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今日北大 为何不容夏业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3年10月24日讯】【热点互动】(1060)近日北大 为何不容夏业良北京大学决定不再对经济系教授夏业良进行续聘。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

11月19日,北京大学新闻中心通过其官方微博,宣布解除与经济学教授夏业良的聘用合同,理由是他的“教学成绩”。但是夏业良本人却说,这完全出于政治原因。

这个事件引起了海外的关注,甚至夏业良本人在美国的同仁,卫斯理学院(Wellesley College)一百多位教师、教授们联名要求,如果他被解聘,卫斯理学院应该终止与北大的合作关系。我们先看一段相关背景影片。

据《中国数字时代》报导,同为北大教授、自由派学者,夏业良由于时常发表批评现有政体的言论,而始终面临着来自校方以及当局的压力;可极左派孔庆东极具争议性,甚至辱骂他人的言论,却似乎从未给他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后果。

网民项小凯整理的〈夏业良与孔庆东的学术成果汇总对比〉,显示夏业良的成就远高于孔庆东。

夏业良表示,他不会因当局压力而退缩,并准备为中国人的政治自由做出牺牲。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夏业良:“不会简单地理解为,就是北大一个学校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很可能就是来自上面,也就是目前中共当局,它整个这样一个对待知识份子、对待学术和思想自由这样一种态度。难道官方说自己主流就是主流了吗?有多少人从心里面认同这些价值观呢?你比如说,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一套东西已经讲多少年了,中国现在14亿人,里面有多少人去认同说是要实现共产主义?”

2013年9月,美国卫斯理学院(Wellesley College)130多名教职员工曾联名呼吁北大,不要因为政治原因而解聘夏业良。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夏业良:“国际大学有名气的大学都会有这样一个最基本的理念,就是在大学是可以自由思想,自由表达的地方,这个表明了国际社会对一些问题的一个根本理念的坚持,后来我陆续接到了很多来自国际上很多大学或一些著名学者的声援。”

自由亚洲电台说,2013年10月,北京大学决定不再对经济系教授夏业良进行续聘。夏业良表示,要向校方申诉。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夏业良:“而现在北大如果连话都不能说,那还是什么北大,那就失去了北大的灵魂,北大的精神已死。”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将探讨为什么当今的北大不能容夏业良这样的教授?北大的精神现在还剩多少?中国知识分子做人和立世的原则到底应该是什么?

今天我们是热线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今天的嘉宾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陈先生您好!请您先跟我们观众朋友介绍一下夏业良教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陈破空:夏业良不仅是北大的经济学教授,他也关心中国的时政,首先从经济上他主张自由经济、市场经济;另外,跟市场经济相联系的他主张民主宪政。他曾经给中共以前的中宣部部长,就是现在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写了公开信,把中宣部的职能跟纳粹的宣传部等同,因为只有共产党和纳粹才有宣传部,当局显然对他进行报复。

他在微博是非常受欢迎的,所谓“微博大V”他是其中之一。他的微博现在取名“夏业良九世”,就因为他每次搞一个微博都被共产党官方封掉,封了八次,最后出来叫“夏业良九世”。他在国内是一个相当活跃的自由知识分子,他受到打压跟目前中国(共)收紧了政治空气有很大的关系。

主持人:北大官方说法,解除续聘合同是因为他的教学评估成绩连续处于全院倒数第一,但是他本人认为是政治因素。您认为北大解聘他的理由站得住脚吗?

陈破空:他自己作的辩护是非常有意思的,作得非常好。北大说他年年学术评比是倒数第一。你凭什么根据?他说了这么几点:如果他连续多年倒数第一,那么别的院系里面还有没有倒数第一的?如果别的院系有倒数第一的,那好,你开除我夏业良,那别的人也得开除,因为经济系你开除了夏业良;如果是物理系有一个排名倒数第一,能不能开除?是不是解聘了?没有一个解聘的!

另外,如果你说这几年夏业良是倒数第一,那好,前几年有没有倒数第一的?有没有开除?没有!北大就从来没有因为学术评比倒数第一而开除的,没有!这实际上就是找了个理由。而北大在解聘他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叫他“不要扯政治,也不要说是受政治打压,你越是这样讲越对你不利。”

这意思就是软硬兼施:你不那样讲,我们还给你留点余地,你这么讲了,如果你再讲是受打压、受政治打压,我就越不留你。实际上就是报复嘛!而且还说:你不要以为外国教授帮你说话就怎么样,越是那样对你越不利!那又证明了是北大心虚,北大做了这个事情就是因为:有外国教授支持你,有西方在支持你,国际声浪支持你,所以我们不得不这样做。所以根本不是什么学术评比,它根本拿不出学术评比的具体标准来。

主持人:北大现在聘用谁、不聘用谁到底是什么标准呢?

陈破空:这也是个很大的问题。比方人家比较他跟很多人的学术成果,就拿夏业良写了多少论文、讲了多少课跟很多人来对比,很多人的论文数量不如他,讲课也不如他。比如刚才新闻影片讲到了孔庆东,号称“孔和尚”这么个人,就因为他极左,作为一个教授,堂堂高等学府的教授、中国第一学府的教授满口脏话,满口粗口,动不动就骂香港人是狗啊、猪啊这些都骂得出来,这么一个人北大居然百般庇护他,让他留在那里;而且人家刚才比较了,他有多少论文啊?没有什么成果。

这个孔庆东是个什么人呢?“六四”的时候,他坐在民主运动的行列里面,现在在毛左派那边。他完全是个投机分子,是投机、钻研的这么一个人,但是这样的人反而在北大有位置;而夏业良这样正派的教授、为中国的前途发声,反而没位置!

这就是说明北大是什么标准呢?北大的标准就是政治标准,就是出自于你是左、还是右?宁左勿右。因为左是共产党的,右是西方的、是世界的、是民主、自由的,它宁愿要专制独裁的东西,孔庆东就符合它的胃口。这里面根本没有学术,孔庆东是没有学术的,你有学术的话你可以拿出来,你就不会骂人。

真正有学术水平的人他讲得出道理来,他不用骂人;一个没有学术水平的人就会骂粗口。所以,一个没有学术、爆粗口的人,坐在所谓“教授”的位置上就叫做“沐猴而冠”;而一个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在很多的大学兼过职,包括在复旦大学、外国的名牌大学兼过职的教授,居然被赶出学府。这是什么样的学术水平!?完全是政治。

主持人:您认为这种现象说明什么呢?

陈破空:这种现象当然是说明北大的沦落。夏业良的遭遇是言论自由的问题、学术自由的问题、思想自由的问题,就证明了没有思想自由、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学术自由,就说明北大一直在沉沦。

北大不纯粹是一个学术机构,它完全受政治支配,北大有党委书记、有党委,各系有党支部,就跟全国各地高校一样,然后里面有团支部。这次它所谓的“评比”,学生对夏业良有340条负面评价。

主持人:它拿得出来这340条吗?

陈破空:它拿出来了!它可以拿出来,但是有几个问题啊,第一,别的教授有多少条?拿出来了吗?没有拿出来。第二,这340条谁写的?现在中国的高校里面有学生特务、学监,就是告密者。它给学生安排,本科就开始发展这些线民,监视教授讲课。

夏业良在课堂上讲了很多宪政的东西,学生特务监视他并打报告、写评语,这些学生就立了功,不管成绩好不好都被推荐去读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就留校当政治辅导员、当政工干部。高校的政工干部,在“六四”之后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

所以这340条所谓的“恶评”完全是可疑的,就像网络上的一些推销手法,有些组织自己人充当顾客假批,评论自己的网站好;为了诋毁竞争对手,跑到对方网站去发表恶评。这次北大对夏业良肯定是采取了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主持人:北大解聘教授或教师,夏业良教授是第一桩吗?

陈破空:应该不是。以前焦国标,就是炮打中宣部的那一位,肯定也受到过打压,至于是否解聘还没去考证。在北大讲话出格的、表现不一般的,在北大应该都是立不住脚的。这样的例子,在共产党统治的60多年历史上屡见不鲜,而且在“反右”时期,大批的北大教授、自由派教授受到深重的迫害,包括过去著名的知识分子,甚至是左派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去投靠延安、投靠中共那些人,后来都受到巨大的报复。

所以北大经过反右、经过文革、经过六四、经过现在这样的清理之后,北大的自由精神荡然无存,自由派教授也是屈指可数。

主持人:通常这种事情在中国境内基本就完结了,但是这一次很有意思的是,夏业良教授在美国的同仁、他的同行居然有一百多名教授联名写信说,如果他被解聘的话,卫斯理学院应该和北大终止合作关系、合作项目。很多人就会问,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多外国人去参与,甚至为他发声写联名信呢?

陈破空:北大,所谓“中国头号学府”,跟世界上很多著名学府都有一些学术联系。我们都知道,在国际上像美国这样的大学,学术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是基本底线,如果它跟一所大学联系,那所大学是破坏自由的话,合作是没必要的。比如说,它就不会去跟北朝鲜的大学进行学术交流,因为觉得那是一种耻辱。

国外的大学跟北大交流,如果你北大闹出了这样的丑闻,开除一个自由派教授夏业良,仅仅因为他的言论你听不进、容不下,以北大之大容不下一个夏业良。那么外国的这些大学当然是有理由考虑,你不仅损害了夏业良,也损害了跟你合作者的声誉。卫斯理学院有130多名教授联名写信给校方,要求终止跟北大的合作,另外还有更多的大学在考虑。

北大做这个事情,肯定会给北大带来更进一步严重的影响,但是北大显然是在中共当局的政治高压下不得不这么做。对北大来说肯定是个损失,不仅有声誉上的损失,而且有学术上的、经济上的、一连串国际交往的损失,就因为一个夏业良。但是政治高压使北大不得不低头。

主持人:您说到国外的这些教授们认为,如果继续合作可能会损失他们的信誉或名誉。我们知道,中共对知识分子这种态度已经不是第一桩,而且也不是刚刚开始,这几十年都是这样的。您认为这些国外的教授他们不了解吗?

陈破空:他们了解,但是现在这个是太突出了。总的来说,如果面子上做得过去也就算了;你有教授来、有教授去,有学术来、学术去,有会议来、会议去也就算了,但是夏业良这件事做得太离谱了。

离谱的是什么?夏业良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期间,本来按照北大的规定,一个教授在国外是不能进入那一年的评分的;人家在国外你怎么在国内给人家搞评分?你还是把人家当作在国内来评分,等于人家缺席的情况下你还在搞评分。这就非常不公平。这个例子由于闹得太大,即便是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美国大学这些校董、校长也都不好意思再闭一只眼了。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当今的北大,为何不容夏业良教授?我们今天是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您认为北大到底还剩多少独立精神?知识分子做人、立世的原则应该是什么?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646-519-2879。我们先接听加拿大马先生的电话,马先生您好。

加拿大马先生:陈破空先生好,主持人好。夏教授我在洛杉矶见过一次面,他在参加会议。这个人非常好,应该是我们中华民族当中少有的优秀人士,这是我可以作证的。在中共这种统治下,北大有这样的事情,我觉得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在中共统治下它就是这样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反而就不正常了。

北大现在的整个氛围,自从改革开放以后,人的价值不在民主、人权,每个人都在比他的父亲,不是比个人。在这种氛围下,当局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没人反对,所以也没有关系。另外就是中国人整个也被文化大革命、共产党60年统治,被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马列主义就是无法、无天,毛泽东思想就是不讲道理,只讲利益,只讲敌、我。这样的环境下出现这样的事,我觉得不是很奇怪,但是我们作为中华儿女,现在只能好好发声,尽量表达意见。

主持人:谢谢马先生。陈破空先生有什么要回应吗?

陈破空:对,他提到北大的氛围跟政治气候有关系。其实中共在今年提出来很离谱的一些东西,一个叫“新三反”,一个叫“七不准”,一个叫“十六条”。刚才马先生提到的马、列、毛,“新三反”就是说在媒体中有反马、列、毛言论的这些人不能够留在媒体,这是中共讲的“新三反”。“七不准”就是高校里面不准讲七件事情,什么民主宪政、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党的历史问题等等,可能夏业良就触动了所谓“七不准”,所以就把他踢出去。

另外还有一个叫“十六条”,专门针对高校青年教师所发的,叫高校青年教师十六条这不准、那不准,都不能干的事。这样的政治大气氛下,夏业良显然是一个被它们拿出来祭旗的这么一个人物,就是被它们拿出来当祭品来杀鸡儆猴的,吓别的知识分子。

主持人:刚刚这位观众马先生谈到,在中共的统治下,北大做这种事他并不奇怪。很多人都知道北大有非常好的传统和精神,现在也许年轻人已经不太知道了,您能不能讲一下北大的传统,它的精神到底是什么?

陈破空:北大应该说跟五四有极大的关系,因为五四运动北大的学生是主力,所以五四运动有两个旗子,一个叫民主,一个叫科学,就是德先生和赛先生。民主与科学是北大的灵魂,比如当时的北洋军政府做了错事,北大的老校长蔡元培一点都不留情,猛烈的批评北洋军政府。另外蔡元培还为了自己的学生受害而绝食等等;还有其他像刘和珍君这样的事情,死了之后,校长带领学生群起抗议,迫使军政府的首脑像段祺瑞长跪不起,甚至最后辞职走人。这些都是北大精神。

北大精神就是自由精神,北大出了很多人物和人才,包括蔡元培、胡适,甚至共产党那些最早的创始人陈独秀,都是从那边来的。所以北大就是整个中国民主自由的摇篮,但是共产党统治却把这个民主自由的摇篮给扼杀了,把北大的精神给扼杀了,所以北大的情况是每况愈下。今天不要说北大还有没有自由的问题,北大今天不是个自由精神,它是个专制精神,北大的灵魂已丢失了,就像刚才夏业良也讲了,北大的精神已经死亡了,但不是今天死的,实际上从1949年开始就死掉了。

主持人:我们很多人都谈到,中国传统的文人也好,或者说独立的知识分子,他对社会是有责任的,他对这个社会也是有义务和使命的。现在中国这些知识分子,很多人谈到他们患了犬儒病,他们已经失去了知识分子的这种骨气。知识分子做为一个对社会有责任的群体,您认为他应该是什么样的做人跟立世的原则呢?

陈破空:中国历史五千年,可以说现在的知识分子的处境是最差的。过去在古代春秋战国时期,知识分子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所以中国历史上才有老子、庄子、孔子、孟子、列子、墨子这些诸子百家,非常的繁荣,而且影响了亚洲、影响了世界,那时对知识分子来讲是春天。秦始皇焚书坑儒是个重大的打击,秦始皇搞掉四百多个人,毛泽东说他比秦始皇要凶十倍,死四万人都不止。他要搞更多。而且我们看古代知识分子,历朝历代还有个说法叫作“文死谏,武死战”。武将战死沙场,为国尽忠;但是文官是为老百姓请愿说真话,宁愿撞死阶下,如果皇帝不听,皇帝要杀他,没关系,杀就杀,他宁愿撞死阶下也要为人民说话。

这在古代叫“风骨”,士大夫的风骨,士可杀不可辱,有风骨在那里,这是历代知识分子。但是到了近代,我们再说近代的知识分子怎么定义的?近代在整个国际上,包括五四运动,中国那个时候是民国初期,知识分子起码有两个精神,一个是独立精神,一个是批评精神。独立精神有独立的人格,有独立的思考,不是受政治、军阀、钱财的引诱。你在科研上独立思考才能挑战权威,你做为一个文科的学者,有独立思考你才能提出新思想。

另外一个是批评精神,知识分子的一个重要精神是批评。批评政府、批评财阀、批评军阀、批评商团,批评社会上不合理的现象。但是共产党当政,毛泽东先是搞个延安文艺座谈的讲话,后来搞什么反右等等,七杀八杀,特别是文革,杀得知识分子是死的死、伤的伤、自杀的、监禁的、被杀的,被学生打死的,层出不穷。

这些都使独立精神、自由精神、批评精神荡然无存,真正有风骨的知识分子,大多数都死在共产党的屠刀之下;还有更多的人是在监狱中渡过了他主要的生涯。现在剩下的知识分子风骨不多,当然我们中国知识分子代代相传,风骨犹存,虽然不多,像夏业良教授就是其中之一,所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主持人:很多人感叹北大的精神不断地失落,像刚才您谈到中国现在的社会真正有风骨的知识分子已经不多了。您觉得像这种情况下,在中共这种高压专制的情况下,知识分子如何真的承担起社会这种责任呢?

陈破空:我想中国知识分子很明显就像互联网发展形态一样,中国现在有6亿的网民,有3亿的博客,那么这些博客很多都是知识分子。实际上知识分子只要他有发展的机会他很知道自己的担当,他在言论上的担当,在思想上的开拓,在社会责任上的担当。

那么在中国应该说这些或明或暗都是存在的,只是说中共做为一个自由的对立面,做为民主的一个对立面,做为文明的死敌,它是不断地打压,对知识分子的这些动作不断地打压。这相对来说是道和魔的关系,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或者“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彼此的较劲。

现在中共对互联网的围剿,而互联网上知识分子的坚持,包括夏业良坚持说真话,尽管受到这样的打压、面临风险他还是说真话,这都是彼此的较量。这样的较量,在中国来看,正派的知识分子处于下风;在整个国际社会来看,中共是处于下风的,因为整个国际社会是站在中国知识分子这一边。

主持人:那么对中国知识分子而言,他们应该也知道如果像夏业良这样的教授被打压而他们不出声的话,可能下一个他也会被打压。如果真正想做一个知识分子的话,如果他们不发声,只是满足于比如2套房子、月薪上万这种水平的话,那不会让人鄙视吗?

陈破空:中共对知识分子采取两手,一个就是打压,一个就是收买。收买就是给你高工资、给你很好的福利,给你住房、给你轿车,在这个情况下把你收买了。所以很多没有骨头的、被共产党吓倒的知识分子就被收买了,当共产党的奴才或者文痞或是御用文人,像胡鞍钢、孔庆东这些,比比皆是。

对那些有风骨的知识分子那它就是打压,像夏业良也好,焦国标也好,还有很多各大学的知识分子,它都采取打压政策,或者它表面上不给你政治打压,它来个软刀子杀人,来一个吃人不吐骨头,它用所谓学术评定,就像对夏业良一样,我用学术评定来整你,我不做政治、我不做形势、我也不做别的,就是给你一个绊子让你难看。

这个我想对别的教授是一个启发,尽管有的教授得到中共的好处,但是如果中共进一步收紧的话,没有这些新锐的知识分子之后,再收紧的话很多知识分子会人人自危。

主持人:那您刚刚也提到了,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学生或者老师他们是受中共控制的,就像您说的线人,他们做的这些事情可能会加剧夏教授这样的人更不好的处境,那对这些人您想说什么?

陈破空:这些人是中共的帮凶,他已经不是奴才,奴才的话是害怕、下跪、匍匐在地,那么这些帮凶就是中共的一部分了。这些人是为了所谓的“五斗米”折腰,为了自己口袋里的钱,为了几个银票子不惜出卖自己的人格,这个离中国士大夫的精神,不要说 是遥远,已是相反了;你知识分子的风骨不要说是没有,简直就是反动。所以我想将来如果历史翻覆过来的话,这些人他们的结局跟中共结局也都一样,应该说是很不堪的一个结局吧!

主持人:您认为北大如何真正恢复自己的传统,知识分子如果真正成为对社会有使命感的知识分子,如何能够成为真的按照孔子所讲“传道、授业、解惑”这样好的老师,然后教出德才兼备的学生呢?

陈破空:如果在现行制度下,基本上北大精神很难恢复,我刚才讲了有党委、团委、学生特务、老师特务在里面,被共产党整个控制。只有让政治退出学术,像苏联解体时一样,共产党退出高校,共产党退出企业,共产党退出军队,党不干涉的时候,这种学术自由、思想自由回来,北大的精神才会回来。

主持人:那如何能实现让中共退出呢?我想它肯定不会主动退出的。

陈破空:所以中国人民一代一代的从来没有停止过抗争,中国人民的抗争不管时间长、时间短,总是会有一些成果的,加上国际社会的努力。我想50年也好,100年也好,10年也好,应该说最后邪不压正,正义一定压倒邪恶,当共产党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北大的精神也回来了。

主持人:好,谢谢陈破空先生,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的参与和您的收看。那么做为一名知识分子甚至做一个普通的人,我们对社会应该尽什么样的责任,我们应该如何在世界中立身处世,都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谢谢各位的收看,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