想起了她老公教她的话,躺在地上大喊:“救命啊! 城管打人啦!” 只见附近男女老少一拥而上,把劫匪打翻在地。

(新唐人网友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